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第二八四章 她还只是一个孩子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那东西真的是柴胡?!

    韩成满心欢喜的想着,随后又担心自己弄错了,再次伸手覆盖上奶茶妹的额头,仔细感触。

    真的没有那么烫了!

    因该是身子舒服了,奶茶妹睡的很熟,鼻尖上还沁出了一些细微的汗珠。

    可能是感知到了一些什么,奶茶妹于睡梦之中,把脑袋稍微的摇了摇,身子往韩成这里靠了靠。

    韩成怀着欣喜,将手收回,低头看了一会儿又往自己这里贴了贴的奶茶妹,忽然觉得小姑娘长的还不错。

    随后意识到了自己的想法,不由的摇头失笑。

    自己整天对着壮、如花、星她们这些人,审美果然是受到影响,如今看着瘦弱一些,皮肤白些,脸上线条柔和一些的原始人小姑娘,居然都觉得眉清目秀起来了。

    韩成起身,站在舟头,对着清澈的河水释放出了一夜的积存。

    心情好,尿的也远,一直浮在水面偷窥的鱼,被这温热的水浇到,吓得一甩尾巴钻进了水底。

    心情舒畅的韩成提上裤子用绳子扎好,扭过头来,发现奶茶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醒了,正眨巴着眼睛看着自己。

    韩成老脸一红,心道这家伙看什么看,不知掉什么是非礼勿视吗?

    随后又想,自己昨天把人家扒了一个精光,虽然是为了治病吧,但该看的东西也都看了,如今被小家伙看回去,倒也不算吃亏,就算是礼尚往来了。

    这样想着,不由一笑,心道这个奶茶妹,可还真有个不吃亏的性格。

    就是不知道到时间会不会也变成抹茶。

    依照现在的情况来看,这是一定的……

    大师兄他们也都起来了,有人拉出在水里浸泡的鱼笼,沙师弟三人拎着几只中了箭的鸟。

    很快就升起火开始做早饭了。

    与昨天相比,奶茶妹已经没有那样的惊恐了。

    洗了澡换了衣服的她,如同换了一个人一样。

    此时的她站在这小舟里,两只手按在肚子上,看着正在给鸟拔毛的沙师弟等人,瞪大了眼睛。

    她实在是想不明白,他们是怎么捉到这么多的鸟的。

    在她们部落,一般只能找到一些鸟蛋、小鸟,打到成年的鸟,是极少的事。

    韩成看看奶茶妹放在肚子上的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想了想顺着绳索将小舟拉到岸边,从距离大师兄他们六七米出的下风处上岸。

    用棍子在不算太稠密的草丛里敲打两下,确认没有危险之后,示意奶茶妹进去解决私事。

    这事情奶茶妹懂的倒是挺快。

    韩成在外面等着,准备过一会儿了再将奶茶妹带回船上。

    她的病虽然有了好转,但还没有好完,这段时间最少还是少给大师兄他们接触。

    这样等了一阵儿,还不见奶茶妹出来,韩成心道,女人就是麻烦,处理个私事,都要这么长时间。

    这样想着,又等了一会还不见出来,韩成心里一惊。

    该不是是偷偷跑掉或者是被什么东西叼走了吧?

    他小时候可没少听狼叼小孩这样的故事。

    这样想着,就也不顾及在这个时代显得有些可笑的男女之防了,转身拨草往里去,走了两步,看着衣着整齐的站在那里的奶茶妹。

    韩成松了一口气。

    见她已经穿好了,就喊她出来。

    喊两声见她只是抬头如同受惊的小鹿一样朝自己看,并不出来,韩成以为她没有听懂,就过去用手拉她。

    奶茶妹有些抗拒的摇头,露出快哭的神情。

    韩成往地上看了看没有看到什么痕迹,再一看,奶茶妹的双手都在腰上放着,等成腰带来用绳子抽成了死疙瘩。

    韩成抽抽鼻子,自己怎么把这茬给忘了。

    就自己过去动手给她解开。

    也不知道韩成当时脑子是怎么抽抽的,解开之后,居然还顺手将裤子给她扒了下来,服务可谓是非常到家了。

    看到那光秃秃的小鼓包的时候,韩成才意识过来自己做了什么事,忙又给她提上了。

    但这裤子不是后世那种松紧带裤子,加上青雀部落的半吊子裁缝手艺不成,这裤子韩成穿着腰都大,更不要说比他还要瘦小上不少的奶茶妹了。

    刚提上去把手一丢,裤子自己就又掉了下去。

    脑子完全不在线,显得有些懵懵的韩成伸手又将它给提了起来。

    如此三次之后,才反应过来,不再给裤子较劲,转过身去,懵懵的往外走。

    一边走,一边用手指弹自己脑壳。

    该死的,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呢?

    自己可还是个孩子啊,她也只是个孩子啊!

    看着双手提着裤腰,走路显得很是别扭的奶茶妹,韩成不得不再次蹲下身子,手把手的教奶茶妹系裤腰带。

    这这个过程里,奶茶妹的裤子又滑落了一次,韩成的脸都绿了……

    奶茶妹一手拿着一个碗,另外一手拿着一个咬开的柳木棒,努力回想着刚才这个笑起来很好看的、不比她大多少的未成年人的示范,沾上了一些白色的东西,笨拙的、一下一下的在嘴里捅着。

    一边捅,一边偷眼看着那个正在烧火的未成年人。

    从昨天到早上,这短短的时间里,她就接触到了很多从来没有见过的东西。

    在她们部落,同龄人之中,她学东西学的最多,但到了这里却发现,自己好像是什么都不会了……

    而个看起来并不比自己大多少的未成年人,居然什么都懂,很是能干……

    她这样想着,刷好了牙,喝了味道不好的热水之后,又吃了大大的一碗美味的食物。

    精神好了许多的她,靠坐在小舟上,看着这从没有见过的一切,不住的在脑子里想,现在都已经这样的,那他们又该是什么神奇的模样?

    船桨划动着,小舟逆水而行,不到中午,众人就来到了望东山。

    众人带着骨锨等器具,弃舟登岸,去挖在这一片很是普遍、被神子叫做柴胡的草药。

    从韩成这里,众人已经得知了那种草可以治病的事情,不用他吩咐,大师兄等人就干劲十足。

    毕竟这种药的神奇,他们可都是亲眼见证了的。

    别在的部落,都要被烧掉的人了,被神子灌下一些这种草根熬煮的水之后,就变得精神好了许多,简直如同起死回生一般。

    他们又不是傻子,这样的好东西,要是不重视才是怪事!

    空了几个坛子全都弄上土重新栽种上柴胡,另外又挖出不少的柴胡根出来,放在船上一起带走。

    韩成准备将这些柴胡根晒干储藏起来,以备不时之需。

    不然等到用着了,再乘舟往这里跑,可就有些太晚了。

    四只小舟,在水面上行着,朝着他们生活的部落、朝着他们一点点建造起来的部落不断的接近着。

    与出来时相比,此时的众人,兴致无疑要更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