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第三九二章 蛰死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在韩成的追问之下,巫说出了原因。

    在很久之前的时候,他们青雀部落的两个人,在采摘食物的时候,惊动被韩成称之为蜂的、会飞的虫子。

    两人因此都死了,死的还很凄惨。

    原始人总结出来的经验,大多都是血迹斑斑的,很多都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那两人死亡之后,部落里的巫就将那种会飞的虫子聚集地会要人命的事情给记载了下来。

    并传授给了下一任的巫。

    之前韩成说蜂蜜,还有蜂,因为汉语和巫原本传承的那些关于会飞虫子不同叫法的原因,巫并并不知道,神子为之流口水的都些,就是在很久之前,让他们部落死过两个人的会飞虫子。

    直到跟着小福来到了蜜蜂筑巢的地方,方才明白,原来神子所说的蜜蜂就是那种可以置人于死地的会飞虫子。

    好吃的蜂蜜,就是会飞虫子所产的东西。

    因为这件事情发生在上上上一个巫存在的时候,年代久远,所以到了这一任巫的时候,就没有怎么流传。

    此时机缘巧合之下,巫这段记忆被挖掘出来,说与众人听之后,那些之前跟巫一起流口水的人,这会儿全都变得心有余悸起来。

    看看悲惨的小福,再想想巫说的话,口中的口水顿时就不流了。

    蛰死过人?

    韩成了然,怪不得巫这样大的反应,原来在很久之前,部落里有过这样悲惨的遭遇。

    只是不能这样因噎废食啊!

    不能说之前被蜂蛰过,从此之后,就再也不敢去碰蜂了。

    而且蜂,也分为好多种,有些蜂毒性大,不要说是人了,就是皮糙肉厚的黑熊遇到也一样扛不住。

    这样的蜂自然是不能去碰的。

    不过现在所发现的这一窝蜂,是以产蜜为主的,毒性不算特别大。

    这点看看被蛰了这么多下,除了什么胖了一圈之外,其余没有什么大碍的小福就可以知道。

    韩成将自己想法说给了巫还有其他人听,巫还是把头直揺,说什么都不不肯让韩成冒险。

    虽然从神子口中得知蜂蜜美味,但再美味的蜂蜜,也没有神子的安危重要。

    韩成想想自己现在过去,什么东西都没有准备,除了和小福一样,收获一身的包之外,不会有任何的区别,也就没有再坚持,随着巫他们一起退出了林子。

    不过那蜂巢所在的位置,却被他给牢牢记下了。

    这时正是春天,百花盛开的时候,蜜蜂有足够的花可采,蜂巢里面一定有足够多的蜂蜜。

    这么多的蜂蜜,就那么让它在那里白白的浪费,韩成可做不到。

    来到田野上,见众人基本上已经掌握了耙地、播种,不需要他这个神子做技术指导了,韩成立刻就做了甩手掌柜,一溜烟的回到了部落里。

    先到屋里,在一块陶板,用石笔刻画出了蜂箱的大致样子。

    然后抱着陶板来到正在院子里做木工的跛身边,将陶板放下,让跛暂时把手中的活计停下,开始跟跛讲解蜂箱的构造,让他尽快将蜂箱给制造出来。

    对于蜂箱,韩成有一定的了解,养蜂人小时候他见过不止一次。

    印象里的蜂箱大约是个宽半米、高和长都在一米以内的木箱。

    可以从蜂箱的上头,像抽抽屉一样的抽出一个个制造好的夹板,那上面,铺满了蜜蜂筑的巢。

    一竹刀下去,就会有黏稠澄黄的蜂蜜,缓缓的流淌出来,落进下面早就准备好的容器里……

    经过这么长时间的主攻编织匠和木匠,跛的技术可以说已经很不错了,也习惯了看韩成画的并不怎么标准的图。

    又经过了韩成的讲解,过了一阵之后,开始拍着胸脯保证,自己能够将这箱子给制造出来。

    随后就开始着手截取木头、劈出木板最基本工作。

    韩成在这里呆了一阵,见跛做的有模有样,就放心的离开了。

    然后来到屋子里,翻出一大卷的麻布出来。

    这总共有六十多米长的麻布,是这从去年冬天开始到今年春天,青雀部落妇人们的劳动成果。

    其中有大约四分之一,是白雪妹这儿喜欢养蚕、织布的小童养媳弄出来。

    虽然是混放在一起,可只需要一眼,韩成就能辨认出,哪些是出自白雪妹之手。

    因为白雪妹织出来的麻布,不仅工整、线头少,而且还很细密,远不是其它那些有很多方格状的小窟窿的布,能够比拟的。

    白雪妹纺织的布,用来做衣服不错,韩成可舍不得胡乱糟蹋。

    不过其余那些比较次的布,也并非就是一无是处,在一定的条件下,一样可以发挥出作用。

    韩成从这些布里面,挑选出最次的、可以当作面纱来用的麻布,走到外面,来到正趴在那里专心致志看蚕吃桑叶的小童养媳跟前。

    白雪妹觉察到有人过来,一抬头发现是成哥哥,脸上立刻就露出了欢快的笑容,露出白白的牙。

    她的门牙已经都换过一茬了,靠左边的下面一个大牙前几天刚掉,不是最熟悉的人不会知道,说话和笑也不会因此而跑风。

    伸手在长高了一些的白雪妹头上摸了摸,韩成笑道:“去把针线铁刀拿来,给我做点东西。”

    白雪妹欢快的答应一声,噔噔噔的跑进了屋子,没过一会儿,就端着放针头线脑的小陶盆过来了。

    “成哥哥,做什么?”

    韩成将过来时拿着的斗笠戴在头上,伸手在斗笠上指指,道:“在这上面,逢上一圈的布,到我的这个位置。”

    韩成指指斗笠,又在自己腰间比划了一下,对白雪妹说道。

    “成哥哥做这干什么?”

    白雪妹一边开始拿起布在韩成身上比划,一边问。

    她的手很巧,针线活不输于部落里那些成年的女原始人,尤其是在用布制造东西上。

    “熬煮好的罐头你喜不喜欢吃?”

    韩成笑问。

    白雪妹用力的点头,酸酸甜甜的水果罐头,她到现在都怀念,感觉比酒还有醋好吃多了。

    “有了这东西,过不几天,我就能弄回来比罐头更好吃的东西。”

    。顶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