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第5章 曾经的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迷蒙的黑影在眼前不断的闪现,耳中更是有持续不断的嗡鸣。

    突变带来的副作用终于还是出现在了祝觉的脑海当中。

    当祝觉穿越到这个世界之后,他对于自身获得的这个特殊能力自然是有过各方面探寻的。

    能力从何而来?这一点无从查起。

    但这不妨碍祝觉去熟悉这个能力,前几次的狩猎还有两个月来私底下的锻炼尝试,心得是有一些的。

    突变会剧烈消耗能量,突变范围越广,突变时间越久,消耗的也就越多,但即便是不进行突变,他的身体依旧会因为时间的推移而感觉到饥饿。

    一旦陷入饥饿状态,身体就会出现各种反应,包括精神上的混乱,这是祝觉一直避免的。

    突变结束后,回归人类形态的祝觉会遭受各种精神冲击。

    幻觉,耳鸣最常见,也可以说是危害最小。

    严重的时候他会看到自己身边出现各种诡异的黑色影像,甚至于曾经在第一次的突变后只要被他触碰的东西,都会变成极为恶心的存在。

    当然,同样是幻觉。

    这种幻觉不会持续太久,有一点祝觉一直没能想通,他自身对于这种幻象存在抗性,能将普通人逼疯的这些现象在他看来只是一般,寻常也就是造成一定的心烦意乱。

    严重时精神虽然会受到损伤,但因为并不是持续性的,所以只要熬过那一段时间,他的精神状态依旧可以恢复过来。

    这就像是一种耐受性,祝觉有时候会想是不是前身被折磨的太多,以至于灵魂都破碎了,而他这穿越者降临之后,自动继承了这种经过长时间折磨后的强韧神经......

    一脚踩碎地上怪物的头颅,从中翻找出白肉,比起之前从鱼怪体内获得的那条,显然要宽上一些,还带着些米黄色。

    “吃了不会闹肚子吧,回去加点青椒炒一炒,再加点大蒜消毒应该就没事了......怎么长的一只比一只猎奇,取名都不好取,之前那种叫鱼怪,你干脆就叫翅膀怪?蝗虫怪?”

    给这些怪物取名分类一直是让祝觉比较头疼的事情。

    它们的外貌,难以名状。

    暂且不去理会,扭头到之前那被怪物打成濒死状态的人身边,看了眼他身下的一大滩血。

    “朋友,你应该是救不回来了,我可以帮你一把,捏断你的脖子,死的痛快些,没人会知道你是自己放弃的。”

    身上多处贯穿伤,手臂更是被站短一条,与其在这里等着失血过多而亡,还不如尽早死去,至少体面一些。

    “帮我......钱......交给.......钱包......女孩!”

    地上的人兀自挣扎着,口中的话语断断续续.

    祝觉听的云里雾里,钱包他听的清楚,摸索了一会儿,从他口袋里摸出了一个皮夹,打开后第一眼就看到了塞在其中的女孩照片,还有一些零散的钱币和几张晶卡。

    “你的意思是让我把这个钱包交给她?我为什么要帮你,找人很麻烦的。”

    “给你......权限,解除!”

    眼中有蓝光突兀亮起。

    “线人,编号203,自愿解除权限,个人资料删除中......删除完毕,进入待机状态。”

    机械女声从腕表中发出,扣紧的腕表在此刻脱落,表面的光亮在此刻黯淡。

    “把这手表给我?”

    捡起地上的腕表,翻看几眼,祝觉没有急着戴上去,而是收进了口袋,至于地上的刀枪,他并没有去拿想法,私藏这种程度的武器可是犯法的。

    “好,你的这个请求我接受了,这里面的东西,会分文不少的到这个女孩手里。”

    既然腕表是报酬,那么在完成承诺之前,祝觉就不会去动它分毫!

    拿着东西离开现场,才走不到五分钟,便有警车从街道的一边飞速驶来。

    邺城公安厅,这是外边的徽记。

    “目标为第一序列污染源,所有人注意精神保护,封锁现场,发现目标允许直接进行射杀!”

    全副武装的士兵从车辆中冲出,穿着笔挺黑色正装的男人手持着一把表面带有大量绿色纹路的枪械走在最前方,他们的头上都带着特殊头盔,前罩黑色面具。

    走进后看到的是地上土坑当中被扭成两段,头颅更是碎成一地的怪物尸体。

    “报告巡查官,线人203死亡确认,初步判断是失血过多,所持腕表消失,并未出现抢夺迹象,应该是他主动解除了权限。”

    警员持有一根展开屏幕的金属棒,跑过来向巡查官汇报。

    “以线人阶段的实力,确实无法做到击杀第一序列污染源,他的死亡是正常现象,那么是谁杀死的它?现场分析情况如何?”

    线人是最低层级的存在,他们的实力遇上第一序列的任何存在都是极其危险的。

    “报告巡查官,污染源初步确认为已知6号生物,死亡原因为脊柱断裂......从伤口和现场痕迹判断,有人以某种尖锐物体贯穿了它的左边肩胛,随即使用某种摔投技巧将其击毙,最后击碎它的头颅。”

    怪物尸体的周围摆放着数个圆形探照灯模样的存在,光线不断的扫过它的身躯,怪物身体的透视,伤势判断直接在现场进行。

    “将第一序列的怪物.......近段时间有调查员或是执行官的行动讯息吗?”

    能一对一近战击杀这种怪物的人,绝对不是一般的存在!

    “今晚在附近的一家夜店中有调查员的抓捕汇报,除此之外没有发现调查员或执行官的污染源发现及击杀汇报。”

    “居然不是我们的人做的......”

    回过头瞥了眼被铁钎插碎的摄像头,巡查官皱起了眉头,这意味着对方不想暴露身份。

    “报告巡查官,通过lc区的分局汇报,近两个月内在东部lc区出现了多起第一序列污染源被击杀的案例,尸体皆存在头颅破碎的现象......最近的一起就在今天傍晚。”

    短短几分钟内,所有的讯息都在通过网络进行汇总,大数据分析提样,医学程序检验,尸体的虚拟解剖......

    这便是新时代!

    “在东部lc区出现了一个专门猎杀污染源的编外人员?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他为什么不加入公安厅,他是怎么保护自身的精神状态不受这些怪物影响的......整理现场,联系东部lc区公安分局,我要让他们查一个人!”

    巡查官隐隐有些预感,他发现了某个特殊人才,这样的人,必须吸收到公安厅当中。

    **

    回家的路上,祝觉脚步踉跄,完全突变后的幻觉会持续最少1个小时,眼下正是最为严重的时候。

    甚至于不知道为什么,严重的有些过了头。

    眼前的路变的歪歪扭扭,路边的机箱上站着蠕动的黑影,抬头望天又仿佛能看到一只庞大的黑色怪物正在夜空中穿梭。

    心脏的跳动正在加快,耳边尽是怪异的嗡鸣。

    尽管祝觉知道只要把这段时间熬过去就好,但这种状态仍然让他无比头疼。

    “嘶~怎么今天好像还有加重的迹象,不行......必须得想办法控制这种状态,完全的突变看来还是需要慎重!”

    来到一栋老式的高楼前,外形与前世的那些居民楼无异,房屋堆叠在一起,他的住所在天台上,这种地方自然不可能有电梯,这一段路在寻常时候不会让祝觉气息紊乱,但是今天晚上,当他踏上顶楼,额头上已经满是虚汗。

    意识莫名的恍惚,随即陷入黑暗。

    吼!吼!!

    阴影当中有怪物在咆哮,脚下是柔软的地面,并非是草地,而是某种蠕动中的腔道肉壁。

    祝觉站在黑暗当中,他的面前,冰蓝色的双眸在虚空中若隐若现。

    “我怎么又进来了,明明之前只有长时间的完全突变才会出现这种情况。”

    他有过这样的经历,那是第一次的完全突变,最后的结果是......死亡!

    “不是吧,又来?”

    刚回忆起当时的场景,便有扑面而来的劲风,紫黑色的利爪从侧面拍中祝觉的躯体,骨肉破碎!

    下一刻,意识重新回到身体,原本已经有所减弱的状态再次加剧,靠在天台的边缘,祝觉接受着精神上的轮番折磨。

    这种感觉就是想把他的脑子抽出来放在磨盘里碾碎榨汁之后,又用针筒扎进头颅重新灌注......

    “他妈的,别让我强大起来!”

    只能依靠咒骂来发泄痛苦的祝觉双腿不断的抽搐着,精神上的折磨正在伤害他的身体。

    他能做的只有咬紧牙关的忍耐,连五官都因为疼痛而蹙到一起。

    “唔,咳咳!”

    恍惚当中,似乎有人在一旁咳嗽,又像是在进行唱歌前的开嗓准备。

    耳边传来一段莫名熟悉的歌声,有个女孩在唱歌,唱的不怎么样,一直在跑调,音色倒是很清脆:

    我的眼里都是你

    甜甜蜜蜜 u know what i mean

    对你说我喜欢你

    我们一起牵手去旅行

    yeah yeah hey let's get it

    好想对你说我喜欢你 baby

    ......

    “偏偏是首情歌?这氛围不对啊......好像是那首《全部都是你》,这可是一百多年前的老歌了,没想到在这个时代还能听到......怎么这都能唱跑调......不过真好听啊~”

    靠着天台的边沿,听着熟悉的音乐,祝觉满脑子胡思乱想,试图通过转移注意力来减轻痛苦。

    在一百多年后,意外的听到曾经的歌曲。

    闭上眼睛,精神上的折磨这一刻似乎有所减弱。

    或者说祝觉一直以来与这世界对抗的灵魂,终于在这熟悉的歌声中得到了短暂的休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