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第31章悬棺女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每天一包血,会压子弹会开船,到哪里去领养这么蠢萌这么好养活的小僵尸,不得不说夏树真是运气好,赶在了那个人类小女孩的前面和小姜缔结了友谊。

    小姜的念力推动着小船在水盗洞中劈波斩浪,将尸蟞远远的甩在了身后,绕过几道弯,视线中磷光闪闪,白骨横斜,时不时的还有几只小尸蟞从骷髅头的眼眶中爬进爬出,不经意间他们已经来到了积尸地。

    水盗洞里有两关,一关就是夏树劈死的巨型尸蟞,还有一关便在这积尸地。

    鲁殇王为了保密坑杀的那帮手下,尸身便是堆积在这里,堆积在这个水盗洞中,尸蟞以他们的尸身为食物,活的很滋润,到了现在还时不时的有鲁老二送人进来给打牙祭。

    但这里作为年代比鲁殇王时期还要早的古墓,显然是有主人的。

    夏树视线上移,只见高耸的洞顶,林立着密密麻麻的悬棺。

    何为悬棺?

    石壁上凿数孔钉以木桩,将棺木置于其上,如此悬空置棺是为悬棺,夏树入目之处悬棺皆为水晶棺,手电筒的光打在上面能隐隐约约看到躺在里面的尸骸。

    如此高的距离尸蟞没有树木藤蔓也是攀爬不上,和他们在下面被啃得只剩下骨头的邻居果真是一个天一个地。

    不过一眼扫过去这么多水晶棺中有一具被掀了棺盖,灯光照射之下空空如也,里面的尸体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去了。

    “吱吱~~”

    突然之间小姜捅了捅夏树腰,手指指向了侧前方。

    一个一身白衣,长发覆面的人影一动不动的站在哪里,刚刚手电筒的光柱扫过哪里,可那时候连个鬼影都没有。

    这就是闷油瓶让其下跪的那只女傀吗?

    “眼睛再露点出来倒是和贞子一样了!”

    这句话夏树下意识的说出了口,恐怖的气氛一时间荡然无存。

    搞这么灵异你准备吓谁呐!当夏树是没看过原著还是觉得他们这一人一尸会感到害怕?

    “呼~~”

    一阵阴风吹过,夏树的手电筒闪烁了几下便熄灭了,阴森的氛围再次渲染起来了。

    有点意思,人点烛,鬼吹灯,蜡烛吹的灭也就算了,没想到连手电筒也“吹”灭了,拍了几下手电筒,发现没法点亮夏树直接将其扔在了脚下。

    右手一张,一张符篆从袖口窜出,两指夹住,心火一凝,符篆瞬间燃起,洞中再次有了光亮,可光芒亮起瞬间的一幕却让人瘆得慌。

    洞壁下的傀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船头,阴风阵阵,白衣飘飘,依旧没有露出面容的女傀似乎在无言的说,今天吃定你了。

    踏马的,泥人还有三分火气,夏树还说你若不挡道、不害人出去给你超度超度,但你赶着来找死那他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剑出!”

    食指中指并为剑指,夏树厉声喝道,只见他身后背包中一道金光窜出。

    “唰~~”

    在半空打了个旋便在夏树剑指的指引下破空而去。

    刚刚还浑然不动的女傀此刻仿佛见到了天敌,整个人朝着水面飘荡而去,她这是要逃跑,可哪有这么容易,夏树金钱剑都请出来了,她的命运在打算害人的那一刻就已经注定。

    “疾~~”

    直射而去的金钱剑瞬间拐弯,那女傀的头发如同八爪鱼的触须延伸而出,在身后的盘结成一面发盾,但追上女傀的金钱剑直接无视了女傀的防御,灵巧的绕过她的头顶来到了面前。

    “轰~~”

    女傀避之不及,金钱剑穿膛而过,积聚数千年的阴煞之气在洞窟中瞬间膨胀爆开,洞壁两侧堆积的尸骸直接被摧为齑粉,弥漫在整个空气之中。

    “小姜,冲啊!”

    说完这一句夏树立刻捂住口鼻、屏住呼吸,他可不想呼吸这些死人的骨灰。

    “吱~吱~吱~”

    此刻小姜仿佛在喊“666”,手指头一挥,船速瞬间提高,朝着光明冲去。

    “啪嗒~~”

    散去金光的五帝金钱剑直挺挺的落在了船上,夏树先前扔下的手电筒此刻又是恢复了光亮,女傀对其的影响已然消失不见。

    不得不说真是稀奇,是女傀魂飞魄散的原因吗?不过现在也用不着手电筒了,一束昏黄的光芒出现在夏树的视线之中。

    终于出来了,青山绿水好一幅美景,完全没有洞中的阴森恐怖,不远处的岸边是原著中的那个小山村。

    看着天上已经西斜的太阳,夏树大口的呼吸着,不仅仅是因为长时间的憋气,动用金钱剑也消耗了他不少法力,小哥失血就进入虚弱状态,夏树法力槽空了也是一个鸟样。

    到底还是弱鸡了点,也不知道鲁王宫里的麒麟竭有没有增强法力的功效,在现实世界这就是一味普通的重要,但这里是《盗墓笔记》的世界,在这里麒麟竭明显被赋予了神奇的能力。

    到时候倒是能够试试,至于吴邪,水路已经被夏树趟过了,鲁老二死了没有船工他们只能走陆路,这样没有中尸蟞毒的他自然不会需要麒麟竭。

    船靠岸夏树背着小姜往村里走去,天色已经黑了下来,此刻夏树不管是身体还是精神都不在状态,不管胖子那边怎么样,他都必须在村子里休整一晚才行,不然就算连夜找到了古墓,下去也是给血尸送菜的。

    这份轻重夏树一直拎的很清楚。

    “大哥,住宾馆不?”

    一个长得挺水灵的大姑娘看着夏树站在门口好一会儿了,这才过来招呼一下。

    蒙山宾馆?

    这怎么看都是一家招待所吧!条件还没夏树之前住过的那家好,不过这么偏的地方将就一下也没什么,他也不是吃不了苦的人。

    “住,我和我儿子要住,姑娘你们这还有房间没?”

    “还剩三间,不过我们这都是套间,你们得和人家挤挤,跟我来吧!”

    这套间是什么鬼?跟在这大姑娘后面,夏树进了一座很有北方特色的房子,所谓的套间就是一进三间的老房子,堂屋是公共区域,左右两间便是客房,这大姑娘把夏树他们引进了这右边的房间。

    “姑娘,这隔壁房间住的是谁啊?”

    将小姜放在炕上夏树叫住就要走的大姑娘。

    “一美女,也是城里来的,不过白天出去了,这天黑说不着也要回来了。”

    来这穷乡僻壤的有几个是旅游的,基本上都是为了倒斗来的,这所谓的美女怕就是夏树一直想见的陈丞澄吧,这个陈文锦冒牌的侄女。

    “老板!老板开饭了吗?”

    说着外面响起一道女人的声音。

    “就来了!大哥你先休息,我出去招待一下美女。”

    看着跑出去的大妹子夏树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这么一趟折腾下来他也饿了。

    “走,小姜,咱们也出去吃饭!”

    “吱吱吱!”

    学着夏树的样子,小姜也摸了摸肚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