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第77章 沙砾易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秩序腕表当中的商品来自于三家机械集团,最初在秩序腕表刚宣布对外出售的时候其实是没有任何限制的,只要有钱,无论是什么级别的装备道具都可以直接购买。

    现在的这些权限等级其实是公安厅后续添加,为的是防止一些线人在无限制的情况下跟一些地下势力合作,通过这种渠道以内部价格大量购买各种新式武器。

    “如果仅仅只是权限的提高我应该可以帮你,但你还是得拿出一定的功绩,只有这样我才可以为你申请,就像是之前方斗山的上的事件就可以。”

    并没有思考太久,秦成仁很快给出了回复。

    作为执行官,哪怕是三级执行官,想要帮一个一级线人提升一下权限还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只是得有一个由头。

    “我知道一个活着的原生体确切位置。”

    祝觉一边说着,一边轻微的挪动着身体,他隐约觉得身体不大对劲。

    “啊?”

    走到半途的秦成仁瞪大了眼睛回头看向祝觉。

    噗~

    旁边刚喝下一口酒的王栋又重新喷出来,勉强转过身才没吐到祝觉身前的菜肴上。

    “你没听错,就是一个精神污染源的原生体,那是我意外发现的,我想问问如果我帮你们把它抓过来,你们能给我多少报酬?”

    鱼怪原生体的存在终于还是派上用场了,这是祝觉早就想好的交易筹码,之前不过是在试探公安厅的底线。

    绿树公园里的那个湖,在祝觉看来就是他的鱼塘,里边的鱼怪原生体自然就是他养的鱼。

    不管人家愿不愿意,反正祝觉肯定是要把它卖出去的。

    还得卖个好价钱。

    “把地点告诉我,你的权限今晚就可以开通。”

    秦成仁并不认为祝觉会拿这种事情来欺骗他,因此立刻表态。

    任何一只原生体对于联邦政府都是极为珍贵的存在。

    “不,不,不,你误会了,这可是我发现的原生体,之前我没办法解决掉它,只能先藏着,现在我的实力虽然仍旧差一些,但那家伙说到底只是一头怪物,而且平常基本不会到处乱逛,之前是没机会,现在我有足够的资金,只需要一些特殊的道具,想要干掉它,并不是没有机会......我一个人就能做到的事情,为什么要把它的位置告诉你们,我问的是你们能给这头原生体出什么价,包括权限开放在内。”

    摸了摸鼓胀的肚子,将肌肉撕成条喂给风铃,祝觉翘着二郎腿。

    现在他才是大爷。

    “你不知道一头原生体的重要性,如果我们知道它的固定位置,那么就地击杀就是第二选择,我们可以做好充分的准备将其活捉,一头活着的原生体与死亡的原生体拥有的研究价值天差地别!”

    “嗯......之前我是不知道,现在我不就知道了嘛,原来活着的怪物更值钱.......不瞒你说,我心里的价位又抬高了一些,你可得好好想想要拿什么东西来跟我换,否则我有可能把这消息一直藏在心里,或者说给一些对它更加渴求的人。”

    祝觉可不知道原来这些怪物还有死活两个价位的说法,他之前都是一律击杀然后挖出头颅当中的肉体,鱼怪原生体他也准备这么解决。

    现在既然知道了,少吃一段原生体肉条对他来说可是不小的损失,自然得要更高的酬劳。

    “没问题,只要你将消息告诉我们,尽管开价,联邦政府为了一头原生体能够付出的代价绝对远超你的想象。”

    秦成仁对于祝觉坐地起价的事情并不在意,他只是一个执行官而已,付酬劳的又不是他。

    “那我就说说我的条件。”

    “第一,风铃的问题帮我解决掉,一张保护动物饲养证件应该不难办,另外,我现在的这个秩序腕表其实是找人帮忙做了些小改动的,因为我不能去做手术装电子脑,你帮我去弄一个新的腕表,要正规身份注册的,密码或是指纹启动都可以,我想要的只是上面的商城功能。”

    有一头活着的原生体作为前置条件,一些比较特殊的事情自然可以摆到桌面上来说。

    “证件不难,但你的秩序腕表......算了,反正你也不可能成为调查官,作为线人,单单只是使用商城功能,没有问题。”

    有些事情就是这么有趣,放到其它时候,祝觉的这种行为怎么看都是违法的,即便没有用来做坏事,估计也得监狱里蹲上一段时间,但是现在这反而成了无足轻重的事情。

    就像发现公交车的座椅上有张百元大钞,而得到它的代价不过是需要支付2块钱的车票费用。

    “第二,我要钱,之前那头死掉的人面鼠原生体,赏额50万,这头活着的鱼怪原生体,怎么也得翻个3......4倍吧?”

    没错,这就是狮子大开口。

    祝觉当然不会以为一个消息能卖200万。

    漫天要价,坐地还钱嘛。

    “这个我不能给你答复,我需要请示公安厅,我们到时候会给你一个合理的报价,200万肯定是不可能的,但100万左右说不定可以,毕竟你提供的只是一个情报。”

    事实上如果是普通人,公安厅能拿出20万做奖金已经是顶天了的,奈何祝觉自己就可以解决那只原生体,真要是不给他一个满意的价格,到时候他自己偷摸着把原生体解决掉,拿到黑市上去卖,即便是死的,200万说不定还真有人买!

    “第三,我只和你联系,你们不能派人来调查或是跟踪我,一旦被我发现,到时候我会立刻将这个消息卖给其它人,我跟远帆机械集团有过节,跟其它集团可没有,邺城还有个洛华制药,不是吗?”

    这第三个条件其实是祝觉临时加上去的,秦成仁这个人给他的第一印象还算可以,单凭之前敢呵斥远帆机械集团的人一点就证明这家伙应该是有原则的人。

    跟这样的人做交易,总比公安厅派出来的一些专门谈判的人要好,至少可以保证他不会耍阴招来坑自己。

    只有三个条件,而且第三个其实也不算是条件,前两个提的还都是公安厅可以做到的事情。

    祝觉深知点到为止的道理,

    前两个条件是他目前最需要的,搞定自己和风铃的身份问题,再拿一大笔钱,还能开启权限等级,对他来说这就足够了。

    毕竟就像秦成仁所说的那样,他提供的其实也就只是个情报而已。

    得寸进尺,到时候说不定还会起反效果。

    双方交易的基调就这么定下,秦成仁离开前结了帐,剩下祝觉和王栋,后者也没有久留,这一次是他把祝觉叫来的,最后却是什么都没有参与进去,成了一个看客。

    准备来说还是有些收获的,至少欠祝觉的那些钱不用还了。

    到最后就只有祝觉一个人还在吃着盘子里的食物,看着包间的门被关上,手中的动作才停下来。

    靠坐在椅子上,眉头紧蹙。

    “究竟是怎么回事......”

    不是祝觉不想离开,只是身体内沙砾的异动令他十分在意。

    这些沙砾通过马瓦拉的沙蛇进入祝觉的体内,原本是在吞噬他的血肉,但是随着马瓦拉的逃离,沙砾失去掌控后直接在他的身体停驻下来,但他身体终究不是一个玻璃瓶,想装什么就装什么。

    血肉中嵌着大量沙砾?

    怎么听都是要命的事情!

    祝觉并没有将这件事告诉王栋或是秦成仁,原本是想要结束交谈后立刻去医院,花多少钱都好,一定要把这些沙砾重新取出来,然而随着他不断地将食物吃入体内,他本身的消化功能完全的打开,情况却又出现了新的变化。

    祝觉的胃在消化食物的同时,似乎也刺激到了他的身体,开始吸收一些能量。

    这种状态就像是他吃下怪物肉之后的变化一样,身体的吸收能力异于常人。

    于是祝觉突然发现,身体内的那些沙砾似乎同样在被他的血肉所消化!

    别误会,这里的消化可不是他的血肉吞了这些沙砾,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他身体的吸收能力再强,也不可能厉害到把这些死物消化掉,真正吸收的应该是原本附着在沙砾上的某种力量!

    它们能够以独立的方式进行活动,内部自然存在着某些能量或是意识。

    遇上祝觉算它倒霉。

    起先是被祝觉变身后的熊怪意志和强大的身躯强行压制,好不容易完全突变解除,能够控制它们的人却先跑路,没了指挥者,自然就动不了。

    在别人的地盘上动不了......后果可是很严重的。

    祝觉的身体能够吞噬怪物们的力量并且据为己有,这一次同样不例外!

    在椅子上又坐了将近有半个小时,间歇性的吃些东西,让自己身体的消化能力一刻不停的全面开启。

    某一刻,还在往嘴里塞鸡腿的祝觉上半身开始不断地颤抖,他只是将自己的左手掌按在桌面上,右手仍旧保持着拿取食物的动作。

    起先只是手背中心指甲盖大小的地方泛黄。

    旋即以它为核心,面积开始不断地扩大,直到整只手都呈现出一种土黄色的质感!

    “哼.....哈哈哈~”

    低声轻哼,要克制自己的笑容,终于还是没忍住,祝觉抬手放到眼前,身子往后一倒,目光在餐桌上的食物间逡巡,最终锁定在牛肉盘。

    左手张开,对着熟牛肉,短暂的停顿之后,沙砾开始从祝觉的左手掌上浮现,形成两道相较于马瓦拉制造出来的沙蛇要小上许多的沙线,伸向前缠绕住盘子里的熟牛肉,晃晃悠悠的返回,送到祝觉的嘴里。

    原本的意识已经被抹去,取而代之的是祝觉的意志。

    这些沙砾,现在听他的!

    放下手中的筷子,离开餐馆,刚走到门口,祝觉站在门口,通过蓝牙耳机呼叫沙蝎,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掌,外露的土黄颜色正在逐渐消失,隐入他手掌的血肉之中。

    之前从其中出来,现在自然可以重新回去。

    外边的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停止,变成了漫天飞舞的雪花。

    邺城的第一场雪,终于还是来了。

    “马瓦拉,你送的这件礼物我很满意,你可得等着我来给你回礼啊......”

    原本追杀马瓦拉是为了赏金,现在出现了更加有价值的东西,对于这个目标,祝觉势在必得。

    沙蝎从街道的一侧自动开到祝觉的面前,戴上头盔,驶入雪中。

    而在邺城外城区的某处,正有人不断地捶打着巷道内的墙壁来发泄心中的郁愤。

    “他妈的......那个混蛋......那个杂种......”

    “他为什么能夺走我的宝物!”

    “凭什么......凭什么!”

    “我吃了这么多苦才拥有的宝物,为什么他可以如此轻而易举的夺走!”

    马瓦拉额头抵着墙壁,雪花飘落在他的头顶,不一会儿,脸上居然有泪水落下。

    他哭的像个心爱的东西被抢走的孩子......

    倒不是因为他的心有多脆弱,或是多愁善感,只不过是因为自身对于情绪的控制能力越发衰退。

    看着似乎是挺可怜的,然而双手上延伸出去的沙蛇此刻却仍旧对着旁边那具还在流血的新鲜尸体大快朵颐。

    “宝贝们,慢点吃,不够还有,等咱们吃饱了,再去找那个混蛋算账,把你们的兄弟姐妹重新找回来,好不好啊?”

    吞噬血肉的沙蛇在他眼中突然成了比任何存在都要亲近的家人,这种情况在之前是不会出现的。

    双眼瞳孔已然扭曲涣散的马瓦拉,他的理智正渐趋丧失。

    正在进食的沙蛇突然抬头,转向巷道的左侧。

    “谁在那,滚出来!”

    从墙边起身,眼中填满噬人的疯狂。

    “我只是一个跟你一样出来给自己的孩子寻找食物的人而已,这位先生,你好像遇见了什么不顺的事情,需要我的帮助吗?”

    有穿着厚实长袍的人从另一边行出,面目隐藏在宽大的兜帽遮掩下阴影当中。

    在他的身后,有两只双足直立,身体前倾,身上的皮肤似胶皮,与其说是像人,更接近与狗的生物。

    只是瞥上一眼就让人心生厌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