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0057章 特种灵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客厅里。

    有人惊呼出声,“我听到了铁链的声音!那个年轻人在里面干什么?”

    严嵩说道:“从军,你救父心切我能理解你,可救也得看是什么人救,你真相信一个刚刚从医大毕业的人比我们这些人强,他能救得了你的父亲吗?不要因为你的孝心蒙蔽了你的理智,万一他在里面伤到你的父亲,那时你后悔都来不及了。”

    丁从军的心里本来就很担心,听严嵩这么一说再也沉不住气了,拔腿就往走廊走去。

    江好横切一步,挡在了丁从军的身前,“从军哥,不要打搅宁医生给丁叔叔治病。”

    丁从军皱了一下眉头,“江好,你给我让开!”

    江好硬着头皮说道:“从军哥,宁医生看病治病有他的规矩,你相信我,他一定会治好丁叔叔的病,再给他一点时间吧。”

    丁从军呵斥道:“你给我让开!”

    江好心中委屈,可却还是硬着头皮挡在丁从军的身前,没给他让路。

    丁从军怒了,“我父亲要是出点什么事,你负得起责任吗?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为了一个小医生,值得吗!”

    江好轻轻咬了一下嘴唇,“我相信他,值得。”

    “我懒得听你废话,给我让开!”丁从军伸手抓住了江好的胳膊。

    丁从军虽然是职业军人,可并不是江好的对手,江好能轻易躲开甚至反制,可她不会躲,更不会对丁从军出手,因为在她和她母亲最需要帮助的时候,丁家向她们伸出了雪中送炭的手。

    “从军兄,你冷静一点。”说话的是范铧荧,他也听到了房间里的动静,可他和别人的反应不一样,他很平静。

    丁从军松开了江好的手,“我怎么冷静得了?那是我父亲,我从来没有见过那个医生有这样的规矩。”顿了一下,他又补了一句,“不行,我还是不放心,我得进去看看。”

    范铧荧淡淡地道:“从军兄,我想和这个宁医生交个朋友,你卖我一个面子,好歹让他有一个完整的证明自己的机会。”

    丁从军怎么也迈不出脚了,十个江好挡在他面前他都可以推开,可范铧荧的一句话却让他不得不好好斟酌。不为别的,只因为范铧荧的身份,还有那个身份所代表的能量。

    范铧荧是整个华国几个顶级的“组局人”之一。

    组局,人人都能组局。可人分三六九等,局也就有高有低。小老百姓能组的局不外是约人吃饭的饭局,叫几个人打牌牌局,上不了台面。可有的人组的局却能将几家五百强上市公司的老板叫到一起打高尔夫,然后敲定一个几十亿的大项目。有的组局人甚至能将默克尔和普希金叫到一起喝一杯,解决一个国际纠纷。

    范铧荧就是这样一个高端组局人,来自英国的老全科名医肖恩和清水道士都是他“组”到这里来的。这两个人,恐怕就是丁烨亲自去请也未必请的来。范铧荧这样一个存在不惜说出“卖我一个面子”这样的话,丁从军又怎敢不卖?

    “那……我就再等等吧。”丁从军说。

    以严嵩为首的名医也安静了,就连丁从军都要卖范铧荧的面子,他们又怎能不卖范铧荧的面子?

    房间里。

    以灵力“大军围城”的宁涛终于搞清楚了那一丝黑色的能量是什么东西了,那是一丝带着黑暗属性的灵力。

    在客厅里,宁涛用望术发现了清水道长先天气场里隐藏有灵力散发的灵气,那灵气就像是雨后森林里的薄雾,他的理解是“阳善”的能量。而这一丝黑暗属性的灵力所散发的灵气却像是沼泽里瘴气,是“阴恶”的能量。他是天生的善恶中间人,俢练的也是以善恶之气为基础的“特种”灵力,他的灵力具备这两种属性的灵力的特性,他得到的诊断也是分析自己的灵力得到的,错不了。

    这一丝“阴恶”的灵力就是丁烨的病因。

    宁涛一手打开小药箱将账本竹简取了出来,然后压在了丁烨的一只手上。几秒钟后他拿走了账本竹简,并打开了它。

    账本竹简上浮现出了文字:丁烨,庚寅年三月二十五生,首善尽孝双亲,次善资助穷人……身有善念功德八点,可开善念功能德契约,消功德以除恶灵。

    看过账本竹简上的内容宁涛感到有些无语了,丁烨的身上仅有少得可怜的八点善念功德,如果他要走天外诊所的渠道收治丁烨这个病人的话,他还得用去一颗初级处方丹。陈平道给他留下了五颗初级处方丹,到目前为止他已经用去了三颗,只还剩下两颗。现在他连炼制初级处方丹的药材和材料都还没有凑齐,而诊所却又涨了租金,他怎么敢动用一颗初级处方丹去医治身上仅有八点善念功德的丁烨?

    不过也有让他感到欣慰的地方,那就是这一次他用自己的能力得出的诊断与账本竹简的诊断基本一致,他理解的“阴恶”灵力与账本竹简上的“恶灵”仅有一字之差,但说的都是那一丝灵力。

    宁涛将账本竹简卷起来放回到了小药箱之中,他的抓着丁烨的额头的右手一震,“大军围城”的灵力潮水一般涌进了那一丝恶灵藏身的泥丸宫之中,

    宁涛的“特种灵力”能清除病人身体之中的毒气毒素,那种情况下它扮演的是一个“治愈者”的角色。现在他的“特种灵力”又扮演了一个“净化者”的角色,以正压邪,以善除恶,将那一丝恶灵一点点剿杀掉。

    不过这个过程并不轻松,就像是他第一次修练灵力的感受,那一丝恶灵给他带来了寒冷、恐惧、憎恨等等负面的感受。在这些负面感受的刺激下,他的恶的一面也蠢蠢欲动。这种感受最强烈的时候,他甚至生出了一个想将丁烨暴打一顿的冲动!

    好在那一丝恶灵的主人并不在这里,没有“援军”的它势单力薄,很快就被宁涛的“特种灵力”干掉了,所有的负面感受快速消退,他惊讶的发现他的灵力又强壮了一些。

    他的灵力还真像是一个全能特种兵,什么都能干,需要它当医生的时候它就是医生,需要侦察兵的时候它就是侦察兵,需要战士的时候它就是凶悍的战士。而它自身又像是一个孩子,吃东西会长个。

    丁烨睁开了眼睛,看见宁涛,他的神色有些恍惚,“你是……”

    宁涛露出了一个笑容,“老爷子,我是江好的朋友,我叫宁涛,我是一个医生,我受她的委托来给你治病。”

    “我……”丁烨似乎想起了什么,脸上的神色顿时变了。

    他并没有进天外诊所签善念处方契约和吃初级处方丹,不会立刻失去记忆,发生在他的身上的事情只要他去回忆,他就能回忆起来。不说全部回忆起来,印象深刻的部分肯定是能回忆起来的。

    “老爷子,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宁涛试探地道。

    丁烨沉默了一下才说道:“你想知道什么?”

    宁涛说道:“你最近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或者,你是不是有什么仇家?”

    “你……你想说什么?”丁烨的眼神里带着一丝警惕,他显然不想回答宁涛的问题。

    宁涛淡淡地道:“我没有别的企图,我也不是爱管闲事的人,我之所要问你,是因为这一次我能救你,下一次就不知道能不能救你了。你自己考虑吧,如果你想通了,你可以找江好要我的联系方式。如果你不想说,那就当我没问过吧。”

    说完,宁涛提着小药箱向门口走去。

    丁烨看着宁涛的背影,眼神复杂,可直到宁涛打开门他都没有出声。

    “开门了!”客厅里有人叫了一声。

    所有的视线都聚集到了门口。

    宁涛刚从门后出来,一身廉价的衣服,破旧的小木箱,可却有着一种超凡脱俗的气质。

    丁从军快步迎了上来,着急地道:“宁医生,我父亲得了什么病?有结果了吗?”

    宁涛说道:“你父亲没病,他的身体很健康。”

    “你说什么?”丁从军一脸惊讶的表情。

    “呵呵呵!”严嵩的笑声有点特别,“我就知道你会这样说,你以为你的那些小心思能骗过我们所有人吗?”

    宁涛淡淡地道:“你听我把话说完好不好?我说丁老爷子没病,身体健康,那是他现在的状况,我已经治好了他的病。”

    严嵩冷笑了一声,“你当着我们这么多人的面居然还能撒这样的谎?我看你是……”

    不等严嵩把话说完,屋子里突然传出了丁烨的声音,“从军!你个兔崽子你敢用铁链锁你爹!给我滚进来把锁打开!”

    丁从军顿时惊愣了一下,一秒钟之后他拔腿冲向了走廊尽头的房间,一边跑一边喊,“爸!爸!我来了……”

    一群人这才如梦初醒,跟着也涌向了那个房间。严嵩也在其中,他此刻的感觉就像是被人当面扇了一耳光一样,根本就没有脸再站在宁涛的面前。

    唯有江好没动。

    宁涛说道:“你这么不进去看看?”

    江好的脸上露出了笑容,“我进去了也说不说话,待会儿再去看丁叔叔吧,我留在这里陪你。”

    宁涛忽然想起了什么,“对了,你帮我订一张回去的机票。”

    江好的情绪顿时有了一个明显的变化,“你就这么着急着回去吗?”

    宁涛说道:“不是订今天的,三四天后的也行,我还想到北都的药材市场上去看看有没有我要买的药材。”

    一个声音忽然传来,“不知道宁老弟想要买什么样的药材,我恰好认识一些有门路的朋友。”

    宁涛转身看去,一眼便看见了正向他走来的范铧荧。

    范铧荧的脸上带着温雅的笑容,“不知道宁老弟愿不愿意赏脸,愚兄做东请你吃顿便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