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第44章尸煞冲撞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哒~哒~哒~哒~咔咔”

    “队长,快没子弹了,我们就要顶不住了!”

    给手中的步枪换上最后一个弹匣,六太的一个手下大声喊道,但此刻的六太早就慌了神,到现在他才知道原来是被吴邪那帮人给阴了,他们是故意把这刀枪不入的鬼东西引过来的。

    “那就炸死这鬼东西,手榴弹准备。”

    “是~~”

    等最前面的两个手下在退到一个甬道拐角的地方,他们从腰带上取下手榴弹扯开拉环就朝着嘶吼声传来的方向扔了出去。

    “轰~~轰~~”

    两声剧烈的爆响考验着在场所有人的耳膜,但还能忍受。

    “这次看你死不死!”

    六太从旁边一个手下的手里抢过步枪第一个走进了烟尘还未消散的甬道,能当上队长六太还是有几分血性的,哪怕心里再害怕也不能在手下面前露怯。

    “塌了?这下面还有一层?”

    一个战术动作闪进了拐角,枪口对准的不是被炸的缺胳膊少腿的血尸,而是一个大洞,朝下张望了一眼,似乎还很深。

    “队长,那鬼东西被炸到下一层了?”

    “应该是这样的。”

    六太心中微微松了口气,不过这个墓有下一层,老板要找的东西会不会也在这下一层呢?

    看样子接下来还是和那鬼东西打交道啊!

    “准备绳子,到了下面注意节约子弹,对付那东西还是要靠手榴弹和炸药,都机灵点。”

    “是~~”

    突如其来的震动让九头蛇柏都跟着晃动起来,要不是下盘稳夏树手中的玻璃罐就要脱手而出摔到地上了。

    好不容易安稳下来的尸蟞王暴动起来夏树可是欲哭无泪。

    “这,这是怎么了?地震了吗?”

    胖子和众人都是站立不稳。

    “应该不是,他们的枪对血尸无效自然会用威力更强的武器,刚才那一下上面的墓室有可能发生塌方,不过好在我手稳,这东西没出事,否则今天我们都得交代在这里。”

    夏树小心翼翼的将手中的玻璃罐放在旁边的玉床之上。

    “这东西是尸蟞王,它一死,这座墓里的尸蟞都要出来。”

    罕见的没要夏树解释,闷油瓶开口说道,他已经认出这东西。

    “我说这东西除了颜色不对怎么那么像刚才下来时见到的小虫子。”

    潘子蹲下来仔细看清了这尸蟞王的模样。

    “不过夏道长这尸蟞王怎么一动不动的?”

    “我用符篆封印了它,只要这道符还贴在盖子上,它就动弹不得,连控制它手下的那些尸蟞也做不到。”

    对于自己的符法夏树还是有几分自信的,尸蟞再神奇也摆脱不了鞘翅目昆虫的先天种属分类,对于这样低级的生物符法的效果比用在人类身上更为显著。

    “咦,这是什么东西?”

    吴邪指着玉床上青眼狐尸手中捧着的紫玉匣子说道。

    “还有这个人,脑袋怎么被子弹打爆了?”

    “别动,小心,这狐狸精有妖术,我比夏兄弟先到这里来,结果和他一对眼就中了他的邪,直到小姜打爆他的脑袋我才回魂!”

    胖子直接拦住了想要上前的吴邪。

    “因被诅咒所以长成狐狸模样,这是青眼狐尸啊!中了它的邪术你都不死,胖子你可真是福大命大啊!”

    对于青眼狐狸吴三省也有些了解,他没想到胖子居然有命能够逃脱。

    “大概是因为他只有一个人的缘故吧,青眼狐狸的幻术说起来难解其实也很容易,只要破坏他的头颅便能中断术法,不过人已经中了术了又怎能做到这一步。”

    闷油瓶的声音淡淡的响起,他又看了一眼夏树,不用说,这又是此人的手笔,看样子他对这个墓的了解比自己更透彻。

    “是我让小姜开的枪,小姜的情况比较特殊,青眼狐狸的术法对他不起作用,至于这盒子里是什么,应该就是那帮盗墓贼要找的东西。”

    裘德考要的东西的确就是匣子里的蛇眉铜鱼,此刻夏树打算顺水推舟将盒子还是交给吴邪保管,毕竟这东西对他没卵用却是串起剧情的关键物品。

    “既然是他们要找的,那不管里面是什么东西都不能落到他们手中。”

    吴三省义正言辞的说道。

    “这样,各位都是为了护宝而来,这东西便交由你们保管,等出去了便找机会上交国家。”

    看着夏树把紫玉匣子交给一脸茫然的吴邪胖子瞬间急了,他可还想看看这匣子里有什么好宝贝呢,怎么这就送给他们了?

    “胖子,这尸蟞王由你来照看,小心着点,我们所有人的命都在你手里攥着呢!”

    夏树转身拿起玻璃罐,不由分说的塞在胖子手里,这东西还是拿在手上安全。

    “既然夏道长信得过我们,那我们一定不负所托。”

    吴三省也没想到夏树会做出这样的决定,不过被人如此信任,哪怕他是土夫子出生也不会吞没了这盒子里的东西。

    “吴邪,还不快把东西收起来?”

    “哦哦!”

    听到三叔说的吴邪立马把这匣子装进了背包,不过还未等他背上,夏树和闷油瓶的脸色瞬间变了。

    “不好,那具血尸下来了!”

    “吼~~”

    夏树和闷油瓶异口同声说道,只听一声熟悉而陌生的兽吼从头顶响起。

    “砰~~”

    一道绛紫色的身影纵身一跃,重重的落在了地面之上,尘埃荡起,猩红色的双眸倒映着的是众人惊慌失措的面容。

    “哎呦妈呀!”

    嗨少被这一眼吓得直接跌坐在地上,在他的印象里这一具血尸比刚才夏树干掉的那一具要更凶更厉害。

    “嘶~~”

    这个被尸煞之气包裹着的血尸张开了狰狞的大口,只一吸,周身的尸煞之气便被他吸入体内。

    “要遭,所有人都散开,这尸煞之气有毒,沾之即死!”

    抱住小姜夏树一脚踹在还在愣神的胖子屁股上,众人这才散开。

    “呼~~”

    血尸一口尸煞之气喷出而出,恍如干粉灭火器一般扫过了玉床,只见玉床上躺着的女尸和青眼狐尸顷刻间化为虚无,连骨头渣子都没有剩下。

    “卧槽,这东西比韦小宝的化尸水还神奇呢!”

    躲过一劫的胖子怪叫着吐槽道,血尸听见猛然转身,气柱朝他们这边扫过,不得不说胖子真是在用生命吐槽,跑是来不及跑了,只能硬抗了。

    夏树心中叹息一声便又一脚踹在他膝盖窝,只见胖子瞬间跪下。

    “唰~~”

    背对这横扫而来的煞气之柱夏树解开戒衣的衣衽,双手张开,将小姜和胖子全都护在身前。

    “嗡~~”

    尸煞之气在装上夏树戒衣的同时,一道黄色的豪光从戒衣印染的八卦处亮起,刹那间所有的煞气如春雪般消融。

    这戒衣传自清末茅山崇禧万寿宫(现在没了)的一位道长,也算是一件法器,虽然挡不了子弹却能抵挡这无尽的煞气。

    “吼~~”

    见数千年凝就的煞气就如此折损了,这具血尸怒不可遏,吼叫就要冲上前来。

    “咻~~”

    一道乌光从众人眼前闪过,是龙脊背,另一个方向的闷油瓶直接甩出了手中的古刀,他是在为夏树争取时间。

    “砰~~”

    和之前的结果并没有差别,锋利的黑金古刀还是洞穿不开血尸的防御,只一下便被震的倒飞回去。

    闷油瓶空手接住龙脊背,面容丝毫没有变化,哪怕他打不赢这血尸,也要为夏树争取到足够的时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