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第三一六章 感到不公的树皮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同一样事情,不同的人来看,很多时候,就会得出不太一样的结果。

    劳动也是一样。

    从营造房屋这件艰苦的劳动中,大多数原骨部落的人,都从中得到了类似‘生活不易、付出就有收获’等这些不甚明了的感悟。

    并产生了努力拼搏,争取早日建造新的房屋出来这类的念头。

    树皮和别人不同,他从这里面得到的只有讨厌和不平。

    他喜欢住宽敞明亮的房子,却不喜欢这种将人手都磨破,胳膊都压肿的劳动。

    他的心里很是不服,凭什么部落里有那么多人,偏偏自己就要做这样辛苦的事呢?

    凭什么那个叫做黑娃的可以整天什么都做不,只需要玩泥巴就行?

    凭什么那个叫铁头的只需要割草偶尔喂喂鹿就可以?

    凭什么那个胖大的家伙,可以经常打盹。

    凭什么别人都可以直接住在宽敞明亮房子里,而他们却要睡在山洞里,想要住房子,还需要自己动手来盖?……

    繁重的劳动以及全新的、有差别的生活,让这个处在共同所有时代的人产生了私有的念头。

    这些念头已经在树皮的心里盘桓了有一阵了,只是他一直没有说出来。

    今天,树皮需要做的事情跟昨天一样,就是跟瓶子几人,从采石场那里用椤头挑石头往围墙这里运送。

    扁担压在红肿的肩膀上,让他呲牙咧嘴,难以忍受。

    当一块石头将他手上的血泡磨破、令人难受的疼痛从手上不住的传来之后,树皮终于忍受不了。

    他将钩担还有椤头丢到护墙沟里,连说带比划的给一块干活的瓶子几人说他的想法。

    原以为树皮是不小心将钩担椤头弄掉,慌着帮忙从护墙沟里捞椤头还有扁担的瓶子,弄明白了树皮的意思之后,愣在了当场。

    他不知道树皮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并且说出这样的话来。

    大家一起为部落干活不是应该的吗?

    青雀部落的老人手,不也一样都在干活吗?

    他心里有些不快活,伸手拍拍树皮的手臂,并告诉他不要这样想。

    树皮却不听他的话,越说声音越大了起来,并且将瓶子给他捞起来的钩担还有椤头都给丢回了护墙沟里。

    瓶子彻底生气了。

    自己等人什么都没有,加入部落之后,一天三顿饭,顿顿都能吃饱,再也不用挨饿了!

    除此之外,还跟其他人一样,有了新衣服。

    睡的地方,与之前相比也要好上许多。

    部落里原本是不用修建房屋的,现在修建房屋,就是为了让自己等人住。

    部落中的老人手,本来不用再做这些事,为了让自己等人有房子住,他们什么都没有说,就开始干了……

    他将这些说给树皮听,树皮就是认准了不公平,其它的,不愿意听一点。

    怒气上涌的瓶子丢掉钩担,对着依旧说着不平等的树皮,一拳打了上去。

    树皮也不甘示弱的还击,两人扭打着,跌落了护墙沟。

    与他们一起挑石头的另外一个原骨部落的人,也丢掉了钩担椤头,跳进的护墙沟,帮助瓶子一起殴打树皮。

    这边发生的事情,很快就惊动了很多人。

    厮打在一起的人,被人从护墙沟里拉了出来……

    青雀部落的被集合了起来,全都拉到了院子里,参与殴打的三人站在众人的最前方,直接面对大师兄、巫、韩成这三个青雀部落的巨头。

    斗殴的原因韩成已经知道了,其余青雀部落的人也知道了。

    众人对着树皮怒目而视,如果不是韩成过来拦住,树皮挨的打更多。

    看着站在这里的树皮,韩成心里冷笑,没想到这时候也有这种人!

    青雀部落的人手多了,而且需要做的事情也多,自然不可能将所有的人手都集中在房屋的修建上。

    韩成就进行了分工,修建房屋、开垦荒地、获取食物、饲养家畜等等不一而足。

    骨部落的人因为是新加入青雀部落的,许多的事情他们都不懂,所以做的最多的就那种没有太多技术含量的。

    比如挑水、担石头、挖土这些。

    在房屋的修建上,用石头垒地基、烧火浇水开采石头这些等基本上都是由青雀部落由经验的老人手负责。

    其实在这样的条件下,还真没有几件事情是轻省的。

    割草看起来不怎么累人,实际上不能长久的做,经常割草的铁头、如花两人,握镰的那只手掌,全都是厚厚的老茧。

    两只手被草汁浸染的都看不出原来的颜色了,经常用来抓草的那只手上面,更是被石镰割出了很多的伤疤。

    青雀部落的第一木匠外加编织匠,两只手掌粗糙的不像话,如今都有些变形了……

    (为了表达的更好一些,下面的对话就写的流畅了,书友们不要太较真)

    “你觉得不公?”

    韩成等了一会儿,看着树皮问道。

    树皮这时候已经有些害怕了,但看看被磨破的手还有发疼的肩膀,又想起自己喝过了青雀水,他心里又安定了一些,鼓鼓勇气,开了口。

    “不公平,他们干的活轻,还容易,黑娃、铁头、跛、二师兄、沙师弟……他们干的活都容易。”

    韩成差点都被这家伙给气笑了,合着整个部落就你最苦最累了,别人做的都是轻省的活。

    韩成让树皮说的这些人上前,把手伸出来,与树皮的手放到一起,哪一个人手上的茧子都比树皮手上的厚。

    “我们部落能有今天,是神子领着我们一点一点干出来的!

    建围墙、垒房屋、开挖土地……这些都是我们用双手做出来的,我们流过多少汗,吃过多少苦?

    冬天我们差点被饿死,神子带着我们踩着雪,站在冰面上去捕鱼,冻的浑身都没有知觉了……”

    跛指着周围的一切,神情极为激动的说了起来,双目泛红,眼泪忍不住掉落。

    青雀部落的老人手,也想起他们这一路走来的不易,有些女人已经哭出了声,就连大师兄和巫也都是眼中噙泪。

    “而你,来到这里就能吃上每天三顿饭,就有衣服穿,可以在围墙里不用担心野兽袭击……你居然心生怨愤……”

    跛指着树皮大声斥责,说道激动处,上去对着树皮就是两巴掌。

    “神子,把他处死。”

    “对,神子,我们不要这样的人!”

    群情汹涌,不光是青雀部落的老人手,那些与树皮一块进来的,原骨部落的人也都跟着叫嚷。

    树皮被吓得面无血色。

    他以为自己这样做了,最起码那些跟他生活在一起的人会支持他,而且他喝了青雀水……

    “我…我喝了青雀水,我们是一个部落的人,你们不能杀我!”

    他带着恐惧喊道。

    “我们不要你这样的人……”

    众人全都望向韩成,等着他拿主意。

    韩成看着树皮点了点头道:“他们说的对,我们青雀部落,没有你这样的人。

    你觉得这里不好不公平,那你就不要在这里生活了。”

    “对,我们不欢迎你,你不要在这里生活了!”

    已经完全傻掉的树皮,被众人推出了部落大门。

    “你穿的衣服是我做的!”

    一个女人跑出来,将树皮身上穿的衣服扒了下来,把一块脏兮兮的兽皮丢到他的脚下。

    树皮将兽皮拾起,拿在手里茫然无措的往前面走着。

    自己该上哪里啊!

    自己真没有想离开部落啊,自己只是想要做一些轻松的活,只是感到了不公……

    他停住脚,转过身朝着部落望去,想要返回。

    那些曾经和善而友好的人,立刻就将对他发出了愤怒的声音,还有人将弓箭都对着他拉开了。

    树皮没有办法,只能是木然的往前走去……

    (祝大家除夕快乐,增福增寿,玩耍过后做个好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