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第三六七章 私有的萌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神子……”

    木头拎着这两样珍贵异常,意义重大的铁器,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知道喃喃的喊神子。

    韩成抬起手臂,用不怎么顺势的姿势,在木头肩膀上用力拍拍,笑着道:“好好干。”

    木头用力点头。

    殇的神色很复杂,看着木头手里的那两件铁器,有羡慕,有不甘,还有不平……

    可能是跟他的经历有关,对于武器之类的东西,他非常的上心。

    如今有了比石头、骨头更为好用的铁,他自然而然的就将之联想到了武器之上。

    如果将这样坚固锋利的铁装在木矛上,取代石矛、骨矛成为铁矛,那岂不是威力更大?

    不论是用来打猎,还是用来防守,对于战力来说,都是一个极大的提升。

    如果遇上当年残害他们部落的邪恶部落,手里有铁矛在,一定能将之给打败杀死!

    心里有着这样念头,在青雀部落的人中,寻找铁细菌数他最为狂热。

    见到那打造好的铁钎子,他心里就非常的欣喜,因为在他看来,这东西跟绑在木头杆子上面的骨头、石头的矛尖很是相似,用来装在木矛之上刚刚好。

    所以在韩成拿着这东西朝着众人走来的时候,他心中最为激动,以为这新打制出来的东西非他莫属。

    然而,希望越到大,失望越大,花费了那么多的铁打造出来的东西,居然还不是武器,是用来砸石头的……

    这让他心中如何能够平静的下来?

    以前打造的就是工具,这次打造的还是工具,就没有武器…

    …打谷子用木叉拍打就行,这两年部落里不都是这样做的?

    粮食不都收到了屋里?

    怎么就非要造那种不知道什么模样的石磙了?

    “……拍打谷子又不累,不用石磙就……”

    再冷静的人也有冲动的时候,在这件事情上,憋了好久的殇,终于忍不住开了口。

    韩成立住了脚,看着显得有些忐忑脸上又挂着不满殇,心里微微的叹了一口气。

    同患难容易,共富贵难。

    当大家都光着屁股只为肚子操心的时候,力气很容易往一块使,一来大家都一样,没有什么好攀比的,二来就是抱团取暖更容易活下去。

    当患难过去,生活富足之后,再想如同之前那样力往一处使、一片和谐就不那么容易了。

    总会有人觉得自己出力多分的少,别人分的多,每个人都觉得自己委屈,吃亏……

    从最原始的公有制,走向私有是历史的进步,但随着剩余财富的不断增加,私欲、利己、权力等这些被压制的抬不起头的东西,也会慢慢的生长,并最终破土而出,

    这是历史发展中不可逆转的事情,有一得必有一失。

    这也是韩成叹气的原因所在。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啊。

    他所渴望的、如同现在一样的和谐一片,终有一天会被越来越丰富的物资所打破。

    打败人类的、使人类大量死亡的,不会是天灾,只能是人祸。

    当天地不再是对手的时候,越来越多、越来越强大的人,就会将争斗的目标转向同类……

    不过面对这些的时候,也并非无能为力。

    可以通过建立制度、加强思想教育、发展礼仪,来对人心中的这些固有的东西以引导和利用。

    心里这样想着,韩成笑了笑,觉得自己想的有些太过于长远、且杞人忧天了。

    从公有到私有不是一蹴而就,而是一个渐进的、长远的过程。

    青雀部落想要走到那一步,还有很多的路要走。

    有自己存在,采用合适的办法,青雀部落并不一定就会到自己所想象的那种不可收拾的局面。

    “打谷子不累?”

    韩成看着已经不再说话的殇,出声反问。

    打场这些事情一般都是气球几个人为主力军负责的,其余人插手并不多,殇接触的也不多。

    在他看来,打场嘛,也不需要用太大的力气,只需要不停拍打就行,能会有多累?

    不过他却没有说话,因为他觉得自己今天这样做,似乎有些不对,但铁制的武器……

    不用殇开口,韩成就能知道他的想法。

    眼高手低、放大自己的痛苦、缩小别人的努力,总觉得别人随随便便就能成功,大约是人的天性。

    他没有再在这件事情上多做纠缠,抬头看了看天上挂着的太阳。

    气温低了,天却是好天。

    韩成笑着指指那里堆放着着谷子杆,对殇道:“那就去打打场吧,之前打的不是太干净,今天再打一遍。”

    见神子脸上露出笑容,并没有生气的样子,殇提起的心这才放下不少。

    他是真担心会惹神子不高兴。

    殇拿着木叉出发了,为了让他见识到打场的累人程度,心服口服,韩成特意交代气球等人帮着他摊场,只有打场时,让他自己独立完成。

    拎着木叉的殇,挑起一些轻飘飘的谷杆,在感受一下手中木叉的重量,脸上露出了笑容。

    这东西实在是太轻了,远不如搬运石头沉重,开石头自己都没有怕过,岂能被这样的轻飘飘的谷杆难住?

    神子这次确实有些小题大做了。

    “呼、砰……”

    木叉在空中转了半圈带着风声,拍在摊开的谷子杆之上,显得极为轻松。

    打铁炉边上的韩成,看着远处拍着着谷杆的殇,脸上带着笑容。

    载轻不可远行。很多东西初看时很轻松,一旦做的多了,就会发现里面的不易。

    “接着打铁。”

    韩成看看已经把上衣脱掉的殇,笑着对二师兄说。

    既然殇有了一些不同的想法,那就先用这些谷杆好好的熬熬他吧。

    “呼呼……”

    殇一边擦汗,一边大口喘气。

    此时的他,已经没有初时的意气风发了,有力的双臂,也变得有些酸疼,往上扬叉的时候,会微微的颤抖。

    怎么会这样累?

    看着还有一多半没有拍打的谷杆,他心里这样想着。

    这种活不应该这样累才对啊,简直比搬运石头时还要累人。

    他稍微的停歇了一会儿,接着扬起显得沉重了许多的木叉,拍打未曾拍完的谷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