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第三八三章 蒸桑拿与坏了的罐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冬天里想要体会到如同夏天一般的炎热,在被神子称作为‘桑拿室’的东西出来之前,这事情在青雀部落的众人看来,是不可想象的。

    如今切切实实感受到这种温度之后,青雀部落的人,对此是叹为观止。

    因为受了潮气而显得更加厚重的皮帘子被掀开,韩成和白雪妹从里面钻了出来。

    明明什么都没有做,两人却是出了满头满身的汗。

    二人重新回到浴缸里,拿起一块显得有些透明的东西,相互涂抹了身子,然后互相给对方清洗。

    涂抹了半透明的、被成哥哥成为肥皂的东西,然后用手在变得更光的身子上来回的搓,是白雪妹的最爱。

    特别是搓出透明的气泡时,白雪妹更是会欢喜的笑出声来。

    关于肥皂的来历,韩成也颇为的无奈。

    之前他嫌弃纯脂肪油当作雪花膏来抹手抹脸太过于油腻,就想着往里面添加东西改变一下,结果在加入草木灰,又用木棍进行了搅拌之后,就出现了他很想得到却不知道制造方法的肥皂。

    这也真是歪打正着、无心插柳了。

    这经历倒是让韩成想起了之前看过的一个关于古代一个文人的趣事。

    具体是谁,看的时间太长,他给忘记了,只记得那人是个执拗脾气。

    喜欢喝酒,也喜欢自己酿酒,结果每次酿酒都不成,滋味跟醋倒是很很像。

    如果是一般人,接连失败之下,早已经放弃了,可他不一样,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立志要将酒给做出来。

    结果到了后来,酒不成,反倒是醋在十里八乡都出了名……

    这经历跟韩成想要弄出好用的雪花膏,却一不留神将肥皂弄出来很相似。

    用肥皂清洗了身子和头发之后,浴缸里的水已经浑浊了。

    韩成将浴缸底部的塞子拔掉,水放完之后,重新堵上,用边上放着的两坛备用的干净热水,冲洗了身子和头发,擦干身子之后,两人穿上衣服走出浴池,只觉得浑身都是暖洋洋的,无比的爽快。

    白雪妹的小脸被热的红扑扑的,像个红红的大苹果,看的韩成有种咬上一口的冲动。

    这时候没有吸水毛巾,也没有吹风机,长长的头发想要弄干很不容易,加上外面的天气冷,一会儿的功夫就冻上了。

    韩成拉过被冻的硬棒棒的头发,用手一搓,就有冰屑掉落。

    等到了天气暖和了,就把这一头的长发给割掉!

    受够了长发的韩成这样想着。

    之前之所以会留长头发,是因为没有合适的工具,用火烧头发又太过于残忍,所以韩成就留住了,如今有了铁刀,对付起头发来就不成问题了。

    到时间所有男性的头发都用刀割短,小男孩的割掉,扎上一个朝天辫。

    这样无论是干活还是其他,都比较方便。

    就是这个时候没有走街串巷收头发辫子的人,让韩成颇觉可惜,不然青雀部落众人到时间割下来的头发可以卖上不少的钱……

    目之所及,部落尽是披头散发、面色潮红的人,众人对这种新奇的洗澡方式极为满意,尤其是那种可以冒出大量白汽的桑拿室。

    一番洗浴过后,众人都觉得身上暖洋洋的,又有些懒懒的,很是舒服,这是以前洗浴所体会不到的。

    小孩子们,对那种可以搓出泡泡的来的肥皂,最感兴趣,一个个玩的不亦乐乎。

    一番沐浴过后,身上所有的沉重都尽皆洗去,切身体会到浴池的后的众人,对于神子花费这么大力气修建浴池的行为,是翘双大拇指赞成。

    日子过的飞快,不回首的时候还好,回头一看,就会惊觉,这一年怎么这快就又过完了?

    大人们觉得快,小孩子却是等的望眼欲穿,只觉得日子格外的长。

    一番震天响的皮鼓声里,年的脚步已经悄悄到来。

    在小孩子们欢喜的不住打转、跑前跑后的气氛里,部落里的大人,则在准备各种过年时需要的食材,以及驱赶年兽的东西。

    在各个门口悬挂了一年的对联,也被摘下,换上了新的、做工更加精细的对联。

    有这些新换上的对联做映衬,年的韵味变得更足了。

    三十这天是个好天,天空中挂着太阳,虽然周围依旧是冷飕飕的,但人的心情会随之变好。

    热气蒸腾之中,一样样美味的食物也都被端了出来。

    第一次经历这些的白雪妹,以及今年才加入进来的远骨部落的人,看着这令人目不暇接的丰盛食物,一个个都惊讶的瞪大了眼睛,整个人都是晕晕的。

    原以为之前吃的食物就已经是不可想象的了,谁能想到现在还会有这样美味丰盛的一餐?

    东西都摆放好,准备开吃的时候,有人忽然想起了秋天之时,神子弄下的罐头。

    从封存好到现在,可还从来没有吃过。

    想起那酸甜的味道,众人就忍不住的满口生津。

    年夜饭,一年只有一次,自然是把所有好吃的,都给弄出来。

    韩成笑着点头之后,立刻就有人飞跑过去抱来一坛坛用泥土封存起来的罐头。

    迫不及待的拍开泥封,揭开封着口的树叶,往碗里倒。

    作为部落里地位最高的韩成,自然是最先被倒罐头的人。

    显得有些浑浊的液体自坛子口处流淌而出,跃入碗里,印象里酸甜的味道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不太好闻的气味。

    韩成不着痕迹的皱皱眉头,第一个想法就是,娘的,坏了,吃年夜饭的时候,弄了一个这出来。

    罐头绝对不会这样个样子,只能是先前是啥样子,现在就是啥样子。

    已经有不少人发现这其中的异样了,神情有些不自然。

    韩成将面前的碗端起来,轻轻的闻了闻,味道不怎么好,凑到嘴边小心的喝了一口,味道更不好了,酸酸涩涩的。

    正准备将这不知道什么原因变质了的水果罐头吐掉,韩成的眼睛却一下子亮了起来。

    因为在这味道不怎么好的酸涩之中,他感受到了一种令人怀念的熟悉味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