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第71章 它还朝咱们笑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抱歉,我并不打算继续咨询。”

    祝觉将长刀插回武器匣,重新收好,看了眼已经在背包里睡着的风铃,准备离开。

    刚才的情况已经是突发意外,祝觉不想再来一次。

    “不行,你既然已经接受了我的治疗,而且在我的地方出现了新的症状,那我就必须负责到底,如果你就这么离开,让人知道我的病人接受我的治疗后病情不仅没有好转反而更加严重,这会对我的声誉造成极大的影响,请你给我一个机会,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帮助你。”

    叶韵站在门口堵住了祝觉的去路,临时为自己想到了一个借口。

    “你误会了,这并不是你的问题,刚才的情况是老毛病,过一段时间就会好。”

    有些为难的摸了摸鼻子,这件事是他最大的秘密,他并不想与其它人分享。

    “老毛病?你为什么不早些寻求心理医生的帮助?”

    祝觉的话让叶韵立刻皱起了眉头,她之前以为这是梦境后的并发症,没想到居然是早就存在的状况。

    “祝先生,我通过专业的色相值评测仪观察了你刚才那段时间里的色相值变化,可能你自己并不觉得有什么,但作为一个专业的心理医生,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你现在的精神状态看似又重新恢复平静,但实际上已经接近于崩溃的边缘,如果继续无视现状,色相值必定还会在某些事情的刺激下出现大幅度的飙升,或许一次两次内你仍旧可以恢复正常,万一正巧撞上你的意志本身就处于不稳定状态,继而突发这种特殊情况,到时候怎么办?这并不是我在诅咒你,而是未来极有可能发生的情况!”

    这就跟弹簧是一个意思,不管是拉伸还是压缩,只要在一定的限度内,它都可以恢复原状,但过了某个度,那就是另外一种情况了。

    称呼上的转变,如果熟悉叶韵的人就会知道她其实是有些生气了。

    作为心理医生,这一类明知道自己的精神可能存在严重问题却总是认为可以靠自我调节恢复的人无疑是最令人头疼的病人。

    防患于未然才关键,事到临头了才想起补救,总归是晚了一步。

    事实上她是误会了祝觉,不是后者不想改变自己的精神状况,实在是情况特殊。

    “我的情况不同于一般人......我本人的精神状态绝对是正常的,甚至我不认为有多少人对外界精神刺激的抵抗能力比我强,出现刚才的情况,是因为一些特殊的外在原因,精神污染源......算了,就这样,东西我会赔给你,再见。”

    祝觉从不认为自己有精神病,他的问题来源于怪物的精神冲击,并非内部问题。

    而且经过这一次的咨询,祝觉突然意识到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

    在精神层面上对抗那些怪物,或许他根本靠不上任何人。

    并不单单是因为这是他的秘密,更是因为他们都是正常的人类,祝觉所见到的景象与经历并非是这些人所能够承受的,强行将自己的事情告诉别人,很可能将他们也扯进一些怪异的事情当中。

    更何况如果要让别人来治疗自己,那就意味着医生也必须去接触了解这些东西,否则根本无法理解他的问题。

    到时候自己的病能不能治好另说,这些人肯定是要出事的。

    祝觉并不想因为自己的事情而害了其它人。

    “精神污染源是什么?”

    这是政府机密项目,即便怪物的出现越发频繁,但这一类的事件显然不会对外报道,叶韵不知道很正常。

    “没什么,我随口说的。”

    拉开心理咨询室的门,快步离去,这一次他没给叶韵阻拦自己的机会。

    “精神污染源......”

    记下这个名词,叶韵回过头,无意间瞥到那张祝觉躺过的长椅。

    两侧的把手上挂着些白色结晶体。

    蹲在长椅的边上,手指抹过把手,沾上一些白色结晶体。

    触感冰凉,手指交错着捏了捏,很快又变成一滩水。

    “霜?”

    有些疑惑的看着指腹上的水液,她的常识告诉她这就是冬天早晨在草叶上常见的霜。

    问题在于咨询室所在的整个巨蛋建筑一直保持着20几度的恒温状态,她这里当然也不例外。

    眼前这一小片霜是怎么形成的?

    每一个病人离开时她都会大致的检查一遍咨询室,确保对方没有什么东西落在这里或是有什么器具出现了问题。

    她可以确定在祝觉进来前长椅的把手上绝对没有这种东西。

    “他的梦境有关于冰雪......这怎么可能呢?不对......绝对不是这样,应该是一些意外......”

    叶韵作为一个学者,理性的思维让她总是习惯于用科学去考虑各种现象,但眼前的状况却让她有些转不过弯来。

    手指上的液体在逐渐的化去,走到长椅的另一边,把手上同样存在霜正在逐渐化去,这一次叶韵没有干看着,而是迅速的去旁边取来了一个玻璃杯子,小心翼翼的将把手上的水渍引入其中。

    悉悉索索~

    当她的指尖再一次触碰到这些霜,耳边猛然响起某种低语。

    仅仅只是一瞬间,在她还未反应过来时便已经消失。

    咚咚咚~

    “请进。”

    敲门声转移了她的注意力,将手中的杯子放到旁边的桌面上。

    “小韵,待会儿的同学聚会我可能去不了,公安厅刚给我安排了新的任务,我得去东部老城区一趟......你怎么了?看上去有些心不在焉的。”

    秦成仁站在门口,作为在一线行动的执行官,他的观察力毋庸置疑,很快就注意到朋友的脸色有些不对劲。

    “啊?哦......没事......你先进来,我有件事想问你。”

    将桌上的杯子放到一旁,向着门口的秦成仁招了招手,接着说道,

    “你是公安厅的三级执行官,应该能接触到不少人和事,你知道精神污染源是什么吗?”

    “我......”

    “成仁,你应该知道自己骗不了我,你习惯性的撒谎动作和眼神我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两人是多年朋友,尽管不怎么喜欢分析身边的人,但见的多了,职业习惯还是让她记下了不少东西。

    “涉及精神污染源这方面的事情大部分都是政府机密......好吧,其实也不算是机密,我们这一行基本都知道,只是不对外界宣布而已,一般都以意外做总结,实际上精神污染源是对某些生物的统称。”

    尽管联邦各地对于精神污染源的发现越发频繁,但关于这方面的实际信息,联邦政府暂时并不准备向民众公布。

    “生物统称,照你的说法,它们有什么共同特性吗?”

    祝觉走之前曾说过让她不要去探寻这方面的事情。

    然而对于大部分人来说,“不要探寻”这四个字跟“禁止入内”一样只会引起他们更加强烈的好奇心。

    “特性......这一类生物目前还在不断地以各种形态出现,我知道的信息也不多,但可以肯定的是这种怪物很危险,普通人哪怕只是短暂的目击,精神都会出问题,我指的出问题不是做噩梦或是精神疲惫,而是色相值直接冲破清澈,进入混乱或是浑浊的地步。”

    双手撑在身体的两侧,他的目光没有焦点,穿过窗户看向外边。

    天空是看不见的,高耸的建筑挡住了他的视线,只是能够明显的发觉天色相较于他来时昏暗了许多。

    “为什么看一眼的后果这么严重?”

    看一眼就会造成精神损伤,这种事在叶韵看来有些过于夸张了。

    可是联想到刚才祝觉色相值的剧烈波动,她隐约又觉得这种事情是可能发生的。

    “说不定是那些怪物的身上有什么奇怪的精神波动,肉眼看到之后会直接刺激到大脑之类的......谁知道呢,这些方面的研究是科学院的人负责。”

    作为一个执行官,他的工作就是接受公安厅的任务,然后为了保护民众而去战斗,就这么简单。

    那么此刻那些负责研究精神污染源的人究竟在干什么呢?

    **

    睁开眼,看到的是淡灰色的金属天花板,用手撑着床板,目光停留。

    他看到的是一条漆黑粗壮的手臂,那五根指头跟细长的刀刃一样往下垂挂着。

    走下床,低头看了眼,身体没问题,腿也没问题。

    为什么我的手会变成这样?

    手......是什么?

    拳头松了又紧,力量感不断地从身体内涌上来,这种感觉非常不错,

    视线左右摇摆,这是一处他隐约有些熟悉的地方,之前好像待的也是这种地方,只是气味上又多了些改变。

    前面有人。

    人......是什么?

    脑海中的意识令他感到诧异。

    总之他看到了那些站在外边的人,他们都在朝着自己这边看,指指点点,像是在说些什么。

    他有些在意这些人谈话的内容,所以主动朝着离自己最近的两人靠近。

    而对于自己的接近,他们似乎很诧异,脸上的表情都变了,但他们没有后退,而是凑上来仔细看。

    他们的眼神很恶心,这让他感到不高兴。

    于是某种情绪开始占据他的脑海。

    好烦啊......好烦啊!

    有点饿了。

    好想吃香蕉。

    好想吃苹果。

    好想......吃人啊!!

    所以说人到底是什么?

    眼前这些家伙吗?

    手掌摁在透明的墙壁上,咧开嘴,牙齿跟玻璃摩擦发出嘎吱声。

    好想啃了他们啊......

    实验舱外。

    “博士,成功了,黑猩猩没有出现狂暴化,它还朝咱们笑呢!”

    研究人员指着实验舱内张着嘴,露出满口尖牙的黑猩猩,惊喜的说道。

    这理解能力,应当是很乐观的人了。

    十几个科研人员戴着精神保护仪从周围聚上来,盯着舱内正四处活动的黑猩猩。

    此刻的它,双臂已经有了明显的增长,外在的毛发早已褪尽,光滑的皮肤在实验舱内的灯光照耀下反射出油性的光亮。

    “您看,这只黑猩猩的双臂注射的是方斗山2号实验体身上提取出来的基因片段制成的药液,它的大脑并没有像前几次的那些黑猩猩一样进入极端的混乱与疯狂,而是趋于稳定,而且从我们实时监控的数据来看,它甚至还在继续改造这只黑猩猩的身体,甚至于修复它在之前的族群生活当中留下的旧伤。”

    有研究人员手指拉开屏幕,将上边的几串数据单独拉出来解说道。

    “这些原本极为狂躁的怪物基因在经过那些人身体的分散与融合之后,状态趋于稳定,它们正在变得可控.....如果我们能复制这种方法,将其转为室内培养,消除这些它们对精神状态造成的影响,那么这些突变怪物很可能就会创造出一种全新的基因体系,比那些制药公司开发出来的能力针剂体系强上十倍,百倍!”

    “是啊,那可是意味着一辈子的荣华富贵......”

    有的人在想着科学贡献,而有的人,已经想到了能靠这技术赚多少钱。

    “呵,哪有那么容易,完成个实验就赚钱了?你当这是种地呢?得有配套的研制设备,大笔研究经费,还得有各部门的配合......到时候真要是做出来了,指不定那些家伙转手就往外卖技术,得了钱往自己口袋里一塞,给咱们顶多就是留几个钢镚而已。”一说起赚钱这回事儿,搭话的人可就多了。

    他们讨论着实验要是成功后会如何,自己能拿到多少回报,大部分人都在抱怨,说什么在这里拼死拼活的工作到头来居然连人家洛华制药里跟自己同职位的人都比不上,顶多就是额外享受点政府优惠。

    要不是自己跟政府签了几年的合约,一定要跳槽去其它的制药公司赚大钱之类的话题是最能引起共鸣的。

    当然了,他们顶多也就是说说,逞一时口舌之快,其实自己心里也明白,现在去洛华制药,人家要不要自己都是个问题。

    心里b数有归有,该吹的时候还是要吹一下。

    比如当初某某制药花多少钱招揽自己,而自己却因为要为联邦奉献而毅然决然的抛弃了优渥的条件。

    真假且先不论,至少这格调身份肯定是摆上去了。

    这些人就属于嘴上过过瘾的那一类人,真正的能成事的,还是要属另一边埋头还在记录实验数据的人。

    还有实验室厕所里正拿着特制的机器,盯着屏幕上边实验数据传输进度条的人。

    前者能脚踏实地,靠真本事,后者能投机取巧,靠小聪明。

    不论如何,都要比那些站在原地踏步,只会缅怀过去的人要强出太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