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第二七九章 火部落女人的怀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对于带走这个未成年人,韩成并非是突发奇想,又或者是善心发作,他有自己的考虑。

    这孩子得病了是不假,但凭借他之前没少感冒的经验来看,并不是什么大病。

    当然,在这个时候,这样的感冒如果不认真对待,是真会死人的,发展成灭族之灾也不是不可能。

    火部落的做法,虽然残忍了些,但在这种情况喜下,是最为正确的应对手段了。

    但这是在没有药的前提下,如果有了药,再采取这样活活烧死的手段,可就太残忍了。

    韩成想要带这个未成年人走,就是想到了昨天发现的疑似柴胡的东西。

    他原本的想法是想要等到秋天的时候,通过开出的花来确认一下,这东西到底是不是柴胡。

    如今这个发着高烧的未成年人的出现,让他改变了主意。

    想要知道一种药物的效果好不好,最好的办法就是临床实验。

    这个发着烧的未成年原始人,就是最好的试药人。

    药万一有效,这未成年人能够捡回一条命,自己部落也能多出一个过不几年就能成年的人。

    最重要的是,得到了一味救命的良药,对于部落来说其意义是不言而喻的。

    万一治不好,这未成年人也能多活两天,不用以烈火焚身这样残酷的办法死去。

    而且,死去的是一个陌生人,心里虽然会有些不舒服,却也不会太过于悲伤。

    这想法摆出来显得有些冰冷,但很多时候,事实就是这样残酷。

    这事情一时半会儿也没有办法给大师兄他们讲清楚,所以到现在,大师兄他们并不知情。

    韩成觉得,火部落没有理由拒绝自己,毕竟这未成年人,留在这里,马上就是一个死,还不如让自己带走。

    他是这么想的,但好多时候,事情并不会按照你的预料来。

    在他的笃定里,火部落的首领摇了摇头。

    火部落的首领,是一个比较好心的人,不想看着这个本就显得奇奇怪怪又不怎么强大的部落,被这个未成年人带着走向灭亡。

    这种病,这个奇怪的部落没有经历过,他们部落可是有过惨痛的教训……

    见到火部落首领摇头,韩成错愕,大师兄等人却显得极是高兴,心里的一块大石头,就此落地。

    “告诉他们,我或许有办法治好他。”

    韩成对大师兄认真的说道。

    “真的?”

    大师兄下意识的反问出声,随后意识到自己说的这是废话。

    因为他想起了部落里本来认为已经要死的、但现在却活的活蹦乱跳还给铁头生了娃子的如花。

    所以下意识的反问出声之后,不等韩成再次确认,就已经开始向火部落的首领,传达韩成的意思了。

    其余听到韩成话的人,也是长出了一口气,由最开始的不解不安,变得放心起来,并且还带着隐隐的兴奋。

    经过韩成这一提醒,他们全都记起了神子神奇的治病救人的手段。

    这其中,要数亮最为高兴。

    火部落的首领,从大师兄这里弄明白了韩成意思之后,瞪大了眼睛,显得很是不相信。

    这曾经让他们部落死去很多人的病,让他们束手无策感到恐惧的病,这个奇怪部落的未成年首领,怎么可能有办法医治?

    他想要再次拒绝,后来意识到,万一要是真的,对他们部落来说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想了想之后,向大师兄传达了同意韩成医治这个未成年人的意思。

    不过却不让带走,而是直接在这里医治。

    韩成皱起了眉头,常言道,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这孩子病的不轻,就算是那种疑似柴胡的东西有效,想要看到明显的效果,也差不多要等上个两三天。

    从部落里离开的时候,是初三,现在已经过去了十一天了。

    出来的时候给巫他们说过了,在月底之前一定会赶回去。

    回去的时候可是一路逆水,速度要慢上很多,再加上韩成还想砍伐一些竹子带回去,这差不多就要消耗一天的时间。

    再在这里耽搁上两三天,月底之前是铁定赶不回部落的。

    韩成想了想,让大师兄告诉了对方,自己等人需要快些赶回部落的事,说没有办法多耽搁。

    对方很快给了回复,说是想要知道怎么医治这种病的。

    韩成并不能确认那种草到底是不是柴胡,万一不是,那岂不是等于将这个部落给害了?

    但是不说出一个办法来,这部落又不让带着病人离开。

    这还真是个左右为难的事。

    韩成想了一会儿,说道:“那种办法,能不能将人治好,我不确定,等到秋天时,我们还会再来,要是这办法有效,一定告诉他们。”

    大师兄弄明白韩成的意思之后,向火部落首领传达。

    过来了一阵,对方的意思传了回来。

    什么是秋天?

    听到对方的话,不仅韩成,就是青雀部落的其他人也都笑了起来。

    是啊,这些人没有听过牛郎织女的故事,也没有日历,更没有过过年,当然也就不知道秋天是什么意思。这可是他们部落独有的东西。

    大师兄笑着向对方解释了秋天的意思。

    火部落首领很是不解,说树叶变黄,很多果子都成熟的时候多好,偏偏要说‘秋天’这个古怪的话。

    火部落的首领同意了韩成的提议,同意青雀部落的人将这个本来应该烧掉的未成年人带走。

    大师兄等人想要去背这个得病的未成年人,被韩成拒绝了。

    在他的要求之下,这个蜷缩成一团的未成年人,被火部落的人两人抬着,随着他们一起往河岸走去。

    其余火部落的人也都在后面跟着,想要看看这个奇怪的部落是从哪里来的。

    藏在草丛里的船桨、篙被找了出来,飘在水里的独木舟被拉了到了岸边。

    看着乘着木舟,滑进水里,朝着河流上游越飘越远的韩成等人,所有看到这一幕的火部落的人,都瞪大了眼睛。

    他们原以为,韩成他们是顺着河流走下来的,却没有想到,他们居然是从水上而来!

    这事情对他们造成了极大的冲击,什么时候,人也可以在水上飘了?

    对于这个忽然出现又忽然离开的奇怪部落,在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成了火部落最受欢迎的话题。

    他们奇怪的语言,奇怪的服饰,奇怪的武器,由未成年人当首领的奇怪规矩,他们不怕病的奇怪样子,以及在从水上走的奇怪行为……都是他们谈论话。

    当然,在讨论到那个部落的男人时,火部落的男人,有时候还会哧哧的笑上几声,神情很是得意。

    火部落的女人,聚在一起讨论起那个被他们叫做水部落的男人时,有时也会哧哧的笑上一会儿,不过神情却之中,却带着怀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