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第48章 只要活着就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嗷~

    风铃蹲伏在沙发边上轻声叫唤,在它前面在是窗框投落下来的阴影以及大片深红色的夕阳光。

    有一团或许是从窗帘末端的丝穗上掉落的拇指大小的线团在它面前来回跳跃着,并没有人用线牵着,纯粹是有风在吹动它而已。

    后腿用力,一个猛扑上去,线团突然飘起,转而在风铃额头的位置摇摆。

    于是风铃又直立起来,挥动着前爪去抓那线团,只是这线团仿佛是有了生命一般,在空中飘来荡去,就是连摸都不给它摸。

    扑哧~

    压抑不住的笑声从祝觉的口中传出来,旁边正讨论着严肃话题的褚芸和奥古斯特转过头用古怪的眼神看着他。

    “你觉得暴风雪致使将近百人失踪这个话题很好笑吗?”

    褚芸的手再次摸向旁边的撬棍,这一次是动真格的。

    “不好意思,我刚才想到了开心的事情,言归正传,奥古斯特,你为什么要重新修补图腾柱,谁给你的胆子?”

    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旁边已经抓到线团的风铃小跑着过来跳上桌面,于是抬起的手又顺道去挠了挠它的下巴。

    真是一点威慑力都没有剩下。

    “你的这个问题很多余,当时修补图腾柱的时候我也在场,没有发生任何事情。”

    “呵,你在场?等于说这事儿就是你弄出来的,之前在松木山遗迹里你应该也看见那个黑影了吧,结果还是看着他把图腾柱修补了,啧啧啧我懂的,先制造困难,然后在解决困难,你就成了那个立功的人,年纪不大,心思倒是深的很啊。”

    祝觉瞥了眼褚芸,阴阳怪气的说道。

    “你这家伙别的本事没有,嘲讽起别人来倒是一套一套的!”

    褚芸也不是个能忍的,蹙起眉头就要向祝觉展现一下自己的“素质”。

    “你们别吵了,我们现在不是在讨论这个事件本身带来的影响吗?我希望两位能够能够帮我说说好话,毕竟这一次的事故真的不是我希望见到的,那根图腾柱在重新弥合前我们已经做了多方的检测,修补中还专门请了褚警官过来做保险,谁也不想会出现这种后果。”

    话说到这,奥古斯特的心思祝觉也明白,无非就是担心他跟褚芸告诉公安厅是他不听劝告,强行修补图腾柱才引来的这一场暴风雪。

    尽管他真的不是故意的,但是那些民众一旦得知这个消息,他们可不会管你是不是故意的,口头上的谩骂算是轻的,冲到邺城大图书馆来讨个说法都不是不可能,到时候对他这个考古学家的名声可是巨大的打击。

    “那就得看你表现了这一次的暴风雪,究竟是怎么回事?”

    祝觉现在对于奥古斯特的态度其实是有些奇怪的,他修补图腾柱带来暴风雪,而这一场暴风雪让他险些丢了小命,按理说现在上去照着他那张老脸擂上一拳都没问题,可最终的结局是他不仅化险为夷,还从中得到了新的能力。

    爱恨交织,大抵说的就是现在这情况,所以思来想去,祝觉还是决定把话题移到别的方面。

    “这是伊塔库亚召唤来的风雪,事实上我认为在暴风雪期间大部分失踪的人都与他有关。”

    奥古斯特其实也不太想谈论自己的罪过问题,为了能让自己能少受点苦,现在是不遗余力在祝觉和褚芸面前展现自己的价值。

    “怎么说?”

    这是褚芸为数不多的几次听到这个名字。

    不知道是女人的直觉还是什么别的缘故,她对这个名字感到厌恶。

    “在祭坛上突然出现了一团雪,一团不断变化、无型的雪团——不仅仅是旋风夹杂着飞雪,虽然无数雪花此刻在它周围上下飞舞那团东西渐渐消失,如同溶解在纷纷落下的雪中,直到最终祭坛上空无一物。但我却不由得心惊胆寒:那东西便是我周围的雪花,四处纷飞,无处不在。”

    奥古斯特翻出自己的笔记,读出了一段自己之前看到过的描述,相较于视听棒,他更加热衷于将一些内容记在随身的笔记上,看着祝觉和褚芸疑惑的目光,又接着说道,

    “这一段话出自与我同名的奥古斯特·特雷斯先生的《雪之怪》,这是一本数百年前的古书,其中的内容所描述的存在以及同为奥古斯特·特雷斯先生所写的《乘风行走之物》当中的一部分内容所描述的,我敢肯定是同一个存在,也就是造成如今暴风雪的伊塔库亚。”

    “数百年前的书籍中记录了如今出现在邺城的怪物?”

    这种说法褚芸还是第一次听到,她自认为是一个爱看书的人,但奥古斯特所说的那两本书她都没有看过,想了想又说道,

    “你的意思是说,这种怪物,其实是早就存在的,而不是在如今的时代因为某种特殊实验的产物?”

    祝觉在一旁不说话,拿起桌上的咖啡抿了口,等着奥古斯特来给他解释。

    “实验产物那不过是对外的说法罢了,你们想过没有,如果只是单纯的实验产物,怎么会出现这么多?而且像是今天出现在邺城的这股神秘力量,如果是人类通过创造怪物而实现的,那么拥有这股力量的人,难道不是轻而易举的就能变成凌驾于全联邦之上的人吗?”

    说到这,奥古斯特停了话头,到静室门口将门关上。

    “那这些怪物是怎么来的?”

    褚芸还在纠结这个问题,祝觉对此同样有着不小的兴趣。

    “我把关于它们的秘密告诉你们,能不能坦白从宽?”

    视线在祝觉和褚芸之间来回徘徊,奥古斯特期望先得到一个承诺。

    “我又不是警察,跟公安厅的人不熟,而且你还欠着我三个旧印呢,我吃饱了撑的告发你?”

    祝觉可没这闲工夫专门找奥古斯特作对。

    “你说,我会根据你所说的内容考虑的。”

    模棱两可的回答,褚芸并不是想要耍赖,其实她更多的还是担心自己要是跟旁边那家伙一样答应的那么快,奥古斯特说不定会编一些似是而非的内容来搪塞他们。

    “褚警官作为三级执行官,应该接触过那些怪物,对吧?”

    “当然。”

    “那你知道已知名单的来由吗?”

    “公安厅总结过往的经验编写出来的”

    “错,公安厅在最初遇见那些怪物的时候根本就没有经验,都是我们考古协会提供的名单和资料内容!”

    奥古斯特直接打断了褚芸的话,紧接着随口报出了一些本该只有公安厅内部人员知道的已知精神污染源怪物的名称以及所属代号,其中不乏祝觉曾经狩猎过的存在。

    “为什么政府会给我们考古协会那么多的特权?就是因为只有我们才能找到那些隐藏在数百年前的古籍中关于那些怪物的描述,从而得知它们的一部分能力,再通过分析找出其弱点!”

    “这些怪物中,最低级的就是现在常见的深潜者,人面鼠之类的存在,然而即便是这种低级怪物,它们的原生体依旧能让公安厅头痛不已,更别说那些更高级的存在,最好的例子就是最近出现在邺城的伊塔库亚!”

    “它不是怪物,你们明白吗?”

    说到这,奥古斯特的情绪便有些激动,紧接着说道,

    “它是神!真正意义上存在的,无法被理解,无法被揣摩分析的神!它甚至在联邦的某些地方拥有自己的信徒!”

    “喂,你稳着点,慢慢说褚芸,你去拿个精神保护仪过来。”

    祝觉是过来人,第一时间就察觉到了奥古斯特的异样,这个家伙应该是因为不断的研究这方面的内容以致于自己的精神状态出了问题。

    这让祝觉下意识的想起了至今仍然存放在自己床头柜中的那两张记载着沟通怪物方法的纸页。

    这方面的学识,可不是想研究就能研究的。

    谈话暂停,褚芸跑出去把自己的精神保护仪拿来给奥古斯特戴上才继续开始。

    这一次的问题变得更加直接。

    那些怪物从何而来?

    它们从几百年不,它们存在的历史必然要更早一些,既然存在了这么久,为什么在近些年才突然出现?

    “这两个问题我都无法回答,事实上这也就是我们考古协会现在正在坚持不懈的寻找着答案的问题,我只能告诉你们,这些怪物的来历成谜,但它们在这个时代醒来,其中肯定有着必然的原因,至少有一点是目前考古协会公认的随着时间的推移,苏醒过来的怪物会越来越多!”

    话说到这,不管是褚芸还是祝觉,神情都严肃了许多,也明白了政府为什么不把这种消息公布的原因。

    要是让社会大众知道未来会有各种各样的怪物出现在他们的周围,指不定会有人拿这种事情做文章,来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

    事实上在许多地方已经出现了类似的预兆。

    “我们能战胜这些怪物吗?”

    听完奥古斯特的话,褚芸低着头,喃喃自语。

    转头看向祝觉,不知道为什么,褚芸想知道他的反应。

    他同样紧蹙着眉头,沉默了一会儿,突然抬头看向奥古斯特问道:“那些神是确实存在的对吧,也就是说它们是活着的?”

    “当然活着,只是不知道在哪儿而已你什么意思?”

    奥古斯特不明白祝觉这么问的意义。

    “就这么一问而已,只要是活着的就好。”

    祝觉咧开嘴,两排牙齿在夕阳光熠熠闪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