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第6969章 未来的朋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都说爱情的力量是强大,可以战胜一切。

    叶无缺抱着这份信念和林天雨从日落打到了日出。打的到处木屑横飞,鲜血长流。整个全新的客栈被我们打成了一片废墟。但叶无缺仍就打不过他。不过还好还好,没有吵醒灵灵,灵灵一夜都睡的很好。

    叶无缺血肉模糊的倒在灵灵身边,已经没有多的力气来说话了,只能用尽量温柔的眼睛去多看灵灵一眼。至于叶无缺身后的林天雨,叶无缺理都不想理他。

    经过一夜的搏斗,林天雨自然也好不到哪儿去。他浑身是伤,满是疲惫的坐在我的身后,用快死的声音对叶无缺说:“我终于知道当初教官为什么要把你定义为最强的人了。你这个人真的,太顽强了。我们的实力,明明不在一个等级。

    他说的没错,如果只是拿本身的实力来做比较的话,叶无缺甚至连田真都不如,更别提我们中最强的林天雨。整个一晚上,其实叶无缺都是在被动的挨打,林天雨不管是从力量还是度上都高叶无缺不止一筹,叶无缺根本不是他的对手。但叶无缺依然拼着想要保护灵灵的信念,硬生生将叶无缺挨打的时长拖延到了天亮。

    但好像……最多也只能如此了。林天雨真的是极度谨慎的人,他在攻击的同时也做好了防御的措施,即使不管叶无缺受了多重的伤都丝毫不会松懈。始终没有给叶无缺任何反败为胜的机会。

    整个过程中,我们唯一相同的,就是体力的流失。

    强如林天雨,经过一夜对我的殴打,也终于疲惫不堪的坐在了地上。甚至提不起力气对叶无缺做出最后一击。但是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我们大家休息一会儿,结果还是一样。叶无缺会死在林天雨手里,林天雨当然也不会对灵灵手下留情。他可没有‘有死无生’那种‘龙鳞’的好心肠。此时此刻叶无缺才终于看清,相比所有人,林天雨才是真正冷血的怪物。

    叶无缺还能回忆起我们朝夕相处的七年时光,那些我们一起挨打,一起打人,相互羁绊的时光。但他冷漠的拳头告诉叶无缺,那些时光那些情绪,早就从他的脑海里消失,或许又重来都没有诞生过。他一直是什么样子,叶无缺从来都不知道。

    叶无缺恢复了一些体力,缓缓说道:“林天雨,大家在王府的时候,偶尔都会提提家里的事,为什么你从来都没有提起过?

    林天雨说:“家里?哼,我本来就没有家。其实我跟你们所有人都不一样,你们至少还有一个正常的童年。但是我,其实我从一出生,就待在王府里。我早就受尽了王府内弱肉强食的洗礼。

    叶无缺有些惊讶,难怪我们刚进王府的时候,林天雨就表现出和我们不是一个等级的强韧。

    林天雨接着冷冷说道:“我根本就没有同年,从我懂事起,我就一直待在王府。听王府里的管家说,我是王玉从战乱中捡来的孩子,和我一起被捡来的孩子有二十多个,最后只有我一个,进了‘龙鳞’的训练。不要问我其他那些孩子去哪儿了,你知道结果。

    叶无缺试图想象他最初时的狰狞同年,忽然有些理解他那些冷漠的情绪。

    所以我恨你们,恨你,恨紫日,恨墨,恨你们所有人。

    林天雨的声音从叶无缺身后继续响起:“你们都有属于你们的童年,但我没有。但这也并不是我一定要杀你的理由。而且说实在的,我们都逃出王府之后,你这个人本身对我其实根本无关紧要。你是死是活其实都跟我没什么关系。但是偏偏,你又是个该死的皇室血脉,而且那两个外族人又偏偏对你死心塌地,你成了阻碍我成为霸主的重要因素。我不得不杀你!你懂吗?!

    第一次,叶无缺感觉到林天雨表现出了愤怒的情绪,叶无缺没有回头看他,但叶无缺能想象他脸上的狰狞,他对着我的身后大吼到:“叶无缺你永远不会明白我这种人的痛苦!我必须要成为有权有势的人!只有这样!我才能安稳的在这个世界上生存!你懂吗?!我只是想在这个世界上好好的活着而已!我不想杀你!我真的不想杀你!但是你阻碍了我!叶我不得已!我不得已必须要杀你!你懂吗?

    叶无缺无法接话,唯有苦笑。

    我们都是可怜人,也只有在都没有力气打架的时候,才能这样掏心掏肺的聊会儿天。叶无缺和林天雨朝夕相处七年,也唯有此刻,才最接近真实的林天雨。

    林天雨在叶无缺身后吼了老半天,自己喉咙都吼干了。他从地上捡起摔掉壶把的破茶壶,把里面已经冷掉的茶水往自己嘴里猛灌。然后又猛的将茶壶往地上一砸,把茶壶砸的支离破碎。

    他拿起破掉的茶壶残片中最大的一片,锋利的破口像刀子一样,抓的林天雨自己手里都渗出了血。他拿着最后的凶器,一瘸一拐的朝叶无缺慢慢走来。掏心掏肺的聊完天后,他还是得杀了叶无缺。

    他慢慢走来,口中一直在絮叨:“叶无缺你不要怪我。我知道我缺不对。但我没有选择。你不要怪我,你不要怪我,你不要怪我缺……”

    叶无缺躺在地上仍然无法动弹,嘴上却笑了。叶无缺感到一丝欣慰,因为从林天雨的嘴巴里,叶无缺听出了他在害怕。他害怕杀叶无缺。或许在他内心深处,他是认同叶无缺这个朋友的,就像当年他为了给叶无缺报仇,独自一人去对方基地和对方老大血战一样。

    如果叶无缺不是皇族血脉,如果我们都只是一个普通人,或许我们能好好畅快的在一起把酒言欢,像其他那些好朋友一样。

    或许我们还能成为一生的挚友。

    但没有那么多或许如果。事实就是,林天雨的处事原则在告诉他,即使不管他内心深处有多么的不愿意,他也必须要杀掉叶无缺。

    他走到叶无缺身后,高高举起锋利如刀一般的茶壶碎片,眼看着就要像刀子一样插入我的胸口。

    那轨迹如重放一般慢慢降落,但始终没有插到叶无缺胸口。它落在半空中被一块普通的石头精准无比的打掉。

    我们两一同往客栈门口看去,真正心如死灰的一刻诞生。

    疯狗冥王带着天落站在门口。疯狗冥王一脸邪笑的看着林天雨,像魔鬼诱惑一般的语气说道:“我说过,他的命,只能用我来收。

    叶无缺和林天雨都呆住了,但很快,大家都反应了过来。林天雨停止了要杀我的行为,又重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我们大家都恢复了一些体力,他对叶无缺淡淡说道:“我们自己内部的事可以先放一放,我们先联手把那个畜生给杀了。

    其实叶无缺知道,疯狗杀了叶无缺之后,一定不会放过林天雨。虽然以我们现在的状态,想要对付疯狗一个人都很难。但至少两人联手,还有一丝丝希望。

    叶无缺同样知道,就算我们侥幸都活了下来。林天雨依然会选择杀了叶无缺。但叶无缺还是说道:“同意。

    我们相互搀扶的站了起来,一同瞪向冥王。

    冥王不屑的看着我们,冷冷的嘲讽道:“我看你们两个打了一夜,居然还没有结果,哎,本来以为只是来看场好戏,没想到最后还是得自己出手。不过也不亏,你们两个,一个是我们自己人公认的第一,一个是教官公认的第一,我冥王居然有机会一局杀了你们两个,也算是赚翻了。

    随即,冥王对着旁边的天落说道:“你到一边去,等会儿不管如何,你都不要出手。

    冥王还小声的对天落说了一句我们听不见的话。

    其实从一开始叶无缺就很好奇,因为天落表现的情绪一直都很低落,像是沉浸在某种巨大的悲伤之中。但对于他们来说,如此状态下的我们,不是一件天大的好事吗?天落的脸上,就完全看不出来这种类似的情绪。相反,就像快死的我们,并不是他的对手,而是他的好朋友一样。

    于是叶无缺更加好奇冥王对天落小声说了一句什么话。但叶无缺当然不会当面就问啊,如果冥王想让我们听见,又何必刻意小声呢。

    就像林天雨,他同样用只有叶无缺能听见的声调说道:“冥王虽然强,但都是这两年突然爆的力量,基础不牢。而且他本身的内伤很多。你左我右,先避其锋芒,消耗半势转阵,再由我上你下,一举全力攻之,他必败无疑。”

    叶无缺说:“好。”

    冥王依旧带着他那份独有的狂妄朝着我们冲来,他的眼神凶狠的如森林中唯一的老虎。

    本来林天雨在我们这群怪物中一直都是‘第一’的身份,直到疯狗冥王的突然崛起,第一次有人对林天雨的‘第一’有了质疑。但林天雨并不在乎这个身份,也没有找冥王来一场决斗来证明自己的实力。而冥王狂妄的外表下似乎也包含着对自己的不自信,因为他也从来没有主动去挑衅过林天雨。

    这导致所有人最期盼的,林天雨和冥王之间的决斗迟迟没有生。这也算是叶无缺一个不大不小的遗憾,这无关任何重大事件,只是一个作为市井小民普通的不能在普通的好奇心理。

    曾经还在王府的时候叶无缺问过林天雨,问他到底有没有把握打赢冥王。林天雨却笑着跟叶无缺说,他从来都不相信冥王能打赢他。后来叶无缺知道原因。原来林天雨其实早就知道,冥王之所以能在短时间内突然崛起,跟他自己不要命的训练有很大的关系,冥王用极端的手段在极短的时间内将自己训练成我们中顶尖强者的同时,也极大的摧毁了身体的元气。其实简单的说,就是冥王再用自己身体的机能换取实力而已。冥王虽然外表看起来强大无比,其实内脏的脆弱比任何一个人还要明显。

    在王府的时候冥王总是找叶无缺挑衅,但叶无缺一直提不起对他的敌意。后来叶无缺明白,叶无缺其实从内心深处很可怜他。他这个人的性格其实就和他的实力一样,外表看上去凶恶无比,内心却是最为善良。

    叶无缺很少去主动回忆冥王,因为叶无缺知道,如果要选一个最不适合待在王府的怪物的话,那这个人选其实并不是叶无缺,也不是天落,更不是莫石,而是冥王。叶无缺不愿意去回忆他,不愿意去揭开他并不想被别人知道的伤疤。

    叶无缺依稀记得一件小事,好像在很久很久之前,叶无缺好像替冥王出过头,那时他的外表和内心一样,充满了令人怜惜的软弱和无辜。但具体过程叶无缺已经忘的一干二净,也不知道究竟后面又生了什么事,才会导致冥王变成现在这样。

    虽然我们经历了一夜的长战,但片刻的休息还是调整的不错。总之我们还算勉强的能够应付冥王。

    一切都和林天雨算的一样,冥王的拳头就如一支离开弦的箭,刚开始的时候凶猛无比,触之及死。但越到后面就越是显得有气无力。这种实力变度的反差之快,甚至让叶无缺觉得这次的生死关头反而异常的轻松,也让默默开始怀疑,冥王好像从头到尾都没有表现出真实的实力。

    他好像,在按照他设计的剧本,慢慢套进。

    叶无缺和林天雨转守为攻之时,林天雨一跃而起,满含力量的拳头高高举起。而叶无缺也和之前约定的一般,蓄满力量在掌心,俯身瞄准冥王的肚子。如果按照林天雨的说法,冥王其实应该会更在意叶无缺,因为正面挨上此时的林天雨一拳,只会重伤。但要正面挨叶无缺往他肚皮上一掌,那离叶无缺手掌最近的那些内脏,那些冥王本身就很脆弱的内脏,必然当即死坏。而冥王也会立即毙命。

    叶无缺不由的心塞,其实在这最后的关头,林天雨其实还是把叶无缺算计了进去。

    但意外总是生的突然又不那么容易接受。

    冥王没有在乎叶无缺,他放任叶无缺全力一掌轰在他的肚子上,而是选择集中精力应付半空中的林天雨,他和林天雨对拳,用尽全身气力将林天雨活生生的逼退。

    冥王和林天雨几乎同时倒地,两人的嘴边都不停的冒着黑色的血液,那是内脏坏死的症状。林天雨不敢相信的看着冥王,冥王却像是阴谋得逞一样的对他冷笑。

    只是一个呼吸,他们两人都彻底的死去,他们的死因都是内脏坏死。没有一个人来得及说出一句遗言。

    叶无缺傻傻的站在原地。

    天落安静的看着冥王的尸体流着眼泪,走到我的身边,淡淡的说道:“你想知道在你们开打之前,他小声跟我说的什么吗?

    叶无缺说:“什么?

    他说:“他说了两句话,第一句话是他对我说的,他说,他死之后,叫我不要再回王府。第二句话,是他对你说的,他说,谢谢你四年前的救命之恩。

    天落默默的收拾冥王的尸体,说道:“你们都不了解他,其实在我们之中,他是最善良的人,没有人在乎我的生死,只有他在乎。他还说,当初也没有人在乎他的生死,只有你在乎。所以他让自己变强,只是为了保护我,还有,报答你。如今,他都办到了……

    叶无缺看着天落背着冥王的尸体缓缓离开,忽然想到了四年前,那个到处受人欺负,软弱的像个姑娘一样冥王,叶无缺突然记得了冥王真正的名字:“张楚岚。

    天落带着冥王走后,叶无缺放火点燃了客栈。

    犹如七年前没灭客栈一切的那场大火一样,面对这家新起,但又被杀光所有人的客栈,叶无缺做出了和武士当初一样的选择。

    客栈在烈火的燃烧下出跳跃的巨大红光,在日出的时候,像另一个方向升起的太阳。

    叶无缺在客栈的后山上葬了林天雨和田真。此时灵灵才从昏睡中慢慢醒来,但即使睡了足足有半天的灵灵,依然没有什么精神,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只能靠着树勉强坐着。

    灵灵用虚弱的声音问叶无缺:“哥,你在葬谁?

    叶无缺说:“差点和我成为朋友的人。

    灵灵说:“那他们是因为没有和哥你成为朋友,所以死掉的吗?

    叶无缺说:“算是吧。

    叶无缺拿着两块简易的木板,想来做他们的小坟堆上的墓碑。但叶无缺却不知道该在上面写些什么——如果写真名的话,叶无缺保证他们会被刨尸。虽然他们都想杀叶无缺,但叶无缺并不想让他们死后还饱受折磨。

    叶无缺说:“灵灵,我该在墓碑上怎么写呢?

    灵灵好奇的问道:“哥不知道他们的名字吗?

    叶无缺说:“知道,但我不能写。

    灵灵依旧乖巧的没有继续问下去,而是开始认真考虑我的问题,她迟疑了一会儿说:“既然他们这辈子没能做哥的朋友,那就把这个愿望寄托到下辈子吧。墓碑上就写‘未来的朋友’。

    叶无缺说:“好。

    于是叶无缺背着灵灵离开了,只留下了两座简易的小坟和上面写着‘未来朋友’的墓碑。在离开的时候,叶无缺衷心的希望,人真的是有下辈子的,而在下辈子里,我们都能获得普通的人生,我们都是一群知己,在一起毫无避讳的无所不谈,在一起言欢把酒到自然天亮。

    没有阴谋诡计,没有勾心斗角。我们不需要比谁比谁更强,我们不需要考虑该如何获得生存的权利。一切显得无比的散漫,又夸张的自由。一切来的风轻更云淡,又迷失的畅快。

    如果真的有下辈子,下辈子一定是我们的天堂。

    叶无缺好想对着天空洒一杯酒,敬叶无缺所有,未来朋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