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第66章真相只有一个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二天清晨,夏树一大早就起来了,翻进公园跑了几圈后来到一个僻静的角落开始打拳,昨天虽然说芥川龙一是个辣鸡,但残酷的现实却是夏树连芥川龙一都打不过。

    以一当十的战绩是在甩棍和防弹衣的加成下做到的,离开了这些,夏树的真实水准大概能击败四五个黑龙会弟子,如果是以命相搏,六七个不在话下,不过打完他也差不多该咽气了。

    此刻打着拳也是在演练着昨天陈真的打法,将这些吃透了夏树才能有所进步,相信等他回去的时候,再见到老何一定能让他大吃一惊。

    至于什么明劲、暗劲还有化劲什么的在《精武英雄》这部电影中并没有仔细的划分,夏树已经问过陈真了,他也是不是很懂这个,而国术只杀敌,不表演倒是真的,和那些黑龙会弟子相搏的时候,陈真必须收着劲,不然真可能一拳打死他们。

    在夏树看来杀个小鬼子没什么,但陈真背后还有着精武门,很多事情不得不顾及。

    “哈~~”

    提气一声大吼,演练了几十招的夏树突然凝聚全身之势,使出了杀招,一拳挥向了正对面的一棵古松。

    “砰~~”

    树身震荡,无数的松针纷纷扬扬的落下,一只正在树上抱着松球啃的松树直接被吓得魂都丢了。

    以往全力一脚也做不到如此地步吧!夏树的拳劲已经提升的相当明显了。

    “呼~~”

    呼气收功,夏树脑门冒出一层细汗,整个人都觉得神清气爽,果然有了强健的身体才会有不一样的好心情。

    以往夏树觉得人生中最快乐的事情就是躺在沙发上玩手机,但现在才觉得以往的人生都白活了,躺在沙发上只能养膘,打拳健身才是男人应该做的事情。

    回到住处洗了个澡夏树留小姜在家里修炼,自己一个人往精武门去了,今日霍元甲的头七已过,灵堂虽然还在,但精武门已经恢复正常的运转,开始教授门人弟子武艺。

    “将力量集中在一点爆发出去,这样的拳头才有力道!”

    看着陈真被一帮小迷弟围在中间传授心得,夏树看向了另一边,只见霍廷恩眼睛时不时的往陈真这边瞥,显然他也受到了冲击。

    武功在传承中只有集各家之所长才能发扬光大,敝帚自珍只会让自己的武功成为一个字眼,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之中,但霍廷恩到底是精武门的大师兄,他不好意思去请教陈真那些新的理论。

    “陈兄弟!”

    夏树朝陈真走了过去,也打断了他的传授。

    “夏兄,我昨天回来找不到你,听小惠说你和小姜到外面找房子了?你也太见外吧!”

    让这些师弟们接下来自己练,陈真也是迎了上来。

    “没什么见不见外的,只是不想打扰你们。”

    “不说这个了,马上就要吃饭了,今天就在精武门吃!”

    “好,听陈兄弟的,就在这里吃。”

    这次夏树没有拒绝,有关昨天那场比武他有几个不明白的地方趁着吃饭前的这段时间和陈真请教了一下,陈真自然耐心解答,这一幕看的那些弟子真是羡慕嫉妒恨。

    “吃饭了,都吃饭了!”

    经过了一上午的练武,大家的肚子都饿空了,将桌子从房里抬出来,大家收拾碗筷准备吃饭,不过趁着这份闲暇,大伙又谈起了昨天的事情。

    “要不是五师兄,我们到现在还被蒙在鼓里。”

    “就是说啊,不过是谁给师父下的毒呢?”

    “肯定是日本人,他们打不过师父才下的毒。”

    “可师父和芥川比武前一个月就在家静养,根本就没出去应酬过,日本人怎么有机会给师父下毒?”

    几个师兄弟你一言我一语分析到了死胡同。

    “下毒的一定是精武门的内奸!”

    叼着烟斗,冥思苦想的农劲荪终于开口说道,不过他这么一说所有人都看向了他,因为在场的各位都有嫌疑。

    而其中嫌疑最大的则是一直经手霍元甲饭菜的几人。

    “农劲荪你是怀疑我喽!”

    一个从厨房里出来的老头解开了围裙,一脸因为被冤枉而激愤的面容,他就是精武门的厨子根叔,辈分比霍元甲和农劲荪都大。

    “精武门上上下下所有吃的东西都经过我,你这么说不是明摆着针对我?阿祥,你去厨房看看有什么毒药啊,老鼠药的。”

    和陈真一起出来的夏树正好看到了这精彩的一幕,两个犯人都是人才啊,这演技不去当演员真是可惜了。

    凑巧说中真相的农劲荪反而被这两个犯人苦苦逼迫,夏树不可能当看不见。

    “老人家不要激动嘛,下毒的方式有很多种,不仅仅是通过饭菜,茶水、檀香都能下毒,我听霍兄说过,霍老先生一直患有哮喘,他吃的药自然也有可能被下毒,这样还更有针对性,只伤霍老先生一人,不殃及无辜!”

    夏树直接走出来说道,看似是在安危根叔,但他说的话却是让两个人的心直接吊了起来。

    “对啊,只有霍老四有哮喘,饭菜大家是一起吃的,但这治哮喘的药只有他一个人吃!”

    农劲荪说到这里,大伙的目光再次集中在根叔身上,因为药也是他熬的。

    被这么一看田根脑门上开始冒汗了,刚才他说的那么信誓旦旦那是因为他真没在饭菜里下毒,说的是实话哪有什么心虚的,可现在却不行了。

    “根叔,你怎么流汗了?”

    旁边不明所以的小惠直接问道。

    “没事,厨房太热了!”

    还在演?可夏树没这么好的耐心了!

    “根叔!你这个杀人凶手,你害死了霍老先生还以为别人不知道吗!”

    夏树大声喝道,犹如炸雷般在田根的耳旁响起。

    “不是我,真不是我,我没想害死霍爷的…”

    坐在一旁的阿祥有些痛苦的闭上了眼睛,什么叫猪队友,这就是猪队友,被人一诈就什么都说了,不过事到如今他只能自谋生路了。

    轻轻放下碗筷,阿祥离开板凳准备趁大家不注意往后门走去。

    “阿祥兄弟你要去哪里?给日本人通风报信吗?”

    夏树一只手搭在了阿祥的肩膀上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