TXT小说网

第二六九章 跳河的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要小心……要小心…按时回来……”

    几朵白云睡着的绵羊一样,待在空中好久都懒得动弹一下。

    吹面不寒的风轻轻的吹着,晃动着众人不怎么整齐的头发。

    慵懒闲适的时光里,一股离别的情绪在青雀部落的小河旁弥漫着,笼罩着这些穿着兽皮的人。

    没有折柳送别,也没有低沉婉转的笛声响起,更没有人泼墨挥毫写下离别的诗篇出来。

    但那种离别的愁绪,却真真切切的在这里蔓延着。

    巫一遍遍说着早已经说了很多次的嘱托,火一火二两个比巫更年老的人擦拭着经常流泪的眼。

    小美、小丽几人眼睛红红。

    带着五小福的福将,站岸边急的直转圈子。

    被韩成用油菜引诱着没少耙地的鹿大爷,此时也将长脸伸了过来。

    只有石头少年不识愁滋味,在一旁眼巴巴的望着神子,期盼着神子能够允许他一起上登舟,到外面去见见世面。

    “看好部落,等我们回来。”

    韩成对着岸上的人出声说道。

    “月底之前,我们一定回来。”

    缆绳被解开,失去了束缚的小舟,依次离开了河岸,在船桨以及水流的双重作用下,远离众人,朝着下游驶去。

    “呜呜呜……”

    福将朝着乘舟离去的韩成张嘴叫着,很是着急。

    “回去!”

    韩成朝它喊道。

    “扑通”

    眼见得韩成越走越远,福将跃入了水中,朝着韩成追去。

    “回去!”

    韩成朝着福将喊道。

    这时候不过是春末,水虽然冻不死人,但还是很凉的。

    福将哪里肯听韩成的话?只是顺着水不断的往前游。

    这个傻狗!

    “回去!”

    韩成抽抽鼻子,朝着在水里只露出一个脑袋奋力的朝着自己游来福将福将,大声的喊道。

    “嘤嘤……”

    “嘤嘤……”

    几只小狗崽在岸边急切而又无助的叫了起来,有两只还想往水里进,不断在边上哀鸣。

    福将又在水里游了一会儿,终于还是转过头来,朝着岸边游去。

    湿淋淋的爬上岸,用力的抖抖身上的水,呜呜叫着朝着几只小狗崽在的地方跑去,与几只小狗崽子汇合之后,又领着它们沿着河岸往下游追去。

    嘴里不时发出‘呜呜’的哀鸣。

    “回去!等等我就回来了!”

    韩成朝着这只契而不舍的傻狗喊道。

    早知道就先把它给栓起来了。

    福将领着五小福沿着河流追了好一段,直到前面有一条河岔拦住去路,这才停下。

    它蹲在那里,往小舟消失的地方看了好久,不时发出‘呜呜’的哀鸣,直到太阳偏西,才带着五小福朝着部落的方向而去。

    日光之下,居然将它衬托的很是孤寂和落寞,就像是一个被族群抛弃的孤狼……

    往日里很是热闹的青雀部落,随着韩成等人的离去,变得冷清起来。

    众人的心里,也都空落落的,像是失去了很多的东西一样。

    就连平日里最能吃的二师兄,也变的有些茶饭不香了。

    韩成还有大师兄在时,除了整日趴在兔子圈边上看兔子、撸兔子之外,其他事情基本不怎么干的巫,如今已经不怎么去看兔子了。

    他将更多的目光投在了部落之上,注意着部落的风吹草动。

    插大门、安排人员站岗放哨等这些事情,每日他都必须亲自安排过问。

    两个青雀部落定海神针一样的人走了,他必须把剩下的事情扛起来。

    他想的可能没有这样明确,但却是这样做的。

    以前只会疯跑的傻狗福将也给转性了性子一样,显得安静许多,最常做的事情,就是带着五小福蹲在青雀部落的大门口,朝着小河的下游望去……

    河水在船底淙淙流过,船桨与木棒磨擦发出吱呀声。

    大师兄双手交叉的各自握着一只船桨,一前一后的划着水,船桨进入水里又出来,带起涟漪和哗啦声。

    在船桨从水里出来时,会有一串晶莹的水珠顺着船桨跌落水中。

    他有时候两只船桨齐滑动,有时候只划一只桨,以此来控制调整着独木舟的方向,以免撞到河岸。

    这时候是顺流而行,只需要两只船桨一个人划就可以了,另外两只船桨被收起,放在船舱里。

    白云悠悠,两岸的青色不断后退,那个熟悉的部落、熟悉的人、熟悉的围墙、那只追着舟跑了很远的傻狗全都渐渐的消失不见,被两侧连绵不绝的青色给完全融合了。

    小舟上的其他人,都有些不舍和忐忑,毕竟这次远行与以往不同。

    以往的时候,他们出去打猎,一般都会在当天赶回部落,这次却需要很长时间。

    而且前去的,还是从来都没有去过的地方。

    斜阳洒下余辉,将宽阔了两三倍的河面照的波光粼粼。

    韩成算算距离,这里大概离部落已经不下五十里了。

    又往前行了大约半个小时,这条河汇入了一条更大的河中,朝着来时的方向望去,如血残阳铺在水中,一片的红色。

    韩成就给那条河取了一个名字,叫做红河。

    汇入大河不久之后,韩成就让大师兄等人将船往河南岸划,那里是一片浅滩,正好可以休息。

    在这样的情况下,晚上夜航这样的事情,他可不准备做,这是不要命的行为。

    船桨打水的哗啦声、众人相互之间的交谈声,惊起几只鸥鹭。

    也有倒霉的,还没有来的及飞走,就被一支装了骨制箭头的羽箭射穿了身子,没扑棱几下,就不动了。

    沙师弟拿着木弓咧着嘴笑,其余人也纷纷叫好,以前的时候,对于这些会飞的鸟,他们可是没有多少办法捕捉的。

    众人揽舟上岸,踩踏倒一片杂草。

    钻火用的手压钻被拿出,哧哧声里,有火光闪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