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第81章双方事后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果然没有错,这芦屋美智子用的也是冰符,如此这炼尸的死穴便是脑袋了,确认了这一点夏树心中瞬间有了主意。

    以往尸变之尸的弱点都在心窝之处,可这东瀛炼尸却在头部,集全部力量猛攻其头颅,炼尸之危可解。

    落在地上,夏树解开了身上所穿的杏黄戒衣,看着扑将过来的炼尸就是一罩。

    “嗡~~”

    戒衣背上所绣八卦瞬间亮起,一时之间炼尸根本挣脱不开。

    “剑出~~”

    食指中指并为剑指,夏树厉声喝道,只见一道金光从夏树从洋房二楼的窗户中破空而出,径直射向了阵中那挣扎的炼尸。

    “轰~~”

    戒衣轰然炸开,连同底下的红白之物化作碎片漫天散开,而那戒衣之下的炼尸直接成了一具无头之尸。

    脑袋呢?

    当然是像西瓜一样炸开了,无头尸无力的跪倒在地上,芦屋美智子所在的静室之中,最后一个草人还未燃起便爆成了漫天草屑,两枚血红色勾玉无力的落在了冰块之上。

    芦屋美智子也是一口血喷了出来,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起来,显然她的神魂受到了伤害,降念控制炼尸不是没有代价的,现在这就是反噬。

    她输了,还有那么多的手段没有用出来她就输了,输在那个华夏道士的手中。

    不对,她还没有输,那道士的法力根本不够,面对面他绝对不会是自己的对手,这次只因为是遥控炼尸才输的,而她真正强大的地方却是在自身。

    这笔账她已经记在心中,下一次她要让那道士十倍百倍奉还。

    “夏兄!”

    看着夏树瘫坐在地上,陈真连忙扶了上来,此刻黄光红光全都消失了。

    赢了?暂且算是赢了,不过那芦屋美智子应该还没死,虽然夏树可以通过炼尸找到那女人,但刚才那一剑用尽他身上所有的法力,此刻的他虚的一匹,谁的麻烦都找不了。

    果然御剑的代价是极大的,召唤五帝金钱剑洞穿炼尸头颅直接清空了夏树的法力槽,无尽的疲惫袭上心头。

    “夏兄你怎么样了?”

    “我还好,陈兄弟去把三具炼尸全都堆在一起,天亮后我们要立即离开这里,重新找住的地方,这里已经不安全了。”

    现在是1921年,日本在沪上驻扎的兵力虽然很少,但依旧不能不防,所以这里的确不能住了。

    “嗯,我这就去!”

    陈真将夏树扶起靠在栏杆上,转身进了洋楼,将夏树先前击杀的那两具炼尸搬了出来,和倪师傅的尸身堆在一起。

    这三人都是华夏人,虽然武德上有些瑕疵,但也犯不着被杀死,可谁想到他们在归途中被芦屋美智子做成炼尸,用来对付华夏人。

    不过现在他们应该可以安息了,夏树在心中已经做出了承诺,他会让那妖女下去陪他们的。

    “轰~~”

    被陈真扶着过来,夏树将点燃的火符往三具尸体上一扔,熊熊火焰燃烧起来,没多时三具尸骸烧化为粉,随着晚风吹散而去,而东方的天际也出现了一抹亮色。

    天要亮了。

    金钱开道,上午的时候夏树他们就找了新的住处,在饱饱睡了一觉后夏树也简单的和陈真谈了谈有关自己的情况。

    “事情就是这样,陈兄弟你在法庭上的时候我就意识到藤田刚旁边那个女人不太对劲,只是没想到她是芦屋家的人。”

    “嗯,不管她有什么阴谋我们都不能让她得逞。”

    芦屋美智子想做对华夏不利的事情陈真第一个不答应,从坚定的语气中他就已经表明了自己的立场。

    “主炼尸在降念的时候被灭,她多少应该也受了点伤,下一步她还有那藤田刚一定会有所行动的,陈兄弟你对虹口这一代比较熟,打探情报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放心吧,我这就去,夏兄你先好好休息。”

    说完陈真便离开了房间,夏树躺在床上倒没有继续睡觉,他法力用尽之后精神有点透支而已,睡一觉,吃点西洋参就好的差不多了。

    就是损失了一件戒衣让夏树觉得有些可惜,那也是一件很不错的法器。

    撑起身体靠在床头,夏树思索事情后续会如何发展。

    藤田刚有陈真对付,至于芦屋美智子他当仁不让。

    这次的交手夏树多少了解了一些九菊一派的手段,但下一次见面会面对什么他也说不好,毕竟这个芦屋美智子集家传阴阳术和九菊一派邪术于一身远不是《驱魔警察》里那个老板娘可比的。

    或许他真该好好准备一番才行。

    “报告长官,船越文夫今天一大早就乘船离开了沪上!”

    藤田刚的办公室中,一个曹长向藤田刚汇报道。

    “食古不化的老家伙,他不肯和皇军合作就是皇军的敌人,把消息传回军部!”

    从声音中完全听不出藤田刚的喜怒,但可以肯定一点,船越文夫回到日本有麻烦了,或许只有躲到深山老林之中才能躲过军部的人。

    “嗨!”

    “芦屋美智子那边有什么情况吗?我已经有两天没看见她了。”

    那女人缠着自己的时候没感觉,但是消失几天藤田刚倒是不由自主的想要知道她的消息。

    “这个,我们也不清楚,不过可以肯定美智子小姐并没有离开沪上。”

    这个曹长是藤田刚的联络官,接受过特高课的训练,能说中文,所以当初也是他开车送芦屋美智子去茅山的,而美智子有什么要求也是来找他,可这两天他也没见过美智子。

    “算了,我去她住处一趟,备车。”

    想了想藤田刚还是决定亲自去一趟。

    “嗨!”

    摩托车的速度还是很快的,从领事馆出来几分钟就来到了芦屋美智子在沪上的住所。

    从挎斗上下来,看着这栋房子藤田刚有些感慨,这里的布置和芦屋家的祖屋一样,为了汇聚阴煞之气,浮土之下撒满了石灰,站在门口就让人不舒服。

    那一家永远是那么古怪。

    不过再古怪,美智子都是他童年时最好的朋友,他依旧还记得年少时练武练哭的时候,那个给他叠了一只会飞的千纸鹤的小女孩。

    只是那个记忆中小女孩越长大越和她家的大人一样了,这也是他对她不冷不淡的原因。

    “哗啦~~”

    直接拉开纸门,在玄关处脱下靴子走了进来,房子里很干净,藤田刚四处看了看,直到拉开一间静室的拉门才发现晕倒在地上的芦屋美智子。

    “美智子,你怎么样了!”

    将芦屋美智子一把抱在怀中,看着她嘴角上残留的血迹,藤田刚如同机器人的脸上终于出现了一丝慌乱。

    房间里一片狼藉,地上满是冰块融化的水渍,还有和草灰混杂在一起的菊花花瓣。

    他知道她又鼓捣她那些邪术了,可这种东西一个不慎会死人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