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第十八章 读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黄长青忙道:“其他的都是些小事。唔家塾请先生的事儿估计还需要三两日。我这次从绍兴请了几名名气颇响亮的大儒,希望能一改家塾的风气”

    林伯庸皱了皱眉,摆手道:“这件事你拿主意便是,请了先生带来让我见见便是。”

    “遵命。”黄长青松了口气。

    林伯庸站起身来,准备摆手让众人散去。忽然间,一名仆役在花厅门前探头探脑,那是三进看守垂门入口的人手。黄长青忙来到门前挺胸喝道:“什么事?”

    “黄管家,三房的林觉公子要见家主,就在三进圆门口站着呢。”

    “林觉?”黄长青脸色阴沉起来。

    林伯庸在后方问道:“什么事?”

    黄长青转身赔笑道:“哦,是三房的林觉公子想见家主。家主,见不见他?”

    “林觉么?他来有什么事?叫他进来吧。”林伯庸皱眉道。

    黄长青连声答应,名仆役去领人进来。几位公子本已经打算起身离开,但一听林觉求见,又都纷纷坐了下来。他们也想知道这个林觉跑来作甚?

    一袭月白长衫干干净净整整齐齐的林觉出现在厅前的台阶上。虽是普通衣物,但穿在林觉身上,配合其身形和俊美的面容,倒比极为身着锦衣的公子气度从容的多。

    “林觉见过家主。见过几位兄长,见过黄管家。”林觉一一向众人行礼。他其实有些惊讶,本以为只是见家主一人而已,却没想到几大巨头皆在堂上,倒是有些措手不及。

    林伯庸抚须点头道:“林觉,你有事么?”

    事到如今,林觉也只能按照计划说出来此的目的,总不能认怂不说,白来一趟。

    “启禀家主,小侄有一事想征得家主允许。”

    “什么事,你说便是。”

    “启禀家主,小侄小侄想去外边的书院。”

    林伯庸愣了愣道:“去外边的书院是什么意思?不愿在家塾了?”

    林觉点了点头道:“正是此意。”

    林伯庸的脸色沉了下来,皱眉道:“林觉,你是觉得家塾不好么?”

    “人家现在是满腹经纶,嫌弃我们家塾的庙容不下他这个大人物了呢。”林全在旁出身讥讽道。林柯林颂几人都哈哈笑了起来。

    林觉面色平静,没有说话。林伯庸皱眉道:“黄管家已经请了大儒来家塾任教,过几日便可就位。徐子懋已经被辞退了,你无需担心徐子懋的事了。”

    林觉摇头道:“侄儿不是为了徐先生的事儿,侄儿是立志要考上科举的,侄儿为此也花了很多的心思。不是侄儿自吹自擂,侄儿该学该背的书本也尽力去熟背记诵。但科举之事可不是光是靠将书本背的滚瓜烂熟便可以考上的。要求甚解,要懂得书中的道理。文章中的道理,策论中的对策,这都不是靠着死记硬背可以提高的。所以侄儿便想着要提高这方面的能力。我听人说,松山书院的方敦孺是当今大儒,座下学子屡屡高中,且有在朝中为高官之人。想必他在这方面是很有见地的,所以侄儿便想着去松山书院跟随这位老先生,或可对侄儿的将来有极大的帮助。”

    林伯庸愣愣的看着林觉,他甚是有些吃惊。对于林觉能说出这些话来,林伯庸其实深以为然。天下那么多的人,但每次科举大部分人都名落松山。一方面是朝廷取士的名额有限,但另一方面必是学业不精。而学业这方面,若是靠背书背的滚瓜烂熟便能高中的话,怕是天下刻苦的学子都能做到。当今朝廷取士,需要的不是书背的烂熟,文章诗词策论却写的一塌糊涂的士子。熟本只是一个基础,文章诗词写的好,既需要天赋更需要名师指点。

    这个道理自己的二弟林伯年曾经跟自己谈起过。而林觉现在所说的道理,正是林伯年所表达的意思。那日庭训,林觉的表现让人吃惊,但对于林伯庸而言算不上太惊艳,只能算得上是惊讶罢了。因为林伯庸知道,书读的再多,背的再熟,也未必便能考上科举。

    “松山书院可不容易进呢,入方大儒座下更是难上加难。可不是你想进便能进的。”林伯庸沉吟道。

    “这个小侄心里明白,小侄只是事先请家主示下,若是能进便进,进不了松山书院,那是小侄道行不够。但总是要去试一试才肯甘心。”

    “这是什么话?你当家塾是个想走就走,想来就来的么?你把家塾当什么了?松山书院进不了,家塾却也不收你了。”林柯冷声道。

    “就是,嫌弃家塾不好,攀高枝攀不上那也不用回来了。再说了,林家子弟都在家塾,你偏要跑出去,这叫别人怎么想?大伙儿都学你,家塾办不办了?”林颂附和道。

    林觉没有出声,他范不着跟他们争论,他只需要得到家主的首肯便好。林伯庸应该是明白道理的,自己的目的也是为了考上科举,在这一点上不违林伯庸的初衷。

    林伯庸想了想,转头看向黄长青道:“长青,这件事你觉得如何?”

    林觉暗自叹了口气,心想:看来这件事是泡了汤了,黄长青定会阻止。

    然而,黄长青口中说出的话让所有人都感到意外。

    “家主,既然林觉公子有这个心气,我觉得应该鼓励他才是。松山书院是我杭州最好的书院,每一科都有不少高中的学子,那方大儒更是当今盛名显赫的大名士,桃李满天下。若能得他指点,必会学业精进。有此心志,应该准许他去试一试。就算不成,再回家塾便是。”

    “哦?你是这么想的?”林伯庸笑道。

    “当然,林觉公子小小年纪心怀大志,家主自然要给予鼓励。只不过,家有家规。林觉公子要明白,家塾是为方便族中子弟的,不在其中,便无法享受优待。而且在外边书院花费甚巨,宅子里也不会破例补贴银两的。这一点我可要说清楚。”

    林觉忙点头道:“那是自然。我问了问,我房中月例还是足够进书院的。不会向族里要一两银子的。”

    林伯庸点点头道:“那就好,既然如此,我便答应你了。但即便是在外边书院,你也要记住,你是我林家人,一言一行都不许出格。放你出去是为了,可不是让你去逍遥快活的。”

    “侄儿谨记。多谢家主。侄儿告退。”林觉拱手行礼,快步退出。今儿这事儿居然这么顺利,倒是出乎意料之外。黄长青的意见对家主影响甚大,今日他在场居然没刁难反对,更是意料中的意料。

    早茶会议散去,几位公子各自离开做事去。黄长青安排了车马随从,送林伯庸去外边办事。回过头来刚刚进了院子,斜刺里林全便冲了出来,拉着黄长青到一旁墙角劈头便是埋怨。

    “长青叔,你脑子抽了么?怎地还帮那小子说话?干什么同意他出去?他倒是逍遥的紧。”

    黄长青呵呵笑道:“你呀你,也不多想一层。我这是帮你呢。”

    “帮个屁!”林全怒道。

    “哎!家主其实已经准备同意了,我只是顺水推舟罢了。再说了,放林觉出去是件好事啊。”

    “好个屁!”

    “你听我说啊。我告诉你啊,昨日我的人已经盯梢到了一些蛛丝马迹。林觉他似乎在青楼红船出入。”

    “什么?当真?怎不禀报家主,给他个教训?”林全叫道。

    “哎,这么急作甚?目前尚未有确凿证据证明他迷恋于此,打草惊蛇未必能得手。你也看到了,那小子挺能辩驳的,只有抓个现行,才能叫他无可狡辩。今日我之所以建议家主放他出去,正是为了能多抓他的把柄。你想啊,他成天呆在宅子里,那能有什么把柄好抓的?只有同意他出门,每日里在外边游荡,花花世界之中才有更多的诱惑不是么”

    “哦,原来你是这个意思我倒是会错意了。”林全张大嘴巴道。

    黄长青翻了个白眼继续低声道:“难道我还帮他不成?再说了,我怀疑他突然提出去外边,便是打着别的主意。昨日他从一家红船上下来,想必是食髓知味了,于是便要求在外边,好有更多的机会跑去快活。咱们遂了他的意,不是更有机会抓他的把柄么?”

    “高,实在是高。”林全挑起大指,低声赞道。

    两人对视一眼,桀桀怪笑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