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第269章对战独孤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剑阵出鞘!”

    “嗖~嗖~嗖~嗖~嗖~”

    黑夜中一抹刺目的剑光瞬间亮起,在照亮整座城主府的同时四十九柄飞剑全都出鞘。

    “阵列在前!”

    “唰~唰~唰~”

    飞剑结阵,排列在夏树的身前,而对面的独孤剑身瞳孔猛的一缩,剑道千千万万,但这一种他从未见过,难倒这就是传说中剑道至高的三境中的仙剑?

    先前的猜测从未有现在这般疑惑,雄霸虽然也用剑,但他的看家本领还是三分归元气,加之昔日夏树万剑诀并不纯熟,所以他并未像独孤剑一般看到这一层。

    “去!”

    一念之下,整座剑阵以那风雷之势朝着独孤剑所在的方向直接破空而来。

    “来得好!”

    心中暗道一声,独孤剑周身瞬间迸发出数百道的剑气,击打在夏树操控的飞剑之上,丁零当啷的剑鸣声拉回了吃瓜群众们的注意,他们还沉浸刚才剑光的刺目之中。

    放下手中破烂的饭碗,徐福的眉头皱起,这些玩剑的人就是不一样,招招都是无比的凌厉,可那夏树御剑的方式有些诡异啊!

    比他人多活了一千多载的光阴,徐福见识过数不清的剑道奇才,诸如独孤剑、无名之流数不胜数,他们之中不是没有能御剑的人,但几乎都是以气御剑,而这夏树的气困锁周身,一丝一毫都不泄露。

    难道说他是以神御剑?

    这个最接近正确的答案刚从徐福脑海中升起就被他自己否定掉了,怎么可能有人光凭心神就能控制武器呢,控制剑气他还相信,这他是万万不信的。

    此刻场中的战斗陷入了焦灼,夏树操控着飞剑从四面八方围攻独孤剑,他只能以双倍之剑气相御,也多亏了是无形的剑气,倘若是普通的神兵,在碰到振金飞剑的瞬间就会应声而断吧!

    这还是夏树没加火麒麟特效的普通剑阵,对付剑圣还用不上这样的大招,麒麟剑阵可夏树是专门为另一个人准备的好东西。

    不行,不能再这么下去了,感觉到自己体内的真气在急速下降之后独孤剑意识到必须摆脱现在的困境,这个夏树果真有两把刷子,剑阵的诸多飞剑的攻击犹如潮水般绵延不绝,一浪接着一浪。

    虽然他可以抵挡,但消耗却也不小,用不了多久他就会力竭,所以必须找到突破口。

    “剑十八!”

    大吼一声,视线中根本数不清的剑气同一时间迸发而出,以三三不尽,六六无穷之势幻化无穷,编织成一张剑网裹挟着夏树那四十九柄飞剑猛的扩张而去,一时间周身再无夏树攻击之飞剑。

    好机会!

    “剑二十一!”

    一声大吼,二十一道剑气从独孤剑剑指之上以雷霆万均之势索命而出,散逸的剑风绞碎了整个屋顶的琉璃瓦,而剑气则正面斩向了屋顶尽头的夏树。

    要挡吗?

    剑气虽然连钛合金都能斩开,但面对振金这种材料是无力的,有储物空间的夏树一秒就能完成振金战衣的换装,但剑客之间的事还是用剑来解决最好。

    “浩天正气,万法归宗!”

    “嗖~嗖~嗖~”

    还和诸多剑气缠绕在一起的飞剑瞬间撕裂了虚空,赶在那二十一道剑气之前,化成剑盾挡在了夏树身前。

    一阵金铁齐鸣的声响过后,剑气散去,剑盾之后的夏树毫发无伤,而整个主屋的屋顶被掀的只剩下一根根屋梁了。

    剑二十一果然不行吗?那剑二十二呢?念之所至,独孤剑瞬间又有了新的动作。

    “剑二十二!”

    无尽的剑气再次从独孤剑身上迸发而出,不过这名为剑二十二的一招相比较先前剑十八还要凌厉数倍的,只见这些无边无际的剑气绕过了剑盾,从各个方向朝着夏树袭杀而去,娇气封死了所有角落,根本就无处躲闪。

    既然无处躲闪那就无需躲闪!

    夏树猛的一踏脚下站立的屋梁。

    “砰~~”

    粗壮的主梁应声而断,夏树连同对面的独孤剑一同落到了满是瓦砾的主屋之内,而剑二十二的剑气则像狗皮膏药一般追逐而来。

    “剑归无极!”

    夏树瞬间用出新的剑招,只见组成剑盾的一柄柄飞剑似乎听到了召唤,再次化为剑光落下,围绕着夏树周身插入瓦砾之间,化为一个剑圈。

    “轰~~”

    撞击在剑圈之上的剑气瞬间发生了爆炸,主屋的四面墙第一时间就炸了个粉碎,连同城主府的那面外墙也轰然倒塌在地。

    两人的身影再次出现在一众武林人士的眼中。

    电视剧中独孤剑的剑二十二被剑晨的莫名剑法第七式——名不经传所破,并不是剑圣不如剑晨,他只是败在了无名这个老对手手里。

    可现在,实打实用上全力的剑二十二却被夏树所破,容不得剧烈喘息的独孤剑心中不惊骇。

    难倒一定要用那一招?

    独孤剑的脑海中闪现出毁天灭地的一幕,用出那一招的话,他和夏树两个人中必死一个,而更大的可能是两人皆死,无一人能够苟活。

    那么要不要用呢?

    一时间独孤剑的内心陷入了矛盾,狭路相逢勇者胜,剑客只能战败,从不认输。

    认输是对对手倾尽全力一战的诲辱,也是对自身剑道的否定,至少他是这么认为的,过刚易折,他知晓现在的自己就是一柄残剑,但作为对手的夏树显然不是。

    年纪轻轻在剑道上就有如此的成就,他已经超越了当年的无名,虽然现在胜负还未分,但其未来的成就远超现在的自己,因为作为残剑的自己,已然走到了剑道的尽头。

    但此刻他还想释放自己最后的光,最后的热!

    “独孤前辈,动手吧,我知道你还有一式剑二十三,我也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不管什么结果,在拿起剑的那一刻起,不就应该做好觉悟了吗?”

    夏树的眼神中闪过一丝狂热,灭天绝地的剑二十三,他没有理由后退,他知晓这不仅在成全剑圣,也是在成全他自己。

    “好!”

    剑圣站直了身体,嘴角微微翘起的他对上了夏树的眼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