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第四一零章 成哥哥,肚子疼(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沉重的石磙碾压过地面,有些潮湿的土地上留下了一条浅浅的痕迹。

    原本还裸露在地上的小石粒,全都被碾压进入了泥土里。

    这样到时间打场的时候,它们就没有办法混杂在谷子里。

    其余人看着这些倒还没有太大的感触,经常参与打场的气球几个,看着这痕迹,眼中都有惊喜的神色流露。

    神子说的没有错,这石磙果然有大用,其余不说,单单就现在压地这一项,就不枉花费那么大的力气将之打造出来。

    这一遍碾压的,比他们用夯土的工具打上好一阵的效果都好。

    更重要的是,地面还比较平坦,不容易往里面藏谷子、油菜籽等粮食粒。

    现在效果都这样的明显,那到时间将之应用到打场之上,岂不是更加好用?

    看着随着鹿大爷的行走而吱吱呀呀响着一路跟随的石磙,气球等人开始期待秋天快些到来了。

    一番实验过后,石磙的效果跟预料之中的一样好用,韩成笑着对木头翘起了大拇指,说到晚上也给他做上一顿美味。

    激动的木头直措手,然后干劲十足的去接着用铁锤和铁凿去敲新的石磙。

    毕竟青雀部落种植的谷子面积足够大,单单只有这么一个石磙,但时间是不够用的。

    这也是韩成今年要将打麦场转移到部落外面的主要原因。

    青雀部落的院落虽然够大,但一下子弄进来这么多的谷子,还是会显得拥挤……

    试验好了的韩成牵着鹿大爷回到院落里,将之关进了鹿圈。

    今天时间有些晚了,就不让它们出去找食吃了。

    做好这些,习惯性的往放蚕的地方一看,并没有发现白雪妹的身影。

    这小童养媳,去哪里了?

    一般情况下,这丫头可不是不会离蚕太远的。

    心里这样想着,却也没有太过于在意,毕竟就这么个院落,她再跑也不会跑到哪里去。

    想起晚上要跟木头单独做上一顿的事情,韩成就起身来到了洞穴。

    一些食材,是需要先处理一下,事先备上的。

    处理好了食材,韩成往放蚕的地方看了一眼,还是没有见到白雪妹的身影,韩成心里泛起了嘀咕。

    这丫头,跑到哪里去了?

    心里怀着疑惑,他开始在院落里有意的寻找,结果一圈下来并没有看到。

    韩成有些发急了,想了想屋子里还没有看,就匆匆的来到房屋前,打开门匆匆的进去了。

    走进房间就看到了多时没有看到的白雪妹,韩成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不过很快就又变得担忧起来,因为白雪妹的状态明显不对。

    此时的她,坐在靠着炕沿放置的木墩上,蜷缩着身子,脸上挂着一些泪水,整个看起来特别的弱小无助。

    这是怎么了?平日里老是乐颠颠的小童养媳怎么变成了这副模样?

    “怎么了?”

    韩成走到身边,蹲下身子,伸手在她的羊角辫上摸摸,担忧而又关切的询问。

    韩成不问还好,这样一问,白雪妹的嘴巴瘪瘪,眼泪流下的更多了。

    “怎么了?”

    韩成越发着急的询问。

    然而白雪妹却是不肯说话,只是抱着韩成的一条手臂,哭的抽抽噎噎的。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好好的一个人,怎么突然之间就哭的这样伤心?

    韩成满肚子的不解和担忧。

    这样过了好一会儿,哭的眼皮发红的白雪妹才断续哽咽的道:“成…成哥哥,我…我要死了……”

    正着急不已的韩成听到白雪妹嘴里冒出的这句话,不由的就是一惊,好好的,怎么就要死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哪里不舒服?”

    韩成着急的出声询问。

    “我……我流血了,流…流了好多,怎…怎么堵都堵…堵不住……”

    白雪妹抽抽噎噎断断续续的说完之后,双手把韩成的胳膊抱得更紧了,哭的更伤心了。

    流血了?还流了好多?!

    韩成心里一惊,赶紧上上下下的打量白雪妹,结果并没有发现伤在哪里。

    “哪里流血了?”

    韩成有些奇怪的询问。

    话问出口,旋即意识到了什么,眼睛瞪得有些大的看向白雪妹,仔细观看之下,果然看出了一些端倪。

    这……

    虚惊一场的韩忍不住的笑出声来。

    白雪妹哭的更委屈了,自己血流不止都要死了,成哥哥居然还笑……

    韩成见状好不容易才止住笑意,一本正经的出声安慰道:“不用担心,不是要死了,是你长大了……”

    在已经完全化身为贴心的妇女之友的成哥哥一点点的解释里,白雪妹渐渐收住眼泪,心里的惊恐也渐渐的消散。

    “真的吗?”

    过了一阵,白雪妹看着韩成将信将疑的问。

    韩成认真点头:“真的!”

    明白了自己不会死,这只是一种长大了的象征之后,白雪妹一下子变得开心起来。

    她开心了,韩成却惆怅了起来。

    因为他发现,好像没有什么好的东西,可以用来招待小童养媳初次造访的亲戚。

    什么七度空间了,月亮女神了这些在后世随处可见的东西,在这个时候一概都不见踪影。

    就跟后世随处可见、到了现在让他极度想念的纸一样,都是一个让人头大的问题。

    总不能让小童养媳和部落的那些女原始人一样,找些干草树叶什么的,用兽皮一绑就完事吧?

    这也实在是太彪悍了些。

    感到一阵头大的韩成,坐在那里不由的一阵苦笑,人家穿越都是干的轰轰烈烈的大事,自己倒好,整天家长里短鸡毛蒜皮……

    关键是还总是被这是事情给难住。

    现在更是有了往‘妇女之友’这条路上越走越远的趋势……这还真是给穿越者这个群体丢脸了。

    难不成要用麻布?

    这……这也太奢侈了些吧?

    一旦这样的办法推广开来,仅仅是这一项,每年就要消消耗上许多的麻布。

    如果好用也就罢了,关键是算不得特别柔软的麻布吸水性也不好……

    这还真是一个令人头疼的事。

    “拿针线来!”

    这样纠结了好久之后,头大的韩大神子将低垂的脑袋直了起来,颇为豪迈的喊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