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第二九一章 哥哥你怎么汗直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头顶乌云已经不多了,天有放晴的趋势,不会再发大水了,神子怎么还不让走?

    大师兄等人面面相觑,满肚子的不解。

    他们在看韩成,韩成却在看天。

    今天的天,最开始的时候就是先从西北阴起来的。

    现在头顶乌云稀薄了,但西北方却还是乌腾腾的一片。

    这说明那边很有可能还在下大雨。

    西北,是这条河的上游,而且山岗居多,雨水的汇集速度快,这时候划着船继续赶路,很有可能会跟水头撞在一起。

    舟翻不翻的是两说,这种可能会遇到的危险能避最好还是避一避。

    人都说君子不立危墙之下,韩成这种称不上君子的人,也一样尽可能的不立危墙之下。

    耽误一些时间就耽误一些时间吧,安全最重要。

    韩成将自己的想法给大师兄、殇他们说了,这些人将信将疑。

    韩成也不能确定就一定会发水,但小心些还是没有错的。

    有几缕淡淡的阳光从云层里钻了出来,照着这片大地。

    大师兄等人看看没有丝毫变化的河水,再看看天……

    但耽搁了这一阵子,想要将船抬下去,再接着赶路,天黑之前赶回去已经是不可能了,只能是忍住难耐的思乡之情,寻找柴火这些东西,在这里留宿了。

    雨停了,韩成自然也就没有了接着抱奶茶妹的道理。

    抱着这样一个人,身上温温热热的,既舒服,又难受……

    青雀部落,巫还有其他人,一起看着这乌腾腾的天以及哗啦啦落下的大雨,一个个都是眉头紧锁。

    有视力好的人,透过这雨幕,隐约能够看到暴涨的河水……

    在石头的身边,放着一块陶板,陶板上划着一些格子,这些格子前面都被画上了斜杠,到现在还有三个格子是空缺的。

    这样的雨下了好一阵之后才收住。

    走出房屋朝着小河望去,只见原本温顺的小河,如今却像是变了个一样,浑浊的河水咆哮着滚滚而去。

    以往特别盼望神子、首领能够回来的众人,今天却没有一个希望他们在这个时候回来的。

    只想他们不要着急往部落赶,赶在洪水过去之前能够找一个安稳的地方呆着。

    这一夜,青雀部落的人,没有几个能够安心睡下。

    经常会对着陶板发呆的石头,在巫进行了庄严而又肃穆的祭祀舞蹈之后,随着巫一起在图腾柱旁以无比虔诚的姿态为神子等人祈祷。

    图腾柱的两侧,不知何时多出了两个对联一样的木片子。

    左面一侧写着‘青雀大天神’,右面一侧写着‘急急如谕令’……

    浑浊的河水咆哮而下,中间夹杂着一些起起伏伏的树木,如同脱缰的怒龙。

    大师兄等人看着这河水,一个个张大了嘴巴,吃惊之余,又觉得一阵阵的后怕和庆幸。

    面对野兽、敌人这些,他们可以用武器去战斗,面对这样的洪水,他们可没有太多的办法好想。

    还好有神子提前给出指示,不然这次可就真危险了!

    韩成也在看水,他的想法与大师兄他们不同。

    他在想,自己如果写上一些祭文烧了,然后再弄些包子丢进这河里,这些河水不知道会不会平息下来。

    河水平息不平息他不知道,把诸葛武侯气的穿越过来,筑起七星坛召唤东风吹他个人仰马翻还是有可能的……

    取火的火绒还有手压钻这些,一开始的时候就被贴身藏好了,因此韩成他们能够升起火来。

    煮肉的香味,混合着松香在这里蔓延。

    晚上留下几个人轮番守夜,剩下的人裹着兽皮睡在被火烤干了的石板上。

    奶茶妹自然是跟韩成睡在一起,就算是这样睡,某些地方会不舒服韩成也一样是乐此不疲。

    好不容易遇到一个勉强能够看入眼的女原始人,虽然还是一个没有成年的孩子,韩成还是非常愉快的、没有多少犹豫的在禽兽和禽兽不如之间,选择做了禽兽。

    当然,他这个禽兽做的并不彻底。

    到底他能够坚持多长时间才能彻底进化为禽兽,这就不得而知了。

    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天气已经完全放晴了,发泄了一晚的河水已经安静了下来。

    那啥前化身为魔,那啥后立刻成佛,这句话不仅仅是针对人的,对河流也一样的适用。

    众人吃了饭,请示了韩成之后,抬着舟兴冲冲的冲着河边而去,把舟放好之后,又将东西一一搬上了舟。

    然后在韩成‘让我们荡起双桨’的奇怪旋律中,朝着河流的上游划去。

    划了一阵之后,某位神子嘴里歌声,已经变成了‘妹妹你做船头~’……

    大师兄、殇等人,全都静静的听着,没有人的在说话。

    神子此时吐出的这些古怪语调,他们从来都没有听过,初听时觉得很是新鲜怪异,过上一会儿,又觉得比平日里单纯的说话要好听。

    奶茶妹坐在船头看着韩成满眼都是星星。

    对于美好东西的向往和追求,是所有物种都有的特性,没有哪个种族,喜欢吃苦超过享福,喜欢丑陋超过美好。

    身为这个时代,在智慧上已经超越了所有物种的人,大师兄他们对除了吃穿之外的其它美妙的东西,一样有着向往。

    将之与衣食住行比肩当然是不可能,但并不妨他们在一些时候对其进行欣赏。

    奶茶妹对于声音是比较迷恋的,以往在她们部落的时候,她有机会了,就爱对着大山、很深很深的沟壑进行呼喊,倾听一圈圈的回声。

    此时听到韩成唱的这些跑调的歌,只觉得仿佛有什么东西,一下子在心里打开了一样。

    原来除了对着大山呼喊之外,还可以这样使用自己的声音……

    韩成这一段时间以来,在她心里树立的高大伟岸的形象,又往上拔高了好大一截。

    当然,这些还不足以让她眼睛冒星星。

    真正让她眼冒星星的,是韩成所唱的歌词。

    歌词绝大部她都听不懂,但妹妹这个词她却是懂的。

    因为她的名字里面就有一个‘妹’字。

    这样的好听的话,神子是在说给自己听的……

    韩成唱了一阵,即将回到的部落的兴奋,才发泄出去了不少。

    歌声停住,一回头正看到在舟头靠着的奶茶妹,心道这歌唱的还算是应景,除了自己没有拉纤,船头的小妹妹没有给自己对唱,自己有些跑调之外,其余的都没毛病。

    这样想着,又见奶茶妹看着自己,很是迷醉的样子,韩成微微一笑,过了一阵,眼神又变得古怪起来。

    因为他忽然想起了一个场景——若干年后,自己站在床边,低垂着头,愁眉苦脸。

    奶茶妹坐在床上,满脸幽怨的看着自己,出声唱道:“小妹妹,我坐床头,哥哥你怎么汗直流……”

    (不是作者禽兽,非要弄萝莉养成,为了不让韩成头上冒绿光,也只能禽兽一把了——一脸正气的墨守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