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第四百四十七章 艾尔萨拉战役(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恺撒,语风陛下……还好吗?”黑龙切断与史坦尼斯的通讯,转过头,发现璐娜裹着毯子,正扇着小翅膀漂浮在他身后,“我听说她如今生命垂危。”

    提雅王国的女王重伤假死返回精灵之森,这样新鲜事对外自然隐瞒不住,许多智慧种族都有相关的流言传出对此议论纷纷,璐娜作为北方帝国的王后,自然不会面临情报闭塞的困窘,即使是恺撒没有主动向她提起这一茬,璐娜还是从其他渠道得到了一些捕风捉影的消息。

    黑龙闻言缩拢巨大的身体,与璐娜平视,声音温和的说:“加西亚的确在艾尔萨拉战场上遭遇围攻受伤,她的确陷入沉睡,但伤势并没有外界传言那样严重。提雅王国的尤克拉希尔是世界树的一部分,回返之后,它能治愈精灵女王的伤势。”

    “唔……我想去看看她。”璐娜试探着说。

    在小家伙心里,加西亚是一位温柔和善的女王,也是她的朋友,听说加西亚被迫陷入沉睡,璐娜心里很快升起前往精灵之森探望的心思。

    “现在?”恺撒微笑看她:“精灵王国内部没有布置传送阵,现在启程,你这个瞌睡虫恐怕还未抵达帝国边境,就又要睡觉了。”

    闻言,璐娜的眉毛揉成一团,不甘心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好像也是。”她说。小家伙现在一天要睡接近十六个小时,醒着的时间很少,而且非常容易感到疲惫。

    “别担心,加西亚不会有事,但你得注意你自己的身体。”

    恺撒说:“那边的话我回来的时候已经帮你探望过了,你现在需要多休息,哦对,过几天你父母应该也会搬到帝国来。”

    璐娜犹豫了一下,“好吧。”她说:“那,我就先回去休息了?”这句话刚说完小家伙就打了个哈欠。

    “嗯。”

    “亲亲。”

    ……

    月亮从山的这边升起,太阳从山的那头落下,粘糊一阵后,恺撒最终还是跟着璐娜回到房间,一直把她哄睡着后才离开黑翼王庭,前往帝国北部塞隆戈壁、黑石山。

    北地的雨季刚过,黑石山却看不到丁点湿润的痕迹,这个地方到处都是火焰与岩浆,即使经验最丰富的冒险者也无法辨认完全安全的落脚点;随着炎狱君主的苏醒,黑石山如获新生,数不尽的恶魔从地底爬出来,在焦土上活动,互相之间打得不可开交。

    用不着开口,焦土守卫迎接了他,并一直引领黑龙进入黑石山地底深处——他上一次见到阿兹利尔斯的地方。

    短短三日,阿兹利尔斯所栖住的烈焰王宫就已改头换面,它被拆除了,这里变成黑石山地底熔岩河的源头,断壁残桓顺流而下,河道越宽阔,就越荒芜,远处刺目的火光更加烧灼视线,极目远眺,看到的是连顶接地的无边火墙,拿着武器的巴洛炎魔沉默的前进,钻入火墙的另一端。

    “打算搬家吗?阿兹利尔斯。”恺撒的语气里带着一半疑惑一半揶揄。

    “我已经告诉过你,离开黑石山前往艾拉迪亚其他区域需要冒很大的风险,我不仅需要防备你,还有许多觊觎我力量的蠢货,以及神灵。”炎狱君主没有现身,声音在地底隆隆作响,话语里倒没什么轻慢的意思。

    “需要这么久?”恺撒说,“铂金龙神准备降下神格亲自向莫奈动手,再不前往艾尔萨拉,我们连汤都喝不到。”

    “等一会,很快就好。”阿兹利尔斯的语速很快,看样子的确是在赶时间:“我得将暂时散播在这个地方的力量收回来。对了,说起铂金龙神,我听说过巨龙与奎尔多雷的渊源,龙后应该也关注着战场吧?到时候见到莫奈,别第一时间指望我动手,让那些家伙先。”

    恶魔是一切神祇的死敌,无论龙神还是龙后都不是能对深渊领主露出微笑的存在,阿兹利尔斯担心自己遭受神祇的袭击,同时也防备着黑龙。

    “我知道。”

    恺撒答应,他也不愿第一时间动手,毕竟联盟中有兴风作浪纠缠不清的恶龙之母存在,时刻都无法掉以轻心。

    恶魔与邪龙一丘之貉一拍即合。

    接续黑龙话语的是长久的寂静,岩浆汨汨冒起又破灭,巴洛炎魔目不斜视沉默的涌入火墙,一只接着一只。

    时间在无声无息间持续流逝。

    “我已经没有耐心了。”良久之后,恺撒才说:“阿兹利尔斯,你让我等待了近一小时的时间,不打算说些什么吗?”

    “好了。”

    空洞地底传出回应,火焰君主那沉重粗壮的声线传入耳内:“一切就绪,黑龙,我们走,带我去看看那个无能孱弱的所谓联盟。”

    “作为一位深渊领主,打算光明正大出现在地上世界么?”

    “当然需要伪装。”阿兹利尔斯的声音全是不满,也不知是什么惹恼了他:“蠢货,我就在你面前。”

    火热的喧嚣浪潮一波接着一波外涌,除了火焰以外一切都被融化、蒸发,甚至连岩浆内的土质和矿物都被消磨一空,但随着炎狱君主话音落下,前方漫无边际的火墙快速向两侧挤压,像是被什么东西一分为二,露出中央干硬坚土。

    造型夸张的燃烧之刃静静拄立在布满雕文的石台上,只露出一半剑身,静谧恍如宇宙唯一。

    “你把自己变成了装饰品?”

    恺撒啧啧点评,这样的造型看起来唬人但并没有什么杀伤力,装饰意义远大于实际效果——燃烧之刃有着从剑尖向上扩大的庞大剑身,剑身满是魔纹,周围燃烧着烈火,双面开刃,剑脊与剑格等宽,剑格中央还镶嵌有一枚熔火之心。

    “你大可以为此铭记一生。”那柄剑带着恼怒隆隆的说:“没有人能有此殊荣——将一位上界君主当做武器。”

    “是吗?”恺撒笑,想想似乎也是这个道理,于是他不再嘲弄阿兹利尔斯,转换至第二形态走向燃烧之刃,握住、拔起。

    熊熊烈焰呼呼的燃烧声遮蔽了一切,光线空气扭曲狰狞,仿佛受到酷刑而挣扎不已,鼻腔里充斥着各种物质的燃烧灰烬,感官几乎失去作用,黑石山剧烈动荡爆响,仿佛即将炸裂。

    下一刻,它真的炸开了,恐慌的气息一直蔓延出去很远。

    “我们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