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第三六九章 群羊飞渡(为AT书打赏盟主加更7/10)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2!”

    天色阴沉,有细雨飘洒而下,风用力的吹着,掀起了兽皮,吹歪了雨丝,空气之中带着深秋的寒意。

    这样的天气里,是不适合出去外出打猎的,这样的事情,很多原始人都明白。

    然而,羊部落首领却一反常态,他在洞穴里呼喊着,洞**的人,拿着各色简陋武器,响应他的号召,准随着他们的首领兴高采烈的出了洞穴,走进了着凄风苦雨之中。

    似乎他们所面对的,并不是令人难受的天气,而是令人兴奋的食物。

    堵着的洞穴里,留下的孩童和体弱的人,回想着往日的盛况,期待着部落的众人的归来。

    等到部落的人归来时,他们将会迎来一年一度的大丰收。

    韩成他们曾经不止一次经过的红河下游,距离鹭河比较近的地方,羊部落的首领,带着羊部落的人,冒着飘洒的秋雨以及寒风在这里等待着,遥遥的望着红河的北岸。

    晦暗的天色,让他们的视线有些受阻,并不能很的看到更远的地方。

    看着平静一片的对岸,羊部落的首领和羊部落的人,显得有些焦急。

    着急的不仅仅是他们,还有三三两两散落在这一线的诸多猛兽。

    剑齿虎张着嘴巴,显得有些无聊的晃动着长牙,无视跟它打招呼的近亲刃齿虎以及头上长着‘王’字花纹的斑斓猛虎。

    喜欢在树上呆的豹子也下了地,拖着尾巴小范围的晃动着步子。

    几只灰熊,无聊的舔舐着自己的爪子。

    好几群大大小小的狼,蹲在这里,在头狼的带领下,显得有些安静的嬉闹着……

    诸多的猛兽守在这里,相互之间没有发生冲突,和睦相处的令人感到诡异。

    这样的画面持续着,带着一种暴风雨来之前的宁静。

    忽然,卧在地上的斑斓猛虎站起了身子,低头舔舐自己爪子的灰熊抬起了头,豹子弯下了尾巴,嬉闹的狼群也都停止了动作,所有的猛兽,都往河对岸看去。

    见到这些猛兽的反应,羊部落的首领以及羊部落的众人,也都变得警觉起来。

    等待多时的东西,终于要来了!

    羊部落首领朝着河流北岸看去,那里依然是一片的平静,可他知道,有东西即将到来。

    果然,这样等待了没多久之后,晦暗的天色里,有一里多宽的白线出现在北岸,显得很显眼。

    这条白线朝着这里迅速的接近,如同从远处的海面上翻滚而来的浪花,逐渐扩大变高。

    慢慢的露出真容。

    羊!

    无穷无尽的羊!

    它们自天边奔跑而来,如同在大地上蔓延而过的洪水一样的一往无前和无边无际。

    “噗咚!”

    奔腾而来的羊群面对宽宽的红河以及河流对岸等待着的捕食者,没有任何的犹豫,就直接跃入红河之中。

    如同下锅的饺子,又似一群见水疯的鸭子,顷刻之间,红河就变成了白河。

    平时胆小的动物,如今变得该外胆大和一往无前。

    它们前赴后继的跃入河中,你推我搡的往等着许多天敌的对岸游去。

    “哗啦啦。”

    游过红河浑身湿淋淋上岸的羊,抖抖身上的水,准备迈开蹄子接着跑。

    然而一张长着超常牙齿的大嘴伸了过来,一嘴咬住它的脖颈,将它按倒在地,长长的牙齿,轻易的刺进它的喉咙。

    “#¥@!”

    羊部落首领兴奋的嚎叫着,不断的将手里的骨矛往外捅。

    在他们所驻守的地方,连着拉起了好几条坚韧的藤条,渡过河的羊,有的跃过了这些人为的障碍,有的则被绊倒。

    羊部落的人,这个时候变得格外兴奋和手脚麻利。

    他们相互配合着,不断刺杀逮捕着摔倒在地的羊。

    因为懂的分工合作,看起来并不占优势的他们,在所有的捕食者中,反而是收获最多的。

    然而,被逮捕的羊总是少数的,有更多的羊渡过河继续往前跑去,浩浩荡荡。

    就算是最为凶猛的捕食者,都不敢冲不到它们行进队伍的中间。

    只能是在它们前进队伍的两侧,抽冷子捡漏。

    在河流的南面,一路之上还有很多等待在沿线的捕食者,依靠着这送肉的羊群过冬。

    这样的盛况,一直持续到晚间,才算是彻底结束,饱餐一顿的捕食者们,迈着慵懒的步伐带着心满意足离开这里。

    忙碌到现在也不觉得疲倦的羊部落人,也带着满满的收获,朝着他们居住的地方而去。

    一场盛宴,很快就在羊部落展开,所有人都放开了肚皮去吃。

    羊部落的首领独自抱着一根挂满肉的烤羊腿,大口的撕咬着,意气风发的厉害。

    如此被上天眷顾的似乎只有他们部落了!

    他这样自豪的想着,脑海里突然浮现那个拥有着高高围墙的、最近几年异军突起的部落。

    与自己部落相比,他们似乎才更像是被上天眷顾的部落,短短几年时间,就变成了令自己仰望的存在。

    突然浮现的青雀部落,让羊部落首领像是吃了老鼠屎一般的难受。

    他恶狠狠的咬了一口烤的流油的羊腿,以此来发泄心里的郁闷……

    在羊部落享受着这场老天赐下的盛宴时,令羊部落首领感到郁闷的青雀部落,也在进行着一场‘盛宴’。

    只不过这场‘盛宴’的味道有些大,闻之令人作呕。

    “哗啦!”

    浑浊的水被打破固有的平静,一根带钩子的木棍从水中出现,拖着一捆散发着‘迷人’气味的麻上岸。

    拖出水的麻放在岸边,有人过来将之拖到平坦的地方,解开捆,马上就有一只只的手伸过来,将之瓜分。

    青雀部落的人们,几乎是全员出动,在伟大的神子的号召最下,一起动手剥着这味道不是一般大的麻。

    火一坐在一块石头上,在她的面前钉着一根树棍。

    手里拿着被揭开一段皮子的麻,另外一只手拿着麻杆,将之凑到木棍上,双手往后一拉,被泡松的麻皮就从麻杆上剥落下来了。

    这样简单高效的办法,是火一这个老原始人想起来的,韩成都为之拍手称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