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第三五二章 三股炊烟 (为AT书打赏盟主加更5/10)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宽宽的鹭河缓缓流淌,六只小船微微荡漾。

    船上的人,随着船一起朝着下游而去。

    与以往所不同的是,六只小船的后面不再是空无一物。

    六个比小船大上许多的筏子,漂浮在水面上,随着小船一起朝着下游而去。

    筏子上面还站着一个或者是两个拿着竹篙的人,用来帮助筏子掉转方向,并控制筏子的速度,不让竹筏撞上前面的小舟。

    这些筏子是竹子做的,宽不低于两米,长三米有余,上下两层竹子捆绑而成,人站在上面,不会湿鞋。

    相对于随水摇动的小舟,沉重且大的竹筏无疑更加牢稳一些,是以那些比较晕船的人,都持着竹篙来到了更像平地的竹筏之上。

    说来也是奇怪,来到了竹筏上,就不怎么晕了。

    腿已经不发抖的铁头,手里持着一根长长的竹篙,看到竹筏速度过快了,就将竹篙插进河床里等上一会儿,让竹筏和小舟拉开距离。

    相对于以前的整日割草,这无疑更为轻松。

    唯一让他难受的就是身上绑了不少两节两节的竹筒。

    这东西绑在身上实在是不方便,他有心将这些竹管给解下来,但想起神子之前所说的有这些竹管在,掉进水里不至于淹死的话,就又生生的忍住了。

    毕竟与难受一点相比,他还是更为珍惜生命。

    身上绑竹管的并不止有他一个,除去韩成、白雪妹之外,队伍里的所有人身上都帮着竹管。

    这倒不是韩成不怕死,而是他跟白雪妹身上绑着的是浮力更强份量更轻的尿泡……

    这六个竹筏,就是韩成率着众人靠岸两天的时间里,所取得的成果。

    竹筏的制作很有必要,没有它们的话,等等了收割的野麻就没有办法往回运。

    毕竟几只小船光装人就装的差不多了,没有多余的地方去装野麻。

    而且,就算是腾出船来装野麻,一船又能装多少呢?

    远不如竹筏运送的多。

    而且此举是一举两得,不仅仅可以用来运送野麻,等到时间拉着野麻回到部落之后,把竹筏一拆,就会得到很多竹子。

    如今部落里也有了铁刀,只要多练习,假以时日,就能破出均匀好用的竹篾出来。

    到时间不论是用来制造筛子还是凉席这些东西,都是极好的材料。

    韩成望着这些竹筏,脸上带着笑意。

    来年粮食生产将会扩大规模,到时间制造出来的竹筛子刚好能够派上用场。

    有了足够多的筛子和簸箕,清理粮食的时候就算是没有风,也不用太过于担心。

    为了砍伐这些竹子,韩成这次可是将部落里唯一的铁斧头和铁锯都给带来了。

    同时带来的还有刨地被土磨得更为锋利的石镢头。

    如果没有这些工具,如同上次那样只带着骨锨前来,想要砍下竹子做出这么些的筏子,就算是再有两天时间也做不到。

    背着弓、双手揺桨的沙师弟也在看这些竹筏,越看越是为神子的智慧感到叹服。

    之前的时候,他为神子怎么从水上运输收割的野麻而担忧。

    从神子准备了那么多的镰刀并把铁头等几个收割东西的能手都给带上的举动里,他明白神子所需要收割的野麻,数量绝对少不了。

    能在水上走、并可以用来运送野麻的,他所知道的,只有他们乘坐的木舟。

    而这几艘木舟上,却坐满了人,就算是挤挤能腾出两艘木舟,也一样装不了太多野麻。

    这样的疑惑,直到砍伐竹子做成的第一个竹筏下水之后,才算是彻底消除……

    “小竹排,顺水流,鸟儿唱,鱼儿游……江南鱼米乡,小小竹排顺水流……”

    白雪妹还带着一些童音的声音,混着着船桨击打出来的水声,追逐着那些贴着水面飞走的水鸟而去。

    这段像诗又像简单儿歌的话,是韩成教给白雪妹的,是他当初上学前班时学到。

    此时念出来,倒也应景,就是少了点人烟和稻香。

    说来也是奇怪,很多儿时学到的东西都深深的镌刻在了脑子里不会忘却,反而是那些后来学的、好不容易才记住的东西,轻轻松松的就还给老师了。

    是儿时心思单一,受到的外界干扰小?

    还是长得之后功利心太重,学习的东西太多?

    韩成思索着这些,至于答案,却不得而知。

    天色再次暗淡下来,小舟、竹筏依次靠岸,人们陆续从船上下来,篝火被升起,鱼笼中的鱼被拿出……

    黄昏里,河岸边上飘起第一缕炊烟,它是这里唯一的炊烟,在晚风里贴着水面慢慢飘去。

    当陶罐里面的食物煮熟的时候,河水因晒了一天的太阳,而开始飘起炊烟一般的热气。

    这时炊烟与热气混合在一起,再也分不出那里炊烟哪是水汽了。

    同一时间,远在上百里之外的青雀部落,也正在用饭。

    跟巫一起留守在部落的大师兄,放下碗筷,在最后的天光里攀登着木梯来到的围墙之上,朝着东方望去,隐约能够看到一些泛着亮光的水面。

    部落的大门外,蹲着福将还有它那五个长得已经快要赶上它的崽子。

    对此这次远行,大师兄是比较担心的,没有他在身边,他怕神子会出危险。

    而且这次神子离开的时候,所带的人里面,有一半都是原骨部落的人,而且还是那种身强体壮的。

    大师兄明白神子这样做的用意,也正是这样,所以才会更加担心。

    原骨部落的人,毕竟没有原来的人可靠,神子将他们带走,部落自然安全了,可神子那边的就会多一分危险。

    虽然知道论起智慧无人能够抵过神子,可大师兄还是忍不住的担心。

    就跟他随着神子外出会放心不下部落一样。

    居庙堂之高则忧其君,处江湖之远则忧其民,是进亦忧,退亦忧。然则何时而乐也……

    千古名篇《岳阳楼记》大师兄当然不知道,但心情却是相通的。

    不知道范老先生得知他的想法和心情与古的不能再古的古人暗合时,会是一个什么心情。

    “呸呸……”

    炊烟袅袅的绿部落之中,绿部落首领连声呸着将口中塞着的、煮熟了的野草籽吐了出来。

    这东西煮熟了也一样不好吃,真不知道那个部落为什么要弄这么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