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第三四三章 这澡洗的舒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成哥哥?”

    白雪妹疑惑出声,大大的眼里带着迷惑,不知道好端端的成哥哥拉住她的手做什么。

    这样还怎么洗澡搓灰呢?

    韩成嘿嘿一笑,厚颜无耻道:“白雪妹也来一块洗。”

    白雪妹本就大的眼睛睁的更大了,一脸的懵圈,不明白成哥哥好好的为什么忽然就要自己也进去洗澡。

    不过这水热乎乎的,洗起来应该非常舒服,只是……

    只是……

    她显得有些为难的咬住下嘴唇,在这里踌躇。

    韩成看着白雪妹的神情,惊奇之余有些不解,这小丫头,整天给自己睡一个炕,都也没见她有什么害羞,今天怎么变得扭捏起来,这可真是稀奇。

    “缸太小,装不下。”

    白雪妹为难的出声。

    韩成嘘了一口气,原来是担心这个。

    就说嘛,这小白花一样的童养媳怎么可能突然就开窍转变了性子。

    知道了白雪妹的纠结之后,韩成贼贼笑着:“没事,装的下我俩,看还有多大地方。”

    为了诱骗小童养媳下水,韩成特意将身子蜷缩起来,指着缸内剩余的地方对白雪妹说。

    声音带着一些蛊惑,像是一个准备偷鱼吃的猫看到了一条肥美的鱼。

    白雪妹认真的看了看浴缸内剩余的地方,觉得装下自己还有成哥哥不成问题,就把沾了水的手在自己的羊角辫上抹抹,干了一些之后,拉住自己的兽皮衣服胳膊开始用力脱。

    类似卫衣的兽皮衣服,随着她的动作往上掀起,肚脐往上的肌肤一寸寸的出现。

    因为一夏天没有见到阳光的缘故,显得比较白。

    韩成贼目灼灼的看着,期待着兽皮尽数褪去,揭露出隐藏在深处的那两个规模又大了一些的秘密。

    兽皮上衣的下部边缘已经来到了心口,韩成一手培养起来的秘密即将揭露,白雪妹却停下了动作,双手松开,显得宽松的兽皮衣服哗啦垂下,将之前所露出的地方,尽皆遮住。

    满心期待的韩成一张脸顿时变成了苦瓜色。

    这个小童养媳,什么时候学会这样撩拨人了?

    “怎么了?”

    韩成忍住心里的难耐,出声询问。

    白雪妹伸出小手指指水缸道:“水会出来。”

    韩成看看浴缸里面的水,不由的拍拍自己的脑袋,果然是色迷心窍,爱情会让人变得愚蠢。

    白雪妹这样进来,自己房间里铁定是要来一场水漫金山。

    来到原始时代之后,韩成早就变得没羞没臊了,他光着身子从浴缸里出来,用装水的罐子将浴缸里的水装了两罐子出来。

    然后嘿嘿笑着,三下两下脱掉了白雪妹的衣服,抱着她放进了浴缸,然后自己也急不可耐的钻了进去的。

    温温热热的水包裹着身子,怀里又抱着一个的软软的身子,韩成美的几乎要起飞。

    怪不得人都喜欢洗鸳鸯浴,原来滋味竟是这样美妙。

    某个多年单身、直到跑到原始时代才拐了一个小童养媳回来老处男,这样没有见过世面的感慨着……

    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

    果然诚不我欺,战天斗地确实是其乐无穷,尤其是跟人斗。

    泡了热水澡,洗了鸳鸯浴的韩大神子浑身舒坦的躺在炕上,扭头看看枕着自己胳膊脸蛋红扑扑的依偎着自己小猫一样的白雪妹,这样心满意足的想着。

    虽然刚才与他互斗的是白雪妹的小手……

    之前洗鸳鸯浴的时候,韩成在边缘游荡了好几次,终究还是没有更进一步。

    不是他不想,而是白雪妹还小,到现在亲戚都没有来过,这种快活而又羞耻的事情,还是再等等为好,不然对她的身子不好。

    韩成不是一个多么花心的人,也不是一个不管不顾的人,冲动也有,但很多时候都能用理智加以束缚。

    他待白雪妹并不单单只有欲,这么长时间下来,已经有了一种类似亲情的东西。

    因为珍惜,所以不想加以伤害。

    以前听别人说过,爱情的更进一步不是婚姻的坟墓,而是亲情,没有谈过恋爱的韩成表示不能理解这句话。

    如今到了这个时代,仔细想想他与小童养媳之间所发生的一切,好像也没有经历过的所谓的恋爱,不过却能体会到这句话的正确性。

    低头在小童养媳红扑扑的脸蛋上亲了一口,韩成紧了紧胳膊,将白雪妹抱得更紧一些,闭上眼睛,听着窗外传来的淅淅沥沥的雨声,感受着怀里小童养媳的呼吸,操劳了很久没有精力的他很快就睡了过去。

    精力旺盛的小白雪妹却没有睡,悄悄的将手举到自己面前看了一会儿,想着那个可大可小的神奇东西,眼里带着新奇。

    这样看了一会儿,又将手悄悄放了下去,摸索着找到了某个家伙,小嘴里轻轻念叨着:“大、大、”

    没一会儿,小童养媳脸上就露出了调皮的笑,如同一个得到新玩具一样的孩子一般,爱不释手……

    夜色逐渐降下,部落里烧好了饭,有人过来喊韩成食用。

    韩成从梦里醒来,看着不知何时睡去,也刚刚醒来的白雪妹,老脸忍不住的一红。

    因为他想起刚才做的那个荒唐梦,最主要的是女主还不是白雪妹……

    在接下来的一段日子里,韩成变得有些无奈,因为他的梦里老是爱出现一些少儿不宜的画面。

    韩成苦笑,自己果然还是太嫩啊,这才哪跟哪啊,就这样了,那以后真的洞房了那还得了?

    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到一次韩成有些失眠,躺在那里久久没有睡着,按到了一只偷偷摸来的小手才算是结束……

    大雨过后,天并没有放晴,雨淅淅沥沥的下着,持续了三天之久。

    雨下的小,水大部分都会往地下面渗,不会出现迅速汇集,转化为洪水的事情。

    所以这几天只有少数的人拎着骨锨沿着田埂到田地里去巡视,其余人的,相对往日而言,是比较空闲的。

    不过这空闲的人里面,并不包括跛这个第一木匠。

    这就是做室内活的痛苦所在了,阴天下雨室外做活的可以歇歇,室内的人却不受影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