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第33章 爱刮胡子的章鱼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冒着热气的红薯用报纸裹着,小女孩大口啃了下去,随后又因为太烫下意识的吐了出来,看着落到地上沾满了水渍的红薯,扁了扁嘴弯腰就要去捡,后颈位置的领口被一只手拽住。

    “不要了,吃干净的。”

    祝觉拿着手机,看着上边刚拍下来的纹身照片,视线转到眼前的头目身上,

    “这个图案,谁给你纹的?”

    “是我在海边的一块舢板上看到的,当时觉得很厉害,所以就叫人专门纹了个差不多模样的。”

    **着的头目跪在地上,一边受冻,一边战战兢兢的说道。

    尽管没有发生一些令人恐惧的事情,但眼下这局面对他而言也没好到哪儿去就是了。

    “舢板......你还能找到它在哪儿么?”

    “应该还能找到。”

    “那好,我给你一个小时,去给我把这舢板找回来,顺便找一艘船,我可能用得上。”

    将照片传到工作室的群里,让荷叶帮忙上网检索,祝觉头也不抬的说道。

    “我马上帮您去找!”

    一听对方愿意放自己走,头目立刻就想起身。

    “让你走了?”

    扑通!

    祝觉一声低喝,头目又跪下了。

    “我说的让你去找,是让你的手下去找,明白么,告诉他们,我只给他们一个小时的时间,要是看不见船和舢板,就让他们给你准备点花圈,纸钱之类的......哦,你们这兴许不搞这一套,要不还是弄个十字架?”

    只要抓着他们的老大,底下的小弟自然会听话,在祝觉当着他的面前一圈在旁边的墙壁上留下一个拳印之后,这家伙二话不说,回头跑出去两步就一脚踹在自己小弟身上,因为自己没站稳还摔了跤,爬起来还要回头给祝觉举个躬表示歉意。

    “小孩儿,回家吧,小小年纪的,别在外边乱晃。”

    满脸凶相的捏着小女孩儿的鼻子,另一只手却把自己买的红薯也塞到她的怀里。

    两个烤红薯,这就是祝觉给她的全部了,并不是他没钱,实际上只要他愿意,现在就可以去附近的取款机里提一箱钱给这小女孩,但这不是帮她,而是害她。

    在这种地方,一个未成年的小女孩有了大笔钱款,又没有自保的能力,等待她的结局绝对要比刚才受那些混混利用恐怖太多。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祝觉并不认为自己是个善良到愿意给陌生女孩保驾护航一辈子的人。

    不过见到了,顺手帮一把,那总是没问题的。

    转过头来,看着斑驳的金属门板,边角位置带着红褐色的锈迹,底部边框与楼道间有着明显的松垮痕迹,有几个半湿不干的泥印在门框上边。

    也不知道是因为天气的缘故干的慢,还是不久前刚有人进出过。

    “联系上了吗?”

    祝觉自然是早就敲过门的,可里边始终都没人出来开门,甚至连个应声的都没有,只好让陈莉联系杰弗里·塔罗斯的女儿。

    “她说......她的父亲应该是在家的。”

    看着talk上的讯息,陈莉将屏幕转过来放到祝觉面前。

    “在家?”

    他们现在并没有表露身份,如果房间里有人,没理由连声招呼都不打。

    躬身再次确认门框上的泥印,脚尖朝前,也就是说这是外出时留下的泥印。

    “退开点。”

    摆了摆手,让旁边的两人退开,祝觉并不准备再等下去,左手握着门把手,像是这种旧城区的低劣门锁,纯粹依靠蛮力就可以轻松打开。

    手臂用劲,门框猛地一震后变得更加松垮,试探性的前推,大门在嘎吱声中往后打开。

    嘭!

    陈莉和后边的混混头目还没来得及看见里边的景象,大门又被祝觉给关上了。

    “你们两个,转身,再我没说话之前,不许转过来,”

    在门口顿了会儿,祝觉将装着风铃的背包放到屋外的木架上,拍拍正要爬出来风铃的额头示意它缩回去,刚用抹布擦干净的武器匣矗立在地,打开机关,清亮的恶鬼长刀出鞘,铿锵声听的后边两人忙不迭的转头。

    确认他们俩都转过身去祝觉才重新打开门,一步跨进去之后又迅速将门关上。

    嗡~

    脑海中骤然响起嗡鸣,熟悉的感觉,祝觉之前也没想到这屋子里居然存在精神污染源,所以才会在开门后立刻又把门关上。

    屋内光线昏暗,祝觉尝试着去摸旁边墙上的开关,来回“啪嗒”几声,并没有想象中的光亮,眼角的余光随即瞥见玄关边鞋架上的半截白蜡烛。

    所幸现在还没有夜晚,虽说天色昏暗,但屋内的大概模样还是能看见的,光线从老旧的铁栅栏窗户往屋内的渗透。

    祝觉借着光查看四周。

    陈旧的房屋,裂缝四延,潮气在这里以肉眼可见的阴湿出现,只不过这间屋子并没有因为其本身的穷困而邋遢,相反很多地方都打理的很干净,譬如前方的书桌,又譬如屋中央折叠桌上的碗筷。

    往前走了几步,祝觉敏感的嗅到了某些血腥气,这让他微微皱起眉头,低头查看脚边,有几滩血渍一直延伸到里侧的一个房间延伸。

    抿了抿嘴,抬步往前走的同时沟通工作室:“精神保护仪带好了吗?”

    邺城怪诞工作室内,通过祝觉的摄像头拍摄出来的周围实时画面,即便是透过一个屏幕,三人的注意力都已经高度集中,吴桐和李青莲有过经验,早就戴上了精神保护仪,奥莉薇则是匆忙启动,李青莲回过头来确认后才回应。

    滴答~滴答~

    站在房间门口,祝觉可以听见里边水龙头的滴水声。

    深吸口气,一脚踹开房门,左手拿着青翼手枪,右手长刀向前,防止有怪物迎面扑上来。

    并没有想象中的精神污染源怪物,但房间内的景象却没有让祝觉放松戒备而是越发警惕。

    混杂着海腥味的血腥气不断地刺激的嗅觉,白瓷洗手池的边缘位置摆放着一把老式的刮胡刀,刀锋上的血迹尚未干透,而在池子的中央以及下延管道的周围,散落着十几根暗褐色的章鱼触手模样的东西......

    “用刮胡刀给章鱼‘修脚’?这家人倒是有些闲情逸致啊。”

    撇了撇嘴,祝觉说着俏皮话,刀尖刺入一根章鱼腿放到自己面前,沉默着看了会儿,随手甩掉。

    “吴桐......不对,奥莉薇,记住了,这个地方在短片剪辑的时候记得给个特写,明白吗?”

    祝觉能够确认眼前这些自“章鱼触手”应该是精神污染源怪物的产物,下意识的想叫吴桐的名字让他突出这部分,突然想到工作室里现在多了个打白工的家伙,这才改口说道。

    “我会记住的。”

    另一边的奥莉薇愣了会儿才回答道。

    在屋内走了一圈,二楼也上去看过,确认没人之后,祝觉重新来到屋外,陈莉和混混头目都在外边等着。

    “让你的朋友赶紧回来,她的父亲不见了。”

    站在屋檐下,祝觉需要确认杰弗里·塔罗斯的行踪。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安娜从街道的另一边跑来,二话不说的冲进屋子查看,祝觉也没有拦着她,单单是那几条章鱼触手,并不会对人的精神造成多大损害。

    女孩从屋内出来后显然很是慌张,目光有些惊疑不定的看着陈莉身边的两个陌生人。

    “你好,我是来自邺城的一名记者,前来调查你们原本生存的海外岛屿上的问题,据说您的父亲曾经捕到过一条长着人手的鱼,我想当面做一次采访,当然,采访是有报酬的,只是不知道您的父亲去了哪?”

    恶鬼长刀和青翼手枪早早的收进了武器匣,祝觉装做全然没有意识到屋内发生的事情询问安娜。

    “小岛......小岛!他肯定回岛上去了,这段时间他一直说胡话,整天要回岛上说是拿什么东西......”

    “可你之前还跟我说幸好你家没船,所以没有回岛上啊。”

    “想要登岛,可不一定要自己有船,你说是不是?”

    祝觉挑了挑眉,语气古怪的问身旁的混混头目。

    “对!我觉得你爸有可能去抢......已经同别人说好了一起登岛,就跟之前消失的人一样。”

    “我觉得或许我们可以去附近可能坐船的地方找找?”

    祝觉“顺势”提出了自己的建议,安娜因为父亲的失踪显然是慌了神的,忙不迭的同意。

    一行人在老城区找了辆出租车,按照安娜提供的位置,一路前往距离最近的一个小码头。

    果不其然,刚到那儿,安娜就通过码头的看守人那儿知道了一个跟她父亲长的很像的人抢了一艘快艇已经出海。

    “陈莉,你帮我把它带到之前的海鲜餐馆,让伍德帮忙照看着,它不吃猫粮,你们喂它海鲜就行,我之后会回来接它,还会给你一笔看护费。”

    在一旁看着事情的发展的祝觉将风铃交给陈莉,瞥了眼混混头目,后者心领神会的带着他去自己的手下找到的船和舢板。

    撑着伞,手机里存着从安娜那儿得到的她父亲的相片,祝觉拒绝了安娜同行的请求,让人调整着快艇上的系统,自动导航到岛上。

    “看来这座岛还真是非去不可了。”

    祝觉低声自语。

    前方是一望无际的阴沉海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