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第三五一章 由被模仿的弓箭所引发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小舟一路走走,一路停停,天色快黑的时候,也没有走出红河。

    看看暮色即将笼罩而下,韩成就下令让人在不远处的浅水湾停下。

    小舟靠岸,沙师弟、殇领人小船来到岸上清理出一片空地,用来做饭休息。

    沙师弟、殇等跟着韩成出来过一次的人没什么事,毕竟他们上次可是连续在船上呆了将近一个月之久,早已经习惯了。

    那些第一次坐船的人可就不行了,最初的新奇劲过去之后,不少人就觉得难受起来。

    觉得轻飘飘的没有力气。

    如今下船登岸,双腿都是软的,不过也长出了一口气。

    在陆地上生活惯了的人,总觉得船上没有地上牢靠。

    殇以及沙师弟俩人,很是认真负责的安排人手进行警戒。

    大师兄这次没有来,他们这两个队长需要格外的操心。

    大师兄没有来,是韩成思索之后的做出的安排。

    二师兄肚子里的寄生虫由来已久,很是顽固,陆陆续续经过了两个多月、逐渐增大毒亮草根部汁液的用量之后,才算是彻底根除。

    不过整个人也瘦了一大圈,变得虚弱,直到现在都没有恢复到巅峰状态。

    部落里的武装没有人主张大局是不成的,所以韩成就将大师兄留了下来。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经常与青雀部落接触的几个部落,已经开始仿制弓箭了。

    在将弓箭弄出来的那一刻起,韩成就有被模仿的觉悟。

    毕竟弓箭不是一个多么复杂的东西,往简单了讲,就是一根弄弯的棍子和一根绳子罢了。

    而学习模仿,又是人的一种显著特性,

    他所能做的,就是尽可能的延长被其余部落模仿去的时间罢了。

    弓箭,对于原始人来说,真的不算是一个多么难学的东西,这点可以从基本上所有种族都有使用弓箭的记录上可以得到佐证。

    最直接的证据就是生活在丛林里的原始人,拿着弓箭射飞机的经典照片。

    弓箭的出现,对青雀部落来讲,有利有弊。

    一方面,它使得青雀部落拥有了一种威力更大,射的更远的武器。

    另一方面,弓箭被模仿走了之后,依靠高高围墙为依托的青雀部落,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威胁。

    虽然那些模仿者手里的弓箭远不如青雀部落的好用,但有了最基础的弓箭之后,谁又能肯定,他们不会对弓箭进行改进呢?

    这个世界上,最不缺少的就是看起来远超常理的奇迹。

    而人,又是最擅长创造奇迹的存在。

    也正是这一个个看似不合常理的事情,才使得这个世界发生改变,才让人从蛮荒中走出,并一步步的走向辉煌。

    不然,人这会儿应该抱着树干为了几个果子打的头破血流,一群群汇集在一起、没羞没臊的生活才对。

    尸山血海中,有人爬了出来。

    遍地瘟疫人畜大面积死亡地方,有人却活的好好,埋下一个又一个的人。

    丢弃在旷野、没有丝毫的抵抗能力、又被狼发现的婴孩,按道理来讲,十死无生才对,可偏偏就出现了狼孩。

    就如同因为不想劳作而被逐出青雀部落,众人都以为必死无疑,实际上经历了九死一生之后,却拥有了配偶的树皮一样。

    人真的是一个很神奇的物种,只有享不了的福,没有受不了的罪,这句话说的非常对。

    很多事情没有降临之前,会有人惊呼,‘天啊,这怎么受得了?’

    真正降下来之后,就会发现以前发出这样感慨的人,一样活的好好的。

    这其中最为重要的是人的能动性,或者说是很强大的适应能力。

    世界是物质,也是运动,生活在世界上的人同样也不是一成不变的。

    同一个人在不同的地方,经历了不同的事之后,往往会有不同的表现。

    比如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的吕蒙,比如幡然醒悟的三害之首周处,比如在青雀部落衣食无忧之时挑肥拣瘦,被逐出部落流落荒野之后,努力回想在青雀部落时见到的工具、挣扎求生的反面教材树皮……

    不过因为韩成这个异类的出现,周围的部落想要的在弓箭赶上青雀部落并不容易。

    在他们还在为模仿到这种最基础的、可以射的很远的武器而沾沾自喜的时候,沙师弟手里的弓,身上已经缠上了蛇皮,并用捶软处理过的鹿腿筋代替了绳子,成为了弓弦。

    如果此行收集到的铁细菌的足够多的话,还会有铁制的箭头出现……

    当那些模仿者们费尽心力将这些都给弄出来之后,他们将会更加悲哀的发现,青雀部落已经出现了威力更大的反曲角弓、复合弓……

    当然,这是韩成的一种设想罢了,周围的那些部落是不可能模仿到这一部的。

    光一个令韩成都头痛不已的铁,就够他们头疼的了。

    而且韩成也不会留给他们太多的时间,任由他们去做这些事情,不等他们将这些事情做好,滚雪球一样越来越大的青雀部落已经碾压过来了……

    “成哥哥,吃鱼。”

    甜甜的声音以及一条冒着热气的烤鱼,将韩成拉回现实。

    想象之中,正将青雀旗子插到一个曲曲折折的岛上,将那里的女原始人全都抓回来生猴子的无敌大军,轰然消逝。

    理想与现实的差别总是这么大。

    韩成接过白雪妹递来的烤鱼,伸手在她的羊角辫上拨弄一下,一抹显得有些无奈的神情,逐渐被笑容所取代。

    管它是不是有生之年系列还是子子孙孙无穷尽也系列,踏踏实实的走好每一步也就是了。

    至于能走到哪一步,随缘吧,这事情或许只有老天或者是走到那一步的时候,才知晓。

    晚饭用过,天色也彻底暗下,众人上了船,如同以往那样,把船撑离岸边,用篙固定在水面上,晚上就在这上面休息。

    对于在船上过夜,有人很欢喜,比如白雪妹。

    有人很恐惧,比如双腿抖个不停的铁头。

    铁头发誓,他与如花新婚燕尔一夜七次郎之后,腿也没有像现在这样颤抖过。

    第二天用过早饭之后,船只继续起航。

    快到中午时分,船只就再次抛锚了,众人齐齐登岸,在这里足足停留了两天之久,才再度起航顺流而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