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第三六四章 一人一鹿一耧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呦呦……”

    显得有些空旷的田地里,脸上被拴着绳子的鹿大爷有些不满的叫着。

    想它堂堂统帅鹿、羊、狗三族、威风凛凛的无敌统帅,如今居然沦落至此。

    居然要当苦力在这里耙地拉耧。

    只可惜鹿大爷是一只生活在远古时期的鹿,不知道写《马说》的韩愈。

    这个世界也不允许动物成精,否则一定会转首口吐人言,对着牵着它笑的贱兮兮的小两脚兽来一句‘祇辱于奴隶之手……’

    如今的土地墒情正好,得力于几天前的那场秋雨,地里翻起的那些的土坷垃也容易的被耙弄碎,正是耙地播种油菜的好时刻。

    在青雀部落白吃白住了这么久、每天还有专人伺候的鹿,自然不会被放过,如今那些身强体壮的都被套上,在青雀部落众人的牵引之下,学着它们老大的模样在这里耙地播种。

    鹿大爷的待遇与一般的鹿还不同,因为别的鹿是拉的是耙,它拉的是耧。

    耧辕尽头宽宽的皮子搭在鹿大爷的背上,包围了半边。

    皮子下面又绑着一条绳子,从鹿大爷的肚子下面穿过,与上面的皮子一起,把鹿大爷拦腰绑住。

    这样随着它的走动,后面的耧车就会跟着一起前进。

    鹿与牛不同,鹿的脖子没有牛的脖子粗,更没有牛的脖子有劲,可以承受上千斤的东西,因此上,韩成只能模仿驴骡这些,将它承重的重心放在腰背之上。

    鹿大爷的后面,跟着一瘸一拐双手扶耧的跛。

    绑着三角形骨头的三个耧腿趟开被耙的细碎松软的土地,在地上留下三条不论怎么拐、中间间距就是二十公分的平行线。

    斗子之内装着的黑色油菜籽,顺着斗子底部的孔往下漏,在距离斗子大约三厘米的地方一分为三,分别去了三个中空的耧腿,落进了耧腿冲开的沟里。

    “等等。”

    扶着耧车的跛忽然开口出声,牵着鹿大爷往前走的韩成依言站住。

    不是韩成喜欢‘帮耧’,而是鹿大爷这家伙只认韩成,除了韩成牵着,别人别想让它好好干活。

    “怎么了?”

    韩成出声询问。

    “仓眼堵住了。”

    跛一边回答一边放开耧车扶手,弯下腰,将漏斗下面跟三条耧腿相连接处的那段木管上插着的一个木片往外拔了拔,被堵住耧眼立刻变得通畅起来。

    跛又赶紧将木片往回插,弄到原来的程度,不然的话,种子下的太多,到时间就会变得很稠。

    在跛做这些的时候,边上的气球、瓶子几人在伸着头认真看。

    跛是个木匠,播种的事不能落到他头上,将气球瓶子他们教会之后,他就不再插手播种的事情。

    毕竟还有很多的事情需要他去做。

    调整好之后,韩成牵着鹿继续前行,被耙的平整的土地上,留下了一道道的浅沟……

    远山带着深浅不一的黄、红,近水清澈静静流淌,地头上有几缕燃烧枯草产生的烟缓缓升起,地里是三三两两分布着的耕种农人……

    没有硝烟,没有战火,没有太多的争斗,只有一副宁静的令人心醉向往的深秋耕种图……

    耧车的耕种效率不是盖的,远非人力可比。

    一鹿、两人、一耧,一日耕种十五亩。

    这还是在人和鹿都不怎么熟悉的情况下。

    如果把鹿调教好了,人也熟练的掌握了耧车,不用人牵鹿帮耧,一人一鹿一耧就能做到一日耕种二十余亩。

    控制鹿转向,可以通过两个办法,一个直接作用,另外一个是间接。

    直接的就是在用耧车播种的时候,除了固定在鹿腰背上的皮绳子之外,再在鹿的头上绑一根绳子,如同穿鞋带一样,从鹿脸上的夹板穿过,将绳子的两头绕到鹿后面,绑在耧车柄上、扶耧的人触手可及的地方。

    需要往左转的时候,就拉左边的绳子,需要往右转,就拉右边的绳子。

    因为绳子是在鹿的头上拴着,所以用力一拉,鹿就会掉头。

    所谓的声控,其实是在这种办法施行的基础之上,所采用的一种办法。

    在用绳子牵着鹿往左转的时候,喊一声“哒哒”,往右走的时候,喊一声“咧咧”,催促鹿往前走的时候,喊一声“哈”,让它站住的同时,喊一声“喔”。

    这样长此以往的下去之后,鹿就会形成条件反射,不用再牵引绳子,只需要喊一声口令,它们就知道该怎么做,怎么配合着人耕种。

    这样的口令,不仅仅是针对鹿的,等到时间寻找到牛马这些东西之后,也会如此训练。

    今年的油菜种了五十亩,最主要的目的还是为了吃油菜,用油菜喂鹿、喂兔子和鸡子,油菜籽也掺在一起喂鸡子。

    至于用油菜籽榨油,韩成还没有开始尝试,一方面是他需要为之操心的事情太多,另一方面就是目前为止,仅仅是动物的脂肪油就够吃了。

    所以用油菜籽榨油的事,一直就这样拖了下来,而且还有继续往下拖的迹象。

    在油菜种植下去之后,韩成选种培育了两年之久的‘大白菜’和‘优质油菜’也分别种了下去。

    耧车的出现,大大的提高了种植效率,三天的时间种完这些地之后,青雀部落的众人,担着椤头背着背篓朝那一片果园子进发。

    又到了采集储存果子的时刻了。

    人多力量大,随着众人的出动,一堆堆的果子,开始在部落里出现,并迅速的多了起来。

    今晚上青雀部落的饭很奇怪,没有了往日里的烤肉,也没有了冒着热气的鱼汤,有的只是一大堆堆积在一起的果子。

    韩成有些奇怪,不知道负责弄食物的大师兄是什么意思。

    他奇怪,部落里的其他人却不奇怪,尤其是那些今年才加入青雀部落的骨部落人,更是觉得理所应当。

    对于原始人来说,食物总是那么的珍贵,就算是富裕的青雀部落,众人依旧是舍不得浪费。

    这些果子,都是被碰破皮的、摔开的、破口的之类。

    这样的果子,不耐储存,如果不及时吃掉,很容易就会变坏。

    明白缘由的韩成,忍不住的为大师兄竖起大拇指,先紧着容易坏的吃,留下好的,这确实是一个好办法,可以减少许多食物的浪费。

    不过夸归夸,韩成夸过之后,还是立刻让大师兄将肉食拿出来一些,让人往陶缸里添水,准备开始煮汤喝。

    天已经凉了,此时不比夏天,不吃些热汤,光用这些冷果子充饥,可不行,一来不顶饱,二来容易吃坏肚子。

    在这个感冒发烧都会被推进火里烧死的时代,任何疾病都不能小觑。

    “神子……”

    大师兄显得有些着急,这样以来这些果子一定会浪费上不少。

    韩成笑着对他摆摆手,示意他不用担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