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第285章 81岁老将,申请出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苏越在茶馆门口蹲了一个多小时。

    期间被驱逐了三次,被母阳向族搭讪了七次,甚至有一次,他差点被一个六品的母阳向族强行抢走。

    幸亏苏越演技炸裂,表演的像个弱智,才让强者罢手。

    当然,不少阳向族还感慨,这么英俊的一张脸,竟然长在了一个傻子脸上。

    其实在惊袅城,也是个小社会。

    苍疾的守城军虽然在城外把守森严,但城内武者们的生活,也没有太严格。

    张弛有度。

    对任何种族来说,都不可能永远绷着。

    阳向族的制度还算人性化,屯兵营的勇士,也只有在战争的时候,才会集结起来,平时他们也有普通的生活。

    其实阳向族也试图向地球学习,计划打造职业军队。

    可惜,几千年的传统,让阳向族已经习惯了屯兵模式,职业军人的路线根本走不通,这也令阳向族的高层很苦恼。

    不管是职业军人模式,还是屯兵营模式,都不可能避免奸细的出现。

    苏越还在竖起耳朵,刺探着消息。

    终于,有了一点点关于七个宗师的消息,苏越心脏跳动的很厉害。

    然而,这张讨厌的帅脸,给苏越带来了无尽的麻烦。

    “你为什么长得这么英俊!”

    一个四品的女阳向族走过来,她很年轻,并且一看就有个有权有势的爹,能有五品阳向族跟随当护卫,家庭条件一般不错。

    “我不好看,你看错了。”

    苏越立刻否认。

    这简直要发疯。

    他终于开始苦恼,原来长得帅,也不见得是什么优点。

    “你撒谎。”

    女阳向族盯着苏越的脸,

    明明就是英俊,就是帅,就是好看。

    很迷人的脸。

    “好吧,我承认我英俊。

    “我有传染病,我犯病了会咬人,我的老婆是八品强者,如果你再不走,我就咬你!”

    苏越长吁一口气。

    他表现的像个神经病,终于吓走了这个女阳向族。

    传染病不怕。

    会咬人也不怕。

    甚至是八品强者的面首也不怕。

    这些缺陷单独在一个武者身上,都可以克服,谁让你帅呢。

    可全部叠加起来,那就恐怖了。

    “以后得想办法丑一点。”

    苏越嘀嘀咕咕。

    惊袅城不允许戴面具,据说是苍疾为了防止人族奸细混进来。

    苏越最初是准备戴面具的。

    长得帅,是我的错吗?

    一个插曲结束,苏越神情凝重,他终于刺探到了七宗师被关押的地点。

    镇恶先生的营帐。

    七宗师并没有被关押在地牢里,反而是在一个叫镇恶先生的营帐里。

    之后,苏越离开茶馆。

    他要知道镇恶先生的资料,同时找到营帐。

    又过了一个小时。

    关于镇恶先生,苏越用尽手段,也终于打听到一些细节。

    镇恶先生是惊袅城的炼丹师,同时还是个操控妖器的大师,苍疾的心腹。

    虽然他名叫镇恶先生,但这个人就是最大的恶。

    镇恶先生是气血武者,但竟然突破到了七品巅峰。

    据说,镇恶先生还是得到了八族圣地绝巅的帮助,这才突破七品巅峰。

    但镇恶先生却根本不懂一点点战法,他这辈子也没有亲手杀过一个武者,一直都在苍疾背后隐藏着。

    苏越专门打探了一下镇恶先生的弱点。

    结果只打听到他好色。

    “七宗师被关押在镇恶先生营帐里,绝对没有什么好事!”

    七拐八拐,苏越来到营帐。

    营帐的三里范围,是绝对禁区,甚至有四个六品的宗师,分别镇守着东南西北四个方向,苏越根本就过不去。

    但苏越却找到一个绝佳的位置,可以用透视眼去窥探营帐内部!

    眼瞎技开启:

    酬勤值-5000。

    耳聋技开启:

    酬勤值-5000。

    同时开启,翻倍消耗,酬勤值-10000。

    苏越心疼的痉挛。

    这简直是为爱发电啊,但他实在做不到袖手旁观。

    ……

    可用酬勤值:80964

    1:睡眠赦免

    2:爱的代价(下次使用,消耗4700酬勤值)

    3:救你狗命

    4:人鬼有别

    5:猥琐隐身

    6:眼瞎耳聋

    气血值:2000卡

    ……

    好不容易积攒到10万的酬勤值,又一次血崩。

    这时候苏越眼前的世界开始模糊,营帐直接透明化,苏越的听力也可以被自己控制,可以直接随着视线去听。

    这是很玄妙的感觉。

    苏越就像是在看电视机,眼前的场景,全部随着自己的心念在动。

    消息没错。

    东战区的七个宗师,确实被困在这个营帐里。

    他们浑身都是触目惊心的伤口,明显是经过了史无前例的酷刑。

    “该死,阳向族这群畜生!”

    苏越咬牙切齿,死死捏着拳头,由于太愤怒,他指甲扎的肉都疼。

    如果仅仅是普通的酷刑,苏越不会这么愤怒,毕竟对方是生死仇敌,这里不可能出现优待俘虏的事件。

    但阳向族毫无人性,他们简直是将宗师们当猪肉吊挂着啊。

    没错!

    乍一眼看去,和屠宰场冷库里悬挂的猪肉一样。

    宗师们的肩胛骨被钩子穿透,钩子上的血污,已经形成了一层厚厚的垢,凹凸不平,就像是狼牙棒。

    他们脚掌离地20厘米,被悬吊在空中,每个宗师的脚下,都汇聚着一滩鲜血,看上去就说不出的疼。

    而且这镇恶先生似乎还动用了一种丹药,让宗师们没办法晕过去,只能每分每秒都承受着痛苦。

    苏越都不忍去看这些宗师们的表情。

    太惨了。

    其中一个宗师已经年迈,他已经被折磨到了极限,如果继续下去,随时都可能被折磨死。

    “哼,老姐诛杀那些异族宗师的时候,地球跑出来一群圣母婊,说什么异族也是人,也有人权,哪怕就是杀,也没必要死前虐待,那样不仁道,还谴责我老姐残忍。

    “简直就是一尊臭傻比,等以后谁敢在网上带节奏,让神州军部仁慈,我就让他们也被钩子吊一吊。

    “可恶!”

    看着眼前这七个英雄被折磨,苏越心里的怒火根本无法熄灭。

    他又想起了地球上一些不和谐的声音。

    前段时间,神州全球直播屠宗师,很多圣母婊在网上发帖子,谴责神州军部残忍,甚至还网络暴力老姐。

    这群圣母婊简直比阳向族的敌人还要可恶。

    苏越甚至替这些英雄们不值。

    神州对待俘虏的手段固然残忍,但那群圣母婊根本就不清楚,阳向族对待神州的武者,只会更加残忍。

    这场持续了几个世纪的战争,根本就没有回旋的余地。

    这是亡族之战。

    这些杂念也就一闪而逝,圣母婊的事情,暂时没有办法解决。

    但苏越是武者,他得想办法救人。

    营帐里除了被抓的神州七宗师,还有两个阳向族。

    其中一个年级大点,气血波动很强,但明显很虚浮,就连苏越都能看得出来,这是个纯粹的气血武者。

    他就是镇恶先生。

    在镇恶先生身后,跟着一个四品的年轻阳向族,这是镇恶先生的徒弟。

    但苏越感觉,他更像是镇恶先生的儿子。

    因为长相太相似。

    ……

    “徒儿,你让师傅我很失望啊,跟随我这么久,连镇恶锁的咒杀图腾都不会画。”

    ……

    终于,镇恶先生说了一句话。

    没错。

    他之前不说话,是因为正在用一柄刻刀,在神州宗师的体表,刻画着什么诡异图案,他需要全神贯注。

    此时一个宗师的图纹刻画结束,镇恶先生松了口气,随后便开始训斥徒弟。

    “是徒儿愚蠢!”

    年轻阳向族背着一个很沉重的金属盒子,大概背包大小,和科技时代古老的战争电影中,无线雷达一样。

    “紫厄,为师是将你当传承人培养,你可千万得争气啊。

    “咱们只要忠心于苍疾神长老,未来的前途不可限量,你也要勤奋点,聪明点!”

    镇恶先生休息的时间,又在训斥自己的徒弟。

    “徒儿明白……要不,剩下三个无纹族的图腾,就由徒儿来刻画吧。”

    紫厄点了点头说道。

    苏越仔细观察着,他发现紫厄表情很不舒服,并且时不时动一动肩膀,应该是肩膀上的数金属盒子太沉重。

    “不行!

    “这一次,苍疾神长老要隔空抹杀七个无纹族宗师,要让神州知道咱们阳向族的厉害,这根本容不得一点点的闪失。

    “神长老诛杀林东启,势在必得,这七个无纹族宗师,也一定会按照规矩还给神州。

    “但以神长老的智慧,又怎么可能轻易的饶了这些畜生的命。

    “咱们师徒的任务,是刻下咒杀图纹,用镇恶锁隔空斩杀这些蠢货,让神州好好品尝绝望的滋味。

    “万一有一点点闪失,苍疾神长老会没面子,以我的地位,最多挨骂,可你很可能会丢了命!”

    镇恶先生歇了一会,随后继续用刻刀在神州武者体表刻画图纹。

    苏越气的肺都要炸开。

    苍疾要用七个宗师的命,威胁林东启大将和他单挑。

    但他竟然会暗中使诈。

    放人是真的,但因为这些图纹,镇恶先生会隔空杀了宗师们。

    这样一来,林东启大将简直是在做无用功。

    而这七个宗师,其实早已经被苍疾判了死刑。

    简直该死。

    卑鄙无耻。

    “师傅,隔空咒杀无纹族宗师,有那么容易吗?”

    紫厄不断调整着肩膀的受力。

    “你背上的镇恶锁,是绝巅长老特别赐予我的宝物,这本身就是隔空咒杀的恐怖杀器,你小小年纪,知道个屁!”

    镇恶先生冷笑。

    说话的功夫,他又刻画了一个图纹。

    苏越的视线,关注在紫厄的背上。

    那个金属一样的金属盒子,就是镇恶锁。

    这是一件妖器。

    来自八族圣地绝巅的妖器。

    还剩下最后一个人,镇恶锁图纹就会彻底完成。

    苏越犯了难。

    该怎么救人呢?

    外面到处是守卫,自己根本没机会接触到镇恶锁。

    他心里一阵烦躁。

    宗师们已经被破了声带,所以他们没办法说话,但苏越能看得出来,他们在怒骂镇恶先生。

    可惜没有什么效果。

    至于声带,理论上科研院可以恢复,但首先得保住命啊。

    又过了一会,七个宗师,所有图纹全部刻画结束。

    能看得出来,镇恶先生也有些疲惫。

    “徒儿,来……把镇恶锁放下来,我现在安装咒杀令。”

    稍微休息了一下,镇恶先生说道。

    “啊……放下来?”

    紫厄一愣。

    他的表情有些幽怨:既然你要放下来,何必让我背着呢,多累啊!

    可镇恶先生没有理会紫厄的脸色。

    他手掌在镇恶锁上点了几下,顿时间,一道深蓝色的光幕,出现在镇恶锁的上空。

    “徒儿,这镇恶锁,有两种激活方式。

    “第一,就是咒杀令。

    “第二,是赦免令。

    “这里有两颗丹药,一黑一白,黑色是咒杀令,白色是赦免令。

    “镇恶锁炼化了咒杀令之后,就可以远距离隔空咒杀无纹族宗师!

    “你仔细看好为师的手法,虽说你肯定学不会催动镇恶锁的手段,但也可以提前了解一下。

    “这手法之复杂,不亚于修炼一部卓越战法!”

    唰唰唰!

    镇恶先生手掌翻飞,他就如一个作画的画师,一道道线条被刻画在光幕之上。

    苏越凝神静气的观察着,他手指一动一动,也在模拟着线条的勾画方式。

    万法可归宗!

    其实说到底,这线条的刻画,和学习战法的纹路一样。

    只不过战法在武者体内,而镇恶锁,却是这一张光幕。

    甚至镇恶锁还要更简单一些。

    “第一步,为师要先打开镇恶锁,这样才能将咒杀令放进去!”

    一番凶猛的操作之后,黑色丹药竟然像是液体一样,被镇恶锁融化。

    “好厉害!”

    紫厄看的一脸懵逼。

    他读书少,只能用这三个字来形容自己的震撼。

    “如果这样就可以操控镇恶锁,我可以比镇恶先生更快!”

    苏越瞳孔闪烁。

    当然。

    他说的也是废话。

    虽然自己偷学到了技术,但没有镇恶锁,根本就没用。

    “现在,为师要闭锁!

    “闭锁之后,只有用特殊手段,才能重新激活,除了为师之外,惊袅城任何人都无法再开启。等到战争开启,为师只要催动镇恶锁,那神州这七个宗师,就会浑身流脓而死。”

    镇恶先生又是一番恐怖的操作。

    当然,这一切也被苏越全部看在了眼里。

    镇恶先生根本不知道,还有一个天才,已经学会了开启方式!

    “师傅,如果镇恶锁炼化了赦免令,是不是神州的武者就可以逃跑!”

    紫厄又问道。

    “何为赦免?既然赦免,又怎么会有逃跑一说?

    “徒儿,你脑子不够用啊。

    “这镇恶锁原本就是为了威胁不服管教的武者而设立,能得到赦免令的武者,一定已经对阳向族忠诚,他们又怎么可能会跑!”

    镇恶先生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徒弟!

    “其实这赦免令,根本就用不着,既然被刻上咒杀令,就不可能存活。但它毕竟是绝巅长老赐予的东西,你留在身上,也可以当个修炼宝贝用。”

    镇恶先生将特赦令的白丹,递给紫厄。

    “多谢师傅!”

    紫厄满脸激动。

    镇恶先生摇摇头,他眼中是很明显的父爱。

    除了你的父亲,谁会这么疼爱你。

    但镇恶先生却不想相认,他不想被亲情束缚了自己。

    苏越眯着眼。

    他已经记清楚了打开镇恶锁的手法,也记清楚了熔炼丹药,并且封锁镇恶锁的手法。

    同时,苏越也找到了拯救七个宗师的办法。

    只要自己能把镇恶锁和特赦令偷过来,并且将里面的咒杀令修改,一切就迎刃而解。

    溶解了丹药之后,镇恶锁根本就看不出任何异常。

    距离战争就剩几个小时,镇恶先生也不会专门去检查,他明显也很吃力。

    但苏越面临的难题,也根本无解。

    自己没办法接触镇恶锁啊。

    焦急!

    得到了破解办法之后,苏越更加焦急到发疯。

    ……

    “徒儿,这镇恶锁非同小可,你切记要时时刻刻背在身上,一秒钟都不可能离开,知道了吗?”

    镇恶先生交代道。

    “明白!”

    紫厄心不甘情不愿,重新背起了镇恶锁。

    很明显,他脸上有一股厌恶。

    真的是太沉重。

    “师傅,还有几个小时才开战,咱们惊袅城的豪情会所,新来了几个漂亮的阳向族,要不您去谈谈心?”

    事情办妥,紫厄突然神神秘秘说道。

    “我今年81,这么大年纪,去那种场所,不合适!”

    镇恶先生摆摆手,义正言辞。

    “师傅,您先看看样子,还蛮水灵灵的。”

    唰!

    紫厄拿出源像石。

    顿时间,图像出现,里面是几个形态各样的年轻女阳向族。

    苏越不知道这些阳向族好看不好看。

    可能是好看的,因为镇恶先生和紫厄笑的很猥琐。

    相关的会所产业链,其实在阳向族一直就有,毕竟这也是很成熟的社会,很正常。

    “这个……多大年纪!”

    镇恶先生指着一个年纪最小的阳向族问道。

    “这个……18岁!”

    紫厄诡异的笑了笑。

    “唉,18岁,好年纪啊。

    “为了这个花一样的年纪,我这个81岁的老将,再次出征吧!

    “徒儿,陪为师在去征战豪情会所。”

    镇恶先生长吁一口气。

    豪情会所。

    这名字是从神州找来的灵感,果然够豪情。

    “徒儿遵命!”

    紫厄连忙一笑。

    ……

    之后,师徒二人,就结伴离开了营帐。

    苏越能看得出来,镇恶先生在惊袅城地位很高,那些宗师守卫都毕恭毕敬。

    儿子给老子拉皮条。

    阳向族的做事风格就是生猛,苏越都不得不佩服。

    还有这个镇恶先生,也真是顽皮。

    81岁老将,还出征什么,也不怕死在别人肚皮上。

    苏越比师徒俩速度快。

    他已经先一步跑到豪情会所。

    路上,苏越还专门不小心撞了一下紫厄。

    就这一撞,苏越用司空战法盗走了紫厄的赦免令丹药,同时,苏越还给紫厄放下一颗普通丹药,反正他藏在兽皮里,也看不出来,苏越专门挑战了一颗相似的。

    况且,去会所的路上,谁还有心思在意其他事情。

    至于镇恶先生,苏越没有接触的必要,反正镇恶锁和赦免令都不在他身上。

    这也是给苏越的机会。

    苏越以最快的速度,找到会所里一个财迷小伙计。

    他悄悄将一品的小伙计叫到角落里,二话不说用三颗人族丹药贿赂之。

    “紫厄最喜欢去哪个姑娘的房间?”

    苏越开门见山。

    “咦,大爷,你是紫厄大爷的仇人?”

    小伙计一愣。

    “我问你什么,你说什么,好处少不了你的。”

    苏越不耐烦。

    “大爷息怒,紫厄大爷最喜欢的姑娘,是蓝媛。”

    小伙计连忙说道。

    他可不敢得罪苏越这种大户,出手就是三颗人族丹药,这是自己的机缘啊。

    炼化了这三颗丹药,小伙计可以突破到二品。

    那时候,他可是伙计头子。

    “蓝媛在哪个房间?”

    苏越又问道。

    “二楼,最里面!”

    小伙计道。

    ……

    街边,苏越已经听到了紫厄的声音。

    这时候,二楼跑出来一个女阳向族,二品实力,气血武者。

    这个会所里的阳向族,也只能供人玩乐。

    “大爷,她就是蓝媛,可能远远看到了紫厄大爷。”

    小伙计连忙说道。

    “好了,我知道了。”

    话落,苏越一闪身消失,小伙计只感觉到一阵风,随后他只能在风中凌乱。

    哪去了呢?

    自己都没有看清楚。

    不愧是找紫厄麻烦的大爷,是个高手。

    而苏越已经用尽一切速度,提前跑到蓝媛的房间里,他直接藏在了床底下。

    不得不说,阳向族学习能力还能强大。

    因为惊袅城的空气比较干燥,所以这床也很豪华,很高,苏越躲在床底下,竟然还可以做几个俯卧撑。

    “老天保佑!”

    苏越在床底下祈祷。

    他希望紫厄安排了镇恶先生后,自己也来房间里释放一下。

    只要紫厄能卸下镇恶锁,自己就有机会修改。

    这样,七个神州宗师,就有救了。

    而且床底下漆黑一片,镇恶锁的光幕也不会泄露出去。

    苏越未雨绸缪,来的路上,已经将特赦令白丹也盗在手里。

    “我怎么就这么聪明。”

    藏在床底下,苏越开始佩服自己的智商。

    这么短时间内,自己就能判断出这么多的事情,并且找到唯一逆天改命的路。

    这绝对是个天才啊。

    嘎吱!

    苏越焦躁的等待了20多分钟。

    终于,房间门开启。

    是紫厄的声音。

    而且是很饥渴的声音,苏越甚至能嗅到空气中干柴烈火的味道。

    轰隆!

    “臭老头,明明是我爹,还怕担责任不肯相认。

    “这么重的破包袱仍在我身上,简直是老不死,怕有闪失,他自己为什么不背着!”

    一把将镇恶锁扔在床边,紫厄仰面躺在温暖的床榻之上。

    “老爷,您还是压一压火气,毕竟镇恶先生可是神长老面前的红人,您前途无量呢!”

    蓝媛替紫厄宽衣解带。

    “蓝媛,还是你能理解我啊。

    “来,今天本大爷要征战800回合!”

    嘎吱!

    嘎吱!

    床榻在疯狂摇晃,苏越心中闪过几百个妈卖批。

    顾不得上面征战的阳向族。

    苏越悄悄伸出手掌,将镇恶锁偷盗床底下。

    他得以最快的速度更换丹药。

    “哼,苍疾啊苍疾,一会开战,你队伍里出现一头猪,我看看你能是什么表情。”

    苏越手掌翻飞。

    上面炮火连天,800回合征战不休。

    紫厄根本不会注意到,床下有人。

    而且战况太激烈,紫厄都没有注意到床下的镇恶锁消失。

    其实也正常,镇恶锁紧贴着床边,反而是视觉盲区。

    快!

    快!

    再快点。

    苏越恨不得自己有三头六臂。

    他已经施展出了自己最巅峰的速度,这时候眼睛都有一点点花。

    什么是刀锋上跳舞。

    这就是!

    老天爷既然帮忙,苏越就不能辜负了老天爷的一片好意。

    这七个宗师绝对不会死,我说的。

    ……

    求月票,求推荐票。

    大家帮帮忙,冲一冲成绩。

    还有一更正在赶稿子,白天事情多,耽误了更新,抱歉大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