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第106章 祝觉的帮忙方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嘭~

    一声巨响。

    这是祝觉的蓝牙耳机中最后传出来的声音,随后是长时间的忙音。

    “嘶!怎么回事?”

    这突兀的炸响让祝觉下意识的往另一侧偏过头,然后才意识到这是秦成仁那儿传过来的声响,调转车头停在路边继续问道,

    “喂?秦成仁,发生了什么......喂?”

    拿出手机打开屏幕,显示通讯已经挂断。

    看着通讯挂断的提示字样,不详的预感涌上心头,祝觉跟秦成仁接触的时间不久,却也知道他不可能一句话不说就挂自己的电话。

    “总不能是出事了吧......”

    尝试着重新拨通秦成仁的号码,显示关机,talk账号上的通讯就更不可能有回应了。

    秦成仁不算是祝觉的朋友,但好歹也是正在合作中,祝觉的权限还需要他去开通。

    而且秦成仁还是祝觉在公安厅认识的唯一一个能说得上话的人,祝觉私底下对秦成仁此人还是颇为认可的。

    “看来回家的时间还得往后再拖一拖。”

    调转车头,将沙蝎的速度提到最高,一路飙回电视塔,不论如何,他得确认一下。

    祝觉知道秦成仁已经上车离开了电视塔,他现在赶过去肯定遇不见人,他要做的是去询问公安厅留在现场的工作人员,刚才秦成仁乘坐的车是往哪个方向去的。

    然而等他开到电视塔外,正准备将沙蝎停稳进去问一声,却听到里边有人在喊着组织人手,几条街外发生了一起车祸,需要紧急支援。

    这下不用问了,等着里边有警车驶出,祝觉就跟在后边,前往事发地点。

    十字路口,几个指示灯在四面设立,交通管制的虚拟标识连带着黄黑相间的警戒线在周围以光影的形式流转,等祝觉跟着警车来到这里,看到的不是现场状况,而是拥挤的人群。

    刚才在电视塔什么都没看到,这些人现在可能是跑到这边来过眼瘾。

    从沙蝎右后方挂载的箱子里取出青鸟的手提箱,打开控制核心激活青鸟,操控着它升空,飞向附近的街口灯柱。

    电视塔的位置有管制,这里可没有装置专门拦截无人机。

    等到青鸟传回来的现场图像出现在屏幕上,祝觉第一眼注意到的便是那辆侧翻在地,中央有大块凹陷的警车。

    公安厅的标志上染着血,火花从破碎车身当中溅出来,有些落在旁边的道路,还有些落在自顶着它的货车车头上。

    “草!他妈的!”

    一巴掌拍在沙蝎的车盖上,心中的不详预感成真,祝觉紧蹙着眉头,沉声骂了句。

    将沙蝎停在路边,脱下头盔夹在腋下往事故现场走过去,也不管前面拦着几个人,抓着肩膀便往旁边推挤,咒骂声不绝于耳,祝觉没去搭理,直接到了警戒线的外沿。

    “我是秦成仁的朋友,三级执行官,让我进去!”

    将秩序腕表从衣服里露出,自报名号,在外边守着的警察只是普通警员,手里也没有查验身份的东西,一听是三级执行官,手上佩戴着秩序腕表,似乎还跟里边的人有关系,也就往上提起警戒线示意祝觉进去。

    祝觉进去之后在直奔有着红十字标志的救护车而去,走在半途就能看到有几个穿着医护服装的人正抬着担架从旁边过来。

    躺在担架上的人盖着白布......

    “我是秦成仁的朋友,我想问一下,他现在怎么样了?”

    跑到车边上拍了拍站在车后门的人,面无表情。

    实际上祝觉不知道自己现在应该露出什么表情。

    “秦成仁......货车还是警车里的人?”

    他哪知道秦成仁是谁,只能分别指了指旁边不成样子的两辆车问道。

    “警察,男性,发型是短寸,身材比我稍壮一些。”

    凭着记忆里的模样描述,祝觉注意到其实在他说出警察和男性两个词的时候,眼前的人表情就有些为难了。

    “抱歉,事故现场存活下来的只有一个人......是个女孩子。”

    果不其然,这医护人员给出的答案令祝觉陷入沉默。

    “死了?”

    十几分钟前还在跟自己聊天,十几分钟后突然就死了,乍一听闻,祝觉有些恍惚的自语道。

    “喂,祝觉!”

    旁边突然有沙哑的声音传来,祝觉转头望过去,看到的是正在接受临时包扎,身上的伤势看起来只是肩膀上有一道豁口的褚芸。

    她在看着祝觉,眼眶通红。

    “你怎么......”

    下意识的想问为什么她只是受了点轻伤,话到嘴边又意识到这么问实在不合时宜。

    “暂时不用包扎了,给我喷点止血喷雾就行,我现在有很重要的事情跟他说......谢谢。”

    将自己的手臂从旁边那人手里抽回来,她现在实在没心思等着,让旁边的医生先走开,顶着毫无血色的面容接着说道,

    “我知道你是来找谁的,秦成仁没死,不信你可以去那边看看,我们车上回来的时候坐了8个人,那里的尸体只有5具!”

    手指向旁边空地上临时摆放着的一排担架,哪怕只是多看上一眼,褚芸的身体都会不受控制的颤抖,嘴唇被牙齿咬破,流出来的血挂落在嘴角。

    “你什么意思?”

    祝觉往前走了两步,靠近褚芸,将声音压低。

    他自然不会认为除了褚芸以外幸存下来的两个人自己离开了现场。

    “这起车祸不是意外,有人知道我们处理完电视塔的事件返回公安厅的时候会经过这里,我们的警车是公安厅委托远帆机械专门打造,防弹以及抗压能力极强,普通的车祸根本不会造成这种程度的伤亡,绝对是有人早就安排好了货车在这里等着,等我们一过去就立刻动手,制造这起车祸......对,董飞鹏,一定是他干的!那个狗杂种!”

    一拳打在救护车内的钢板上,伤口绽裂,好不容易缠裹好的绷带又被鲜血浸染。

    “董飞鹏,你们的那个上司?等等,这事儿是谁干的另说,你刚才说秦成仁没死,那他人呢?”

    查清事情真相或是报仇是其次,祝觉现在就想知道秦成仁到底去哪了。

    “我不知道,但我可以确定他没死,”

    褚芸是开车的司机,坐在前排的驾驶位置,撞击发生的一瞬间,系好安全带的她立刻便被安全气囊给包裹了进去,并没有受到太严重的伤害,所以在车辆侧翻时,她仍旧保留着一些意识。

    “车祸发生的时候,秦成仁和郜文就在我身后,他们两人一个身上的能力针剂还有残留,我记得没错的话秦成仁使用的是犰狳药剂,注重防御力,一个穿着作战服,就算没有激活,防御能力跟穿了身盔甲差不多,车辆落地后我隐约还听见了他们的声音,但随后我陷入昏迷,等我再次醒来时,他们就不见了,如果他们死了,董飞鹏带走他们的尸体做什么?”

    褚芸尽力回想着当时的情况,希望能找到一些有用的线索。

    “有人带走他们?这十字路口肯定会有摄像头......”

    “拍不到的,这些人敢在外城区这种地方动手,肯定有准备,整个邺城只有中心区的摄像头由人工智能埃尔法进行统一调控,这种装在路面上的实时监控少说已经有十年没有更新换代过,连接的系统是外城区警察局监控,随便一个黑客都能在5分钟内黑掉它......其实我已经找人去问了,如果他们没有干扰摄像头那自然最好。”

    “你说他们把活人带走了,你为什么留下来?”

    如果褚芸说的话是真的,她怎么没被带走,而是好好的留在这里让人包扎伤口。

    “你怀疑我?”

    “不能怀疑吗?死的死,失踪的失踪,你活着,还只是肩膀擦伤,不可疑吗?”

    对于自己不信任的人,祝觉向来不惮以最大的恶意去揣度。

    “我父亲是一级巡检官.....满意了?”

    董飞鹏报复归报复,但等他过来检查“成果”的时候发现褚芸没死,却也不敢再对她再做什么。

    要是直接在车祸里死了还好说,他要是补刀,肯定有痕迹落下。

    褚芸的父亲要是知道自己女儿被人谋杀,一级巡检官的疯狂报复可没那么容易消受。

    毕竟董飞鹏也有亲戚和父母。

    这件事足以证明,有些时候,拼的还真就是爹......

    “好吧,算你说的有道理,我要走了,把你联系方式给我。”

    拿着沙蝎头盔,沉声说道。

    “喂!秦成仁帮了你这么多忙,他现在人不见了,你就这么走了?”

    褚芸本以为祝觉赶来是帮忙的,没想到问了几个问题就要走,立刻就将他当成了忘恩负义的人。

    “首先,我跟秦成仁是交易,从来没有恩情,真要说欠,现在是他欠我人情,其次,我不走留在这干什么,这是你们公安厅的事,我就是个外人,手上也没资源,难道要我满城区的贴寻人启事?”

    他跟秦成仁非亲非故,又不是他爹,哪能管那么多。

    “你!”

    “闭嘴,赶尽把你的电话给我。”

    “不给,你都不帮忙,还想要我电话?”

    “你是傻子么,我说了首先,其次,不还有个最后吗?”

    祝觉扭着脖子,反手将头盔戴上,闷声说道,

    “最后,我不负责找人,但如果你找到了秦成仁的仇人,就是那个董飞鹏......记得联系我,我免费帮你把他削成人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