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第三三七章 树有年轮,人有人轮?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找到了问题的结症所在,接下来就好做的多了。

    韩成将打铁炉子重新燃起,把铁锯后面的木柄拿下,然后将之放回炉子里,重新烧。

    烧红取出来,锯口朝上,竖着放在两块石头中间夹紧,然后用铁凿将并不规整的、小小锯齿一左一右弄的往两边倾斜。

    其实磨锯齿最好的办法不是如之前那样,抱着在磨石上磨,而是先用锯在一根圆木或者是凳子之类的上面锯出一道不算太深的口子。

    然后将锯取出,把锯反过来,锯口朝上,反着卡在的锯出的缝隙里。

    再用铁挫开始对一个个小小的锯齿开锋。

    不过因为青雀部落现在的铁实在是太少,每一块铁都应该最大程度的发挥出它的作用,没有可能为了磨锯,专门制造一个铁挫出来,所以也就只能暂时使用磨石来磨了。

    “哧哧~”

    “哧哧~”

    铁锯柄握在跛的手里,来回的推拉着,有细碎的木屑,随着他的拉动从锯口中跑出,零零星星的落在地上,汇集成了一个小小的锯沫堆。

    改造过后的锯,不会在出现夹锯的现象,用来锯木头极为流畅。

    第一木匠跛,如同一个得到新玩具的孩子,用锯锯木头,根本就停不下来。

    据说锯是传奇木匠鲁班进山砍柴被茅草割到之后,发明出来的。

    如今有了自己这个穿越者存在,跛这个正朝着木匠行业渐行渐远、慢慢升高的人,是没有被毛草拉到,然后灵机一动,发明出锯子的机会了。

    “咔嚓”

    硬气的木头终于禁受不住锯子的严刑拷打,被腰斩开来,一下子断为了两截。

    断口处很平,用手摸上去还有些热热的感觉。

    这是被锯子摩擦的了。

    跛蹲在地上,看着平展无比的木头切口,脸上带着赞叹和感慨。

    这样平的切口,是他之前从来都没有想过的。

    比用火烧快上许多的进展速度,也同样令他惊奇感慨不已。

    铁制的工具真好用!

    这是他由衷的感慨。

    一手握锯一手握斧头的跛,看着地上的木头,变得自信无比,有了这些工具,自己一定能制造出更为好用和美观的东西!

    “成哥哥,这是什么?”

    白雪妹蹲在一旁,指着木头的断口处好奇的询问。

    挥舞着斧头的跛也放慢了速度,想要听听神子是怎么说的。

    木头里面会有圈圈,这是他们最近才发现的事。

    以前的时候截木头,细的用手折断,粗的用火烧,切口从来都没有平过,所以也就不曾发现过木头里面的年轮。

    “这是年轮。”

    韩成笑着道。

    “年轮?”

    “年轮就是树的年纪,每生长一年,树干里就会多出一个年轮。

    白雪妹歪着脑袋想了一阵,弄明白了韩成所说话的意思之后,开始兴致勃勃的蹲在地上数圈圈。

    “一年、两年、……八年,成哥哥,这棵树八岁了!”

    白雪妹数清楚了圈圈之后,对着韩成兴奋的喊。

    发现了新奇事情的小童养媳,快活极了,在周围颠颠的跑着,去数周围放着的那些被跛截断的木滚轮。

    “成哥哥,这颗树十年了……这颗九年了……”

    叽叽咯咯的欢快报数声,不断响起,将韩成包围。

    怀抱飞天梦的石头,教原骨部落的那些学过普通话一击几个字之后,也围了过来,观看跛使用铁制的工具制造器具。

    不仅仅是他,青雀部落的其他人,没事了也喜欢往这里凑。

    更有不少人期待着做活的跛赶紧休息一下,这样他们就有机会摸一下铁制的工具了。

    对于原骨部落的教学,到了现在已经开始了分化。

    如同之前韩成教青雀部落的人一样,成年人在掌握了一些字之后,就开始让他们自己选择,想要学习字的,可以继续学习,不喜欢学习神文字的,就可以不学了,学习神文字,不再是一项硬性指标。

    对于普通话的推广和普及,则一点折扣都不许打。

    这些都是针对成年人的,不需要整日劳作的未成年人,依然如同之前那样,每日进行长达近三个小时的学习。

    白雪妹没有跟着他们一起学,作为韩成认准的童养媳,她一直都在吃韩成的小灶。

    不知道是不是男人的占有欲的原因,韩成不愿意白雪妹跟其它男性有过多的接触,尤其是跟她年纪差不多大的。

    与神子同吃、同住,虽然韩成一直都没有跟部落的众人明确说什么,但潜移默化之下,青雀部落的人,对待白雪妹跟别人就不太一样。

    一开始的时候,星、小美、小丽等几个年纪差不多、想着跟神子困觉的人,对此还有些不满,到了现在,也都已经习以为常了。

    对于原始人来说,尚且处于懵懂状态的、类似于爱情的东西,不会在生活里占据太多的部分,尤其是那些整日里为食物而努力的部落。

    少年时期爱情,更如同夏日里的疾风暴雨,来得快,走的也快,经过一些不快之后,星、小美、小丽几人,基本上已经不会再去想跟神子困觉的事情了。

    石头蹲在地上,用手触摸着倒在地上,被跛锯开、平整的木头截面,思绪飘飞的厉害,眼中带着一些突然明悟的喜悦和冲动。

    对于天文历法有浓厚兴趣的他,对于自己是几岁,一直都很纠结。

    因为他出生的时候,历法还没有出现,所以就没有办法知道具体的岁数。

    这也是绝大部分部落,按照身高来确定是否成年的一大重要原因。

    关于自己几岁的事情,他思索了好久,都没有解决了办法,但现在,却忽然间有了明悟。

    树用锯子锯开之后,可以根据它体内的圈圈来确定几岁,人是不是也可以这样?

    这是这样的话会不会太疼?

    这样想着,又忽然后悔起来。

    当初前来攻打自己部落而被杀死的人,不应该直接用火烧掉,先切开看看腿上有没有一些小圈圈该有多好……

    “石头,想什么呢?”

    韩成见石头一声不吭的蹲在那里,就出声询问。

    石头愣了一下,就将他刚才的想法,给韩成说了。

    韩成听过之后,满脑子的圈圈,并且有种退避三舍的冲动。

    前者有巫种兔子,现在又出现了一个石头要截断人腿验年龄……要不要这样疯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