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第50章 养性延命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三月九日

    宜祭祀,沐浴,解除,扫舍,塞穴,牧养。

    忌嫁娶,安葬,行丧,安门。

    容夏城内某处古朴的建筑中,有人在红木浴桶中坐浴,本来是沐浴洁身的干净事,但这浴桶四面却用红色丹砂刻画着大量的符箓,而在浴桶的内侧则是摆放着一张供桌,上面摆放着人头大小的黄铜鼎,内有线香矗立,周围还有些零散物件,大多是金银器物。

    然而寻常线香点燃时散发出来的是白烟,而这几根线香点燃后散发出来的却是一种铅灰色烟雾,缭绕在浴桶的上空,在那人的头颅边上徘徊不去。

    铛铛~

    俄尔有两声梆响,浴桶右侧的屏风外便有身材高挑,容貌精致的仿生人手中端着一个盛装着不少东西的脸盆进来。

    眼中有淡蓝色的数据流闪烁,一样样的东西在她的手中掐着时间与斤两逐一放入浴桶,等盆中空荡,便又转身离开,再进来时手中又多了一个手包似的东西放到浴桶边上。

    食指伸向手包前沿的锁扣,白嫩的指节立时分裂收缩,随即转变成一把有四面棱齿的机械钥匙将手包打开,其中存放的是一支手指粗细的针剂,内有淡青色的药液,隐约有光芒从中溢散。

    “最后一支?”

    浴桶中有一双手臂伸出搭在两边的木桶边沿,皮肤看上去紧致白嫩,但这声音却是苍老嘶哑

    “是的,主人,沐浴之后您要去见道主大人。”

    一边说着,一边将针剂刺入浴桶中人的脖颈,淡青色的药液注入,浴桶中的身躯短暂却又剧烈的抽搐。

    “也该去见一下那位大人更衣吧。”

    不知怎得,针剂注入后再开口时,这声线又成了青葱少年时的状态。

    身着丝绸长袍,完全是一副古人打扮的人穿过一条长廊,最终站在一扇雕花木门前。

    身后跟着数名黑衣壮汉,从领口的位置望过去,如果有识货的人就会发现他们都穿着纳米作战服,腰间也有鼓包,不是枪械便是凶器。

    “在这儿候着,擅闯者死!”

    清脆的声音从金丝面具下传出。

    “遵命。”

    单膝跪地,一手握拳抵着地面,拳背向外,古老的回复语,在他们口中却是那样的自然。

    推门进去,一眼便能看见供奉于大厅中央的神像以及其下方按照古老的仪式所摆放着的各类器具。

    没有丝毫迟疑,往前走了几步,在神案前停下,随即跪倒在地,三跪九叩!

    最后一叩结束,并不抬头。

    “仰道者企,如道者浸,皆知道之事,不知道之道。吾常闻,非人勤以求知,乃知者勤以求人也。然吾知其谬。其知者非求人,实乃出而逐人矣。其刻深无情者,如鹰犬逐兔。”

    (我听说,其实不是人在不断追求知识,而是知识在不断地追求人。但我知道,那是错误的。知识并不是在追求人,而是在追逐人啊。它的追逐残酷而没有感情,就像猎鹰和猎狗捕捉兔子一样。)

    “重云蔽天,江湖黯然,游鱼茫然。忽望波明食动,幸赐于天,即而就之,鱼钓毙焉,而逐道者亦然。盖目视雕琢者明愈伤,耳闻交响者聪愈伤,心思元妙者心愈伤。”

    (下雨前乌云遮天,江河湖海的水面也随之阴暗下来,在湖里的游鱼还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忽然水波明灭,(游鱼)看到眼前饵食晃动,便为自己得到上天恩赐而感到幸运,立刻吞下食物,没想到结局竟是被渔人的鱼钓钓上岸而死,那些追求道理知识的修士就像是那些上钩的鱼儿一样无知。因为眼睛专注于雕琢的人视力会愈来愈受伤,耳朵专注于声音交替的人听力会愈来愈下降,心思专注于大道的人理智也会愈来愈崩溃。)

    有声音自神像左侧传来,言语间的内容正是记载于容夏城的官网上有关于《玄君七章秘经》中遗留下来的一小部分内容。

    而这也是容夏城官方知道的全部内容。

    蓦然有暗红色的长袍边角出现在神像边由旁侧的木窗缝隙映照在地的阳光中出现。

    于是本该和煦的光线便多了些阴沉晦涩。

    “道主大人,我为求长生而来,愿您再度赐福于我。”

    跪倒在地的人再也没了之前的从容威仪,他不过是凡人而已。

    “人活在世上,有活一天死的,有活十年死的,有活百年死的。死者里有些还没有死透的,虽然动静作为看起来具有智力灵慧,但只能称之为活尸,还不能叫死尸你作为人活了这么多年,作为活尸又活了几年,还嫌不够么?”

    阴影中的那人沉默了一会儿说道,言语间颇有些嗤笑跪在神像前那人的意味。

    “不够,活再久也不够,您上此给我的肉芝延寿箓已经用完,我还需要更多!”

    能活着,谁想死?多活了一年,便想再多活五年,多活五年,便想再多活百年他才多活了五年而已,怎么甘心就此离开这个花花世界?

    “你应该清楚的知道,违抗天命要付出多大的代价。”

    “代价?我创下这偌大的家业,本就是来支付这些代价的,否则我要它们有何用?”

    活着的感觉是那么令人迷醉,更别说是违抗天命的活着,这比任何毒品都更能令人上瘾,而支撑着他这个梦想不断延续的人,正是眼前的这位道主。

    《玄君七章秘经》卷二·养性延命录

    他追寻了一辈子的东西,就在神像边上那人的手里!

    每每想到这件事,杀意便犹如一头恶兽在他心中咆哮,只要杀了对方得到养性延命录,自己不是想活多久就活多久?

    而不是像如今这样跟条乞食的狗一般跪在人家面前,请求对方的施舍,为此还要不断的付出那些代价以外的东西。

    “下去吧,等你把这件事情办好,东西自然会送到你的手里。”

    “感谢您的慷慨,您的要求我必然赴汤蹈火也要去完成如果您还有什么要求,请随时告知我。”

    他们之间的见面总是短暂的,往往交谈不过几句话而已。

    而他口中所说的肉芝延寿箓,并不会当面交易,事实上从他们相识到现在,他也从未见过所谓道主大人的真正样貌。

    退出屋子,大门重新闭合,将那些光全都隔在外边。

    “他对您少有敬意。”

    黑暗中有另一个之前并未出现过的声音说道。

    “我并非地藏王菩萨,要一具尸体敬我作甚?”

    黑白交织的斗笠下,有人回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