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第18章 祥丰餐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推开两扇紧闭的屋门,里边的两具尸体和吴敬早已不知所踪,只余下一地狼藉。

    “风铃,饿不饿?”

    打开青鸟的控制核心,看着光屏上移动的红点,祝觉并不着急,蹲下身摸了摸风铃的额头。

    之前它没有跟上自己的步伐,等祝觉回来时才看到它喘着粗气跟着自己留下的气息追上来,这可让祝觉心疼的不行。

    至于这消失的人,自然有办法再追回来。

    刚才离开前,他就有意识的将青鸟启动,激活跟踪模式,跟踪的目标自然是吴敬,果不其然,在他被引开后就有其它人进屋将这三人全部带走,青鸟也就随之跟了上去,而它的位置会在控制核心内的地图上实时更新。

    嗷~

    风铃蹭到祝觉怀里,轻哼着缩成一团,不肯再动弹,说到底它还只是几个月大的小猞猁而已。

    谁还不是个宝宝呢?

    “得嘞,先找个地方吃午饭。”

    进屋拿起武器匣还有背包,这两样东西对方没有拿走祝觉还是挺意外的,原本他还想着或许得等待会儿上门再去讨要。

    容夏城宗教城区这边极少有餐馆,偶尔有那么两家也是店面老旧,祝觉最初还以为是什么百年老店,陋巷美食,结果进去看了眼才发现都是平价的排挡,里边的菜都是提前做好的,而且大多还是素菜,先不说味道如何,至少这卖相就让人下不了口。

    最后也只能离开宗教区,转而前往旁边的旅游区。

    作为提供给游客们活动的地方,容夏城旅游区内的环境跟宗教区比只能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在宗教区看到的那些陈旧巷道在这里虽然也有,但大部分都集中在一层的地方,而且做过外部的装饰,用一些喜庆的大红色货架或是重刷一层墙漆来做遮掩,人流密集,却都是穿着褂子棉衣的容夏城本地人,大部分游客仅仅只是路过,没走几步就会上天桥。

    这里的天桥可不是祝觉前世的那种过道似的陆地架桥,而是真正的连接四面八方的架空广场,一般都在三层之上,将最底层的那些脏污贫穷压下去,游客上去看到的就只有各种街头表演,还有一家比一家光鲜亮丽的商铺,这里才是他们的游乐场。

    至于底下的环境,又有谁会去在意呢?

    祝觉倒是特意在下面走了一段路,他看到街道两边有着不少挂牌的人偶铺子,里边有纯手工制作的木头人偶,也有机械制造,能唱歌跳舞的玩具人偶,甚至还有些仿真的人偶,外边挂着“今世寄托”“来世福报”等等的标牌。

    而这最后一种人偶因为做的极为像人,祝觉路过的时候还觉着有些渗的慌,心里想着过来买这种人偶的会是什么人。

    “这你就不懂了吧,这些人偶是买回去春祭时用的,到时候会有一个水陆道场,容夏城这边有个习俗,那就是在春祭那天找一个人偶做祷告,将今世的罪孽,怨念,愤恨或者是一些稀奇古怪的愿望写在纸上放进去,然后再将人偶烧掉......哎~那不叫诅咒,他们这叫执念,烧掉这些执念就意味着‘放下’,来世便会有福报。”

    身旁正有个导游在给旁边的人科普,祝觉也就顺势听了些。

    “这些人偶做的这么像,应该很贵吧?”

    有人问道。

    “那得看你买哪种了,像是这里的,500联邦币就够好了,要是考究的,肯定要去专门的店里买,听说有些迷信的有钱人都是直接买的仿生人。”

    “不会吧......智械法规定不能随意损坏仿生人,他这买来就烧,如果被仿生人记录下来,会在蓝翼机械集团那儿报备,虽然不至于坐牢,但会有罚款以及信用污点,以后被禁止购买仿生人。”

    游客队伍里还是有明白人的。

    “你以为智械法是谁制定的?还不是有钱人,那些家伙可不会管什么智械法。”

    导游似乎对于富人有着不少偏见,言语间对于有钱人的挖苦一直没停。

    祝觉跟着这群人走上天桥,穿过朱红色的楼阁廊道,这并非是虚拟投影出来的“样子货”,而是真正靠着能工巧匠打造完成的建筑。

    偶尔看上一眼青鸟现在所处的位置,祝觉意外的发现上面的红点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远。

    “祥丰餐馆?有意思,居然会在这种地方......”

    祝觉看着面前这家餐馆的牌匾,之前在邺城吃过一次,那时候秦成仁还说容夏城这边的祥丰餐馆才是最正宗的。

    侧过头看了眼正停驻在这家店外廊道上的青鸟,摁下控制核心,正被几个孩子围着的青鸟振翅而起,落在祝觉的肩膀上。

    没错,吴敬就在这家店中。

    现在是下午三点,不论是在哪儿,这都是一个不上不下的时间,午餐太晚,晚餐又太早,因此店内的客人不多,偌大的厅堂,只有五六张桌席上坐着人,吃的还都是些清淡小食或是糕点。

    找了个靠窗能被阳光照到的位置坐下,深冬时节的阳光可是稀罕物,现在这个时间,虽然已经没了之前的金光灿灿,但橘红色的阳光衬着棕色的桌板,倒是有着一种温和感。

    “客官要点什么?”

    带着一嘴古腔,穿着也跟个店小二似的仿生人站在桌旁,边说着边给祝觉泡上一杯茶。

    “你们这打星号的招牌菜,一样来一道。”

    祝觉打量着这仿生人,心想着蓝翼机械集团杂这方面的技术实在没得说,如果没有太阳穴左右的圆环,普通人根本没法区分这些家伙吧?

    “好的,您稍等。”

    仿生人店员接过菜单便撤了下去,祝觉则是开始打量旁边的雕花木窗,顺带着开始思考自己待会儿要怎么去找被藏到这家店中的吴敬。

    殊不知他坐在桌边看外边的风景,有人却在其它的地方看他。

    只不过这情况与那首诗的区别之处在于前者是一首抒情诗,而到了祝觉这里却成了个悬疑故事......

    祥丰店内的某处,有几人聚在监视器屏幕前。

    “你们确定就是他?”

    穿着灰色长褂的老年人捋着胡须,手里捏着个烟斗问旁边的人。

    “不会记错的,我还有小翠都见过他,就是这个人杀死的圣灵教的教徒,幸好有一个被我救回来了,否则线索就全断了。”

    聂青竹指着屏幕上正从口袋里摸出一个宣纸团展开的祝觉沉声说道。

    “他找到了我们的据点,要不要想办法把他......”

    女孩打开抽屉,从中取出一个机械护臂,撸起袖子便准备戴上。

    “不急,你们刚才说他杀死了圣灵教的人,这足以证明他跟这个邪教没有勾结,估计跟我们一样,都是想要消灭这个邪教的人,他之前追青竹,有可能是将他当成了圣灵教那些人的同伙,之前是误会还能解释,你现在出去动手,那就是真结仇,更何况现在店内还有客人,你想把警察也引来?”

    嘬了口烟斗,老人接着说道,

    “店里还有几桌客人......刘承,你待会儿去门口挂个歇业的牌子,别让新客人进来,等这几桌客人走了,我们再去会会他。”

    里边的人一直在商量,外边的祝觉却是将心思暂时放到了面前令人眼花缭乱的菜肴上。

    到底是容夏城的老店,这边的菜肴比起邺城还要更地道些,当然,这其中或许有一些祝觉的心里作用,但这菜确实好吃。

    从吴瑞家中搜出来的纸团就放在手边,纸质有些像是作画用的宣纸,想想也正常,吴瑞本身就是一个塑像馆内上油彩的人,如果没点绘画方面的底子也干不了这事。

    这张纸上也正是一副画,只不过内容很是古怪,表面上看起来十分抽象,大片的涂黑,隐约能看出上面有一个人形,背后生着一只独翼,身上又有些棘刺形状的东西。

    “结账!”

    旁边那桌客人的声音将祝觉的注意力从刚端上桌的油爆大虾拉回来,扭头看了眼,整个饭馆里空空荡荡,不知不觉间,除了祝觉外,这已经是最后一桌客人了......

    看了眼时间,快到四点,视线转向门口,看到有人正在门口送客,等几个客人出去便关上门,阳光从雕花门窗间投落,那人的面孔就藏在这明暗不定的门板后边。

    视线再转,右侧的厨房门口正有个老人提着一把紫砂壶慢悠悠的往外走,身后还跟着两个看上去有些眼熟的年轻人。

    一男一女。

    “看来能省不少事。”

    将武器匣往自己的身边靠了靠,再把怀里的风铃抱到身边,祝觉之前还在想怎么去追查吴敬的下落,现在看来反倒是他们忍耐不住。

    “这位先生,不知道店里的菜肴合不合你胃口?”

    老人上前来慢慢悠悠的先给祝觉斟了杯茶,一股清香随着茶水的荡漾弥漫开去。

    “我很满意,如果不是一场鸿门宴的话,我想我会更满意的......你根本就不是15岁吧?”

    祝觉的目光扫过前方聚集起来的几人,最终在旁边那个女孩身上停留了一会儿,很是严肃的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