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第四零九章 成哥哥,肚子疼(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鸟的鸣叫划破清晨的宁静,晨曦的那种独有的静谧里,沉睡了一夜的青雀部落,睁开惺忪的睡眼,开启了新一天的生活。

    神深情气爽的韩成在这样的氛围里,打开房门,大大的伸了一个美美的懒腰。

    洗漱过后,开始往鸡圈那里走去。

    鸡圈旁边扩大了一圈的兔子圈边上,比他起的还早的巫,已经趴在了那里。

    见到他过来,只是抬头笑笑,算是打过了招呼,并没有多说话。

    韩成也没有说话的兴致,报以一笑,然后自顾自抱起一些还带着露水的草,来到鸡圈边上。

    这些草,是铁头几个早起的人刚割回来的。

    韩成并没有直接丢进鸡圈里,而是放在鸡圈不远的地方,左手抓起一把青草放在一块木板上,右手拿起边上放着的那把在草汁长期的浸染下发黑的石刀,开始一下一下的剁。

    这样过了一阵之后,将鸡圈上面一块可以移动的木栅子移开,从里面将空了的陶盆拿出。

    这么长的时间下来,鸡圈里的这些鸡子早就已经不怕人了,见到韩成过来打开栅子,反而都自觉的围拢在附近,翘首以盼。

    几个公鸡嘴里还胡乱的‘咯咯~’的吟唱着小调,一副心安理得的样子。

    剁碎的青草放入了陶盆,韩成又从不远处盖着的一个陶瓮里,抓出两把成色不太好的油菜籽,一并放入陶盆里,和这些剁碎的青草一起用棍子搅拌。

    这些便是这些鸡子的早餐了。

    做完这些的时候,青雀部落的大院里,一紧开始渐渐热闹起来,人们陆续起床,洗漱过后,开始按照以往的习惯,干自己需要做的事情。

    看了一会儿鸡子吃食,韩成走到一边,将另外一块栅子移开。

    露出的空缺处,是一连三个用破陶罐填充了干草做成的鸡窝。

    金色的草窝里,有着一些皮子算不得白的蛋。

    居然有七个之多!

    韩成面露欣喜之色,做些家伙们,昨天没少下蛋啊!

    他俯身将窝里面的蛋收走,放在用来装蛋的陶碗里。

    对于这个强盗一般的偷蛋贼,鸡圈里的鸡子并没有太大的反应,这么长的时间下来,它们早已经习惯了这件事。

    甚至于还有许多的鸡子,从它们一出生,所见到的就是这个样子,自然也就没有反抗之类的这一说了。

    端着蛋碗的韩成一路回到的洞穴,勤劳的火二刚好烧了一大缸的热水。

    韩成就取出一个新鲜的鸡蛋,打在碗里,用筷子搅开之后,用另外一个碗舀出滚烫的开水来,冲了一碗鸡蛋花。

    黄色的蛋花卧在水中央,煞是好看,唯一让人遗憾的是,少了一些小磨油。

    如今,早上喝上一碗鸡蛋花,或者是一碗鹿奶,已经成了韩成必不可少的一件事。

    倒是不他非常喜欢喝这些东西,而是有不得已的苦衷。

    自从去年秋天顺河而下收麻,在火部落白雪妹解锁了新技能之后,他就常常感觉营养跟不上……

    碗里剩下的六个鸡蛋没有被吃掉,而是被他放进了一个陶罐里,陶罐里有大半罐子的鸡蛋,差不多有四五十个,都是这段时间积攒起来的。

    等到再攒上一些,他就准备弄些草木灰撒上盐用水和好之后,搅拌了,裹在鸡蛋的外面,腌制出一批咸鸡蛋。

    腌的金黄、往外冒油的鸡蛋黄,是他的最爱,特别是夹在馍里面吃,想想就让人流口水……

    早饭做好的时候,早起的人们,已经趁着凉快,做了不少的事情。

    白雪妹吃饭的兴致不是太高,韩成心里想着咸鸡蛋和等下出去看木头按照他的要求终于凿出来的石磙的事,并没有觉察到这些。

    用过饭,短暂的休息之后,补充了能量的人们,再次忙碌起来,做着各自需要做的事情。

    兴致不是太高的白雪妹,也来到养蚕的地方,去给那些与最初相比,个头似乎大了一些蚕的喂桑叶。

    一边喂,另外一只手无意识的放在小腹之上。

    除去脱皮还有吐丝的时候,蚕的食欲总是那么的好,它们不停的啃咬着嫩嫩的桑叶,发出一阵细碎的撕咬声。

    看了一阵,心情好了不少的白雪妹,面色忽然变了变,放在小腹上的那只手摁得更用力了。

    片刻之后,紧锁着眉头,露出痛苦神色的她,一路小跑着去了厕所……

    部落的大门外面,那块去年为了让人观摩杀头而开辟出来的空地上,这时候多了一些比较闲的人出来。

    这些比较闲的人,包括韩成这个第一大神棍,巫这个第二大神棍,还有正在通往神棍的路上,努力前行的石头。

    空地的边缘处,有一个直径三十五厘米长大约八十厘米的石头圆柱,静静的躺在那里。

    石柱的表面,并不太平整,显得有些细小的坑坑洼洼。

    与后世韩成接触到过的、不知道经历了多少年沧桑岁月、表面变得平滑无比的石磙比起来,青雀部落这新出生的石磙,要粗糙的多。

    不过这也确确实实就是一个石磙了。

    跛扛着一个用坚硬的木头制成的长方形木框过来了,这木框的两条竖着的边上,中间的位置各自有一个孔。

    在韩成的示意下,跛将肩膀上扛着的木框放下来,套在平放在那里的石磙上。

    木框之上留出的两个孔,刚好对应着石磙两端中心位置凿出来的那深度大约有五厘米左右的坑。

    当然,这是手扶着的结果,只要一撒手,比石磙大上不少的磙框立刻就会掉落下去。

    跛从腰间取出插着的斧头,又拿出两个跟木框上的孔基本对应的木橛子塞进孔里。

    ‘当当当’几斧子干净利落的下去之后,那木橛子就牢牢的镶嵌在了木框之中。

    而木橛子比较细、刮的又比较圆的那端,则来到了木框内侧,进入了石磙顶端的石坑之中。

    另外一端也如此操作之后,磙框就牢牢的套在了石磙上。

    牵过到现在都没有放出去、准备喂养的鹿大爷,将绳子做成的简易‘鹿套’套在身上,另外一顿用木钩勾在磙框上。

    韩成牵着鹿大爷往前一走,沉重的石磙就跟着滚动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