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第一一零九章 尘埃落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面对手足无措,语无伦次的郭旭。吕中天叹息一声,上前轻拍郭旭的肩膀,沉声道:“郭旭,你也莫要惊慌。事情已然如此,后悔也是无用。老夫也不指责你了,老夫理解你的心情。事情或许不至于那么糟糕。以老夫对皇上的了解,皇上应该不至于因为此事对你责罚。毕竟……容妃那件事他都容忍了过去。皇上定不肯将事情闹大的。”

    郭旭叫道:“可是他知道了之后,岂非对我更加的冷淡?他……他心里还不知怎生看我了。”

    吕中天轻声道:“是啊,这么一来,他会对你更加的不满,更会疏远你。所以老夫一直说你的行动有欠考虑,你怎么不来问一问老夫呢?哎。”

    郭旭叫道:“外祖父,我错了,我以后都听您的。可现在的局面,我该如何应对?倘若父皇召见我,问我这件事,我该怎么回答才好?”

    吕中天看着郭旭道:“郭旭,得失要有寻常心,即便当不上太子,不能成为大周的皇上,那也没什么。你要有心理准备才是。世上没有任何一件事是必然成功的,要学会接受失败。不能乱了阵脚。”

    郭旭瞪大眼睛叫道:“外祖父,你怎么说这样的话?你不是说,太子之位势在必得么?丢了太子之位,那我们不是死路一条?郭冕当了皇上,他岂能容我?我明白了……外祖父根深蒂固,枝叶蔓延,就算郭冕当了皇上,你一样当你的宰相,郭冕也不敢对你怎样。所以,你是不是想改弦更张了?是不是想效忠郭冕了?哈哈哈,也好,识时务者为俊杰,外祖父当然是最懂得立身持稳的那个人。我算是明白了,我成了孤家寡人了,是一枚弃子了。罢了,罢了,到时候死的是我,你们都好好的便是。”

    “住口!”吕中天厉声怒斥道:“郭旭,你知道你在说什么么?昏了头了不成?我已然如此和郭冕为敌,他登基后还能容老夫么?你是我的亲外孙,老夫除了帮你还有的选择么?郭冕当了皇上,林觉郭冰等人便会得势,你认为他们能绕得过老夫?你怕是真的疯了,这种话你也说的出来?混账东西,老夫是否看错了你,你怎地智昏心迷到了如此地步?”

    郭旭也意识到自己言语太过了,他也真的是急的昏了头了。于是连忙道歉:“外祖父莫恼,是我胡说八道,是我昏了头了。我怎可说出这样的话来?可是……外祖父说的话,难道意思是要我放弃不成?那我们岂非全部要完蛋了?这可怎么能放弃?外祖父难道也甘心情愿任人鱼肉?”

    吕中天沉吟片刻,瞪着郭旭道:“郭旭,老夫问你一句话,你如实回答我。”

    郭旭从吕中天的眼神中看到了让他心中胆寒的凌厉和果决,心中凛然,沉声道:“外祖父请说。”

    吕中天道:“只问你一句话。为了当上大周之主,你是否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是否有胆量做一切事情?”

    郭旭呆愣片刻,他的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终于沉声道:“我敢做任何事情,只要能赢得皇位。那便是一切。”

    吕中天眼中寒芒闪烁,呵呵笑了起来。忽然离座起身道:“老夫回衙门了,还有公务要处置呢。”

    郭旭愕然道:“外祖父,你话还没说完呢。”

    吕中天笑道:“该说的都说啦,还说什么?你既有如此决心,这大周之主便是你的。稍安勿躁,静待时机。皇上不会叫你去问话的,你也不用担心这件事。就算问了,你难道还能承认么?我去啦,这几日你不要出门,修身养性,好好的过几天清静日子。我怕你以后没有这般清静日子过了。”

    郭旭满头雾水,似懂非懂。见吕中天要走,只得起身相送。

    两人来到廊下,阳光明媚刺眼。廊下的几盆鲜花开的正艳。一名仆役正拎着清水冲洗廊下青石地面,适才郑之学被杖毙之时留下了不少血迹,清水一冲,满地鲜红。

    “血的颜色便是花的颜色。老夫府中的养花人说,以血浇花,花会开的更艳丽更美,也不知是不是真的。”吕中天似乎在对郭冲说话,又似乎在自言自语,言罢甩着袍袖,快步而去。

    ……

    五月初五,端午节佳节。大周端午节是一年三大节之一,故而较为隆重。端午节的习俗无非是吃粽子咸鸭蛋划龙舟喝雄黄酒洗艾澡等等。

    在大周,南北两处习俗相似,在林觉这个南方人看来,无非细微的差别之处便在于粽子有甜咸之分,雄黄酒滋味的差别而已。对有些人可能这件事很重要,会引发甜粽子还是咸粽子哪个更好吃的争论。但在林觉看来,这都是吃饱了撑的,因为他都爱吃。

    京城之中前几日便已经开始热闹了起来。大批香蒲草充斥街道,那是包粽子的必须之物。艾草的香味满城弥漫,冲淡了街头妇人们身上的香粉味和男人们身上的汗臭味。汴河河道上,也用浮筒划分出了赛龙舟的河道。早几日,便有许多五彩缤纷的龙舟在鼓点声中于河道之中开始练习。

    满城百姓都期盼着端午节的热闹节目,百姓之家原本辛劳,能有个借口休息一日大吃大喝大玩一番,自然是极为高兴的。人们兴高采烈的谈论着今年哪家龙舟队能夺魁。一说是城东顾家的龙舟队将卫冕,因为去年他们便是第一,而且他们是祖传的造龙舟的家业,他们造舟的水准连大周军队都请他们帮着造水军战船。有的百姓则不这么认为,他们看好去年惜败的李家船队。李家船队去年横空出世,差点夺魁,可惜最后惜败于顾家。但他们的潜力为人所知。经过一年的艰苦训练,他们今年当力压群雄夺魁才是。相较而言,今年李家的支持率极高,几乎有七成左右的百姓都认为李家会成为今年赛龙舟的魁首。

    这就像是甜粽子还是咸粽子之争一样,结果不重要,重要的是这种争论的过程。人总得有个事来干不是么?否则吃饱了肚子翻着白眼无事可做,却也没什么趣味。吵吵闹闹,争争夺夺,这便是人生的本质。

    可惜的是,如此热闹的节日,林家上下却是无缘与民同乐了。不久前的遇袭再一次敲响了警钟,让林家上下都意识到危险随时可能发生。那一次付出的代价极大,死了那么多的人,差点林家众人被全部杀死,所以再不能掉以轻心了。不用林觉交代,林家众人便自己决定端午节不允许任何林家家眷出门游玩。越是这种人多嘈杂的场合,越是极为危险。不能再添乱了。

    再者说来,林觉也没有时间去过这个端午节。因为他一大早便要上朝去。朝廷虽然有端午官假,但是今年的端午假期却取消了。因为端午节当日,郭冲要召开一次极为重要的朝会,决定一件干系到大周未来的大事。

    一大早,林觉便进宫上殿去了。林家众女辰时起床,纷纷用艾水沐浴,头上插了艾草集合在后宅花厅之中。早餐自然是粽子主打,小米粥咸鸭蛋为辅。吃了早饭,给林战挂了荷包,穿了梁王府送来的五毒衣,全家老少一起去后园玩耍。虽然没有观龙舟之乐,但却可以斗草赏花,婢女们带着林战在园子里追逐,倒也其乐融融。

    一个多时辰后,林虎将汴河上的赛龙舟的结果带了回来,顾家今年依旧拔得头筹,赢得五百两银子的赏金和大量的布匹赏赐之物。李家再次惜败,得了个第二。林家众女是支持李家的,她们希望霸占魁首多年的顾家的统治地位今年能被打破。得知李家惜败的消息后,众女唏嘘惋惜了一番,却也没太放在心上。也许人生便是如此,一次次冲击,一次次失败。你以为这一次一定会成功,然而迎接你的却是另外一次失败。没有什么事是一定会发生的,哪怕你做好了各种准备和应对,以为一定会按照预料的发生时,现实却会让你灰头土脸。

    就在汴河龙舟大赛有了结果的时候,一个更重磅的消息传遍了全城,瞬间让龙舟大赛的结果变得不那么重要了。

    巳时末,上百只禁军马队飞驰往京城内外城各大衙门口和各处路口告示牌处,将朝廷最新的圣旨告示张贴于各大衙门口和告示牌上。很快,满城百姓都知道了一个消息,今日上午,大周的太子产生了。晋王郭冕成为了大周的太子,成为了未来接替当今圣上掌管大周的未来大周之主。

    这个消息来得既突然又让人大跌眼镜。在民间的风闻之中,淮王郭旭本是太子最强有力的竞争者,人们甚至已经做好了郭旭成为太子的准备。然而,现实却正好相反。风评不好,被称为纨绔子弟的郭旭成为了太子。那个名声不错,颇有贤名的郭旭却落选了。很多百姓惊讶之余,不免慨叹命运之不公。郭冕是皇后之子,又是长子,或许正是这个原因才让他得了太子宝座。而郭旭虽然贤良又有能力,只不过出身稍差便失去了太子之位,这是何等的不公平。

    百姓们都是不知内情的人,他们很容易为一些虚假的消息所左右。正如郭旭贤良和郭冕纨绔的名声一样,他们连郭旭和郭冕的面都没见过,却不知怎么就接受了这样的想法而且根深蒂固,自以为已经了解了事情的全部,自以为自己绝对正确。其实很多事都是如此,人们往往会被看不见的东西所潜移默化的左右着而不自知,被人利用却不自觉。普通小民的悲哀有时候莫过于此,他们甚至不知道自己不过是一群被人奴役了身体和思想的蠢猪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