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第九章 秋天,是一个储藏食物的季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

    巫指了指他自己,而后对韩成说。

    韩成虽然不能开口说话,但巫从他的眼睛里,能够看出韩成确实在认真的学习他所教的东西。

    这让上了年纪的巫很是高兴。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会如此不厌其烦的教授韩成。

    “%#”

    他指着自己,再次说了一遍。

    “%#”

    韩成眨眨眼睛,这莫不是‘我’的意思?

    好为人师的巫,教了韩成一阵,便不再多说,接着拿起他那用石头制成的笔,在石板上刻画着他尚未记载完成的东西。

    大约过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便有外出的人回来了。

    领头的是沙师弟,他带着两个男人还有五个女人,每个人都抱着或者扛着兽皮包裹,包裹里面都是大大小小的果子。

    他们将这些果子倒在原来放果子的地方,而后便又接着出去了。

    想起前天被带回洞穴的路上所见到的色彩斑斓的景象,韩成倒是明白了他们现在的举动。

    秋天到了,这是个收获的季节,同样也是一个需要努力存储粮食的季节。

    就这两天的见闻,韩成已经得知,这个不知名的部落还处在狩猎和采摘的阶段,距离刀耕火种还差很远很远。

    在这种情况下,多多的采集野果,便成了他们最为重要的储藏手段。

    毕竟果子的保质期长,耐储存。

    至于肉食,吃着是挺好吃,但在连盐都没有的情况下,能储藏的时间实在是……

    这也是为什么在昨天打到了足够部落吃两天的肉后,今天部落中所有的劳动力都出去采摘野果的原因了。

    看的出来,外面的果子应该很不少,基本上每隔一个小时,便会有一半左右的人手兜着果子回来……

    日子就这样平静如水的过着,韩成的生活便是站在这里当雕塑,看着这个部落中众人的活动,每天两顿饭的吃着巫所制造的特殊肉羹。

    大多时候都是捣碎的烤肉和容易弄成糊糊状的肝脏。

    不过,有一次却是一个羊腰子。

    这个羊腰子吃下去之后,令的韩成很是伤心。

    不是腰子的味不好,而是他吃了一整个纯野生的羊腰子之后,居然还是没有一点的感觉……

    娘的,这回算是真废了,快乐的源泉都没有了……

    当然,将这个忧虑抛开之后,韩成对于现在的生活还是比较满意的。

    每天吃过饭之后,跟着巫学一些他们这里的语言,其余的时间便可以用来使劲的发呆。

    储存食物的工作还在进行着,部落中的女人是采摘果子的主要人手。

    若是打到的猎物够多,可以满足部落两天或者更长时间的需求,大师兄便会带着男人一起加入到采摘果子的行列之中。

    随着他们辛勤的劳作,洞内储藏的果子越来愈多,原来存放果子的地方,已经堆起来了大大的一堆。

    看着这不断变大的果子堆,包括韩成在内的人,都觉得心中踏实。

    手里有粮,心中不慌,在饥饱问题没有解决之前,一直是一个至理名言。

    韩成的身子很痒,这种痒从几天前就开始了,不过都没有今天严重。

    他想要挠挠,结果当然是令人崩溃的,他不能动,也不能说话,只能是一声不吭的忍耐着这抓心挠肝一样的酷刑。

    不过当他发现他可以控制着一只手稍微的动一下之后,这种痒立刻变被欣喜若狂的他抛诸脑后。

    甚至于还在暗暗鼓劲,让这痒来的更猛烈一些。

    昨天大师兄带着狩猎队,再次满载而归,所打到的猎物,足够整个部落吃上三天!

    所以今天在用过早饭之后,他便也带着狩猎成员跟部落中的女子一起去采摘。

    至于韩成,则在欣喜若狂的努力的控制着他身体的各个部位,看看都有哪些地方可以动。

    在努力了很久之后,一股疼痛带着一种撕裂般的触感,一起从韩成的脸上传来,在这样的感觉过后,韩成惊喜的发现,他的嘴巴可以张开的更大一些,也可以闭合了!

    在确信了自己今后不会成为雕塑人之后,韩成压住现在就使劲张大嘴巴来个彻底解脱的冲动。

    按照以往的经验,他现在属于受伤未好的那种,若是强行张嘴将脸上的焦壳撕碎,脸上一定会落下疤。

    对于自己的容颜他并不是十分的在乎,但也不想在上面落下疤,毕竟这是用来见人的东西。

    嘴巴能开合一些,但还是不能发出声音,韩成总感觉有什么东西堵在喉咙里。

    在他欣喜而又好奇的一丝丝感受着身体上的变化时,出去采摘果子的人回来了。

    他们今天已经回来了两次,这情景不稀奇。

    不过当发现是所有人都回来之后,韩成就有些不解了。

    现在天色还早,顶多也就是刚过中午,按道理这个时候,出去采摘的人不会全部回来才对。

    情况有些不简单。

    不仅仅是因为大师兄他们全部提前回来,还有就是回来的人并没有如同以往那样兜着大包小包的果子。

    不仅如此,包括大师兄、二师兄、沙师弟在内的,六个人身上有不同程度的损伤。

    尤其是大腹便便的二师兄,大肚子上有好几片青紫的印记。

    不过还好,出去的人没有少,都囫囫囵囵的回来了,并没有出现减员的事情。

    整个队伍的气氛显得很是低落压抑,原本欢呼着跑出去迎接的小原始人们,在见到了这一场景,感受到这气氛之后,也都变得安静起来,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他们的父母兄弟们。

    同样发现了异样的巫从洞穴的深处走了出去,连说带比划的出声询问。

    大师兄羞愧的低下了头,一时间没有出声。

    巫确实是一个智者,见状便没有再多问,而后先让众人回洞里,并且让人将洞口处几个厚重的石板移过来,准备将洞口封上。

    走路一瘸一拐的大师兄摇摇头,往洞外指指,止住了巫的这个命令,示意不用如此,事情还没有到这个地步。

    巫也就同意了,他没有再说话,而是开始给受伤的几人做检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