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第三七二章 不咬鹿的狼和屁股疼的草根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那些明明处于弱势、等待被宰割的鹿也没有趁势跑掉,而是如同没事鹿一般,在这里看着他们。

    最过分的是那只头鹿,居然也跟狼站在了一起,学着那些狼一样,对着他们直晃脑袋。

    草根四人没有硬拼,面对六匹对他们呲牙的狼他们停下了脚步。

    一边跟狼对峙,一边在心里对这些蠢狼大骂。

    按道理来讲,咱们才应该是一伙的好不好?

    这样对峙了一阵,草根几人缓缓回退,几匹狼对他们狼视眈眈。

    他们退回并不意味着就是要放弃这倒嘴边的食物,而是从准备从别的地方发动攻击。

    然而,这样试探了几次之后,每次都会被几只蠢狼拦住。

    看看天色,草根最后一点的耐性终于被尽数消磨,他呼喊着,和另外几人朝着鹿群猛丢石头,准备将鹿群赶散了,从几只狼护不到的地方攻击这群鹿。

    鹿群里面没有长成的鹿为数不少,怎么也能捉到一个两个。

    有这么多唾手可得的鹿在,这些狼怎么得也不至于攻击自己等人才对。

    想想是美好的,现实总是会用冰冷的雨水往脸上胡乱的拍打。

    这是躺在地上伤痕累累的草根根据亲身的体会,得到的血淋淋的感悟。

    抬起头,看着那群和鹿一起消失的狼,只觉得浑身都疼。

    这一天遇到的都是什么事啊!

    他捂着屁股显得有些艰难的站起身来,将散落的兽皮重新围在身上。

    想起刚才的经历,他就有将那只头上长着枝枝丫丫角的鹿大卸八块的冲动。

    被狼咬了不稀奇,可被狼咬之后摔倒在地,再被本该成为猎物的鹿,用枝枝丫丫的角在屁股上抽冷子猛抵算怎么回事?

    这倒也不能怪鹿大爷无耻,专门用角往草根等人的重点部位招呼,实在是它跟福将练手的时候,怼的最多的就是福将的屁股。

    如今换成了人,顺势也就上去了……

    握着屁股一缺一拐的草根和另外三个有同样遭遇的人,从草丛里找到各自的武器,相互搀扶着,一瘸一拐的朝南面而去,颇有些英雄迟暮的悲凉味道。

    这群鹿,无论如何都是不能放过的,不管是为屁股报仇还是为肚子考虑,这个结果都不会变!

    这是见到部落里的其它人之后,咬牙切齿的草根与部落里的其他人,共同做出的决定。

    第二天一早,他们就在恢复了一些的草根几人的带领下,带着准备好的武器,满怀期待的朝着草根几人惨遭凌虐的地方而去。

    在那附近,一边寻找可以储藏充饥的果子,一边留意着鹿群的踪迹,等待着逐鹿、享受丰盛的大餐。

    不管是鹿大爷还是福将,都不会口吐人言,今天合伙欺负人的事情自然而然的也就没有办法对韩成讲。

    不然韩成现在绝对不是在这里苦思冥想的摆弄织布的东西,而是带着大师兄他们以极度护犊子的姿态,去收拾那帮敢打他们鹿群主意的家伙。

    这群鹿他们自己一般都舍不得宰杀,那些不相干的人居然敢打它们的主意,韩成焉有的坐视不管的道理?

    第二天依旧是个好天,就是天气冷了些。

    青雀部落的人吃过饭之后,喝了一些盐水的鹿群,在鹿大爷的带领下出了部落,接续出去找草吃,同行的,还有福将和五小福。

    自从白雪妹到来之后,福将跟鹿群厮混的时间,就在逐渐增加。

    鹿出去吃草,这是青雀部落众人早已经习惯了的事,从青雀三年的春天到现在,差不多已经有两年了,从来都没有出过岔子。

    没有人对此有太多的留意,在鹿群出去之后,依旧如同以往那样,根据神子的安排,做着各自应该做的事情。

    空闲的房间之内,一心扑在织布之上的韩成,也在专心致志的研究着织布的工具。

    在他的面前,有两个长方形的木框,一个长一米宽半米,还有一个长九十五厘米宽半米。

    长一些的木框在上,短一些的木框在下。

    在下面的短木框一头跟长木框对齐,另外一头上则细细密密的钻了孔,上面牢牢的钉着很多长五厘米、比牙签也粗不了多少的竹签。

    这些竹签之间的间距很小,只有三毫米左右,上面精心刻画出来了一些小沟沟,用来增加摩擦力度。

    每一根竹签上面,都绑着一根比较细的麻线,麻线的另外一头在木框的这一边绑着。

    这些竖着绑的线绷得很紧,且彼此之间相互平衡,并不相交。

    上面的放着的那个木框上也是同样的操作,用一样的手法,绑了这些多的线。

    所不同的是,上面这个木框的另外一端,并没有那些牙签一样的东西。

    所有的线,都是绑在木框上的。

    并且上面的线与下面的线错开,并不重合。

    这些细细的麻线,就是韩成让部落里的人,用线陀螺纺织麻纤维而成。

    上面那个木框另外一边的中间,绑着一根指头粗细的麻绳,麻绳搭在一个竖立在那里的、木框的横木之上。

    “哗啦。”

    坐在这一端的韩成用手一拉手里粗粗的绳子,上面这个大木框的另外一端就升起来了,随之而起的还有绑在上面的绳子。

    大木框上的绳子和下面的小木框上的绳子之间有了分离,中间有一一个的夹角。

    韩成用脚踩住绳子不让其落下,然后把另外一只手里拿着的一个两头被打磨的比较光滑的木棍从这夹角中穿过。

    木棍之上,缠着的细细麻线,也随之穿过夹角,留在里面。

    韩成用手将这根横着穿过的麻线往里面紧紧,让它跟其余的麻线靠的更紧一些。

    然后松开脚下踩着的绳子,被拉起的大木框落了下去。

    因为小木框上的麻线是在竖起的竹签上拴住的原因,所以大木框彻底落下之后,大木框上绑着的绳子,也随之来到小木框上的绳子下面。

    两者之间,再次形成了一个夹角。

    韩成再次把当作梭子来用的木棍从夹角中穿过,再把大木框拉起……

    这样一横一竖、一起一落之间,这些原本只是单个的线,就这样纵横交织成了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