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0076章 青追的舌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首都机场。

    “我就送你到这里吧。”丁从军将车停在了快速通道上,因为挂的是军车的牌照,也没有机场警察过来催促他离开。

    副驾驶座上,宁涛苦笑了一下,“怎么这么着急把我送回山城?”

    丁从军神色严肃,“那是因为你不了解北都槐家,槐家的背后有人,我估计很快就会有人登门说情。我父亲很有可能为了保你而和槐家达成协议,让槐家放弃报复你,然后我们这边放人。”

    “他抢枪啊,这可是犯罪,不追究他吗?”宁涛说。

    丁从军说道:“你比我还清楚那是怎么回事,你要相信,在场的那些人都会为槐克兵作证,那些人在社会上都是有很大影响力的人,仅仅是舆论压力就不是我们能承受的。”

    宁涛的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可他也理解丁家的苦衷,人家帮忙帮到这份上已经是极致了,他又有什么资格说人家什么呢?

    丁从军叹了一口气,“我知道你对这个结果不会满意,可是……”

    宁涛笑了一下,“我没什么不满意的,虽然有点遗憾,但我能理解你们的难处,我也能接受这样的结果。行,我回去避避风头。”

    丁从军说道:“你能理解就好,你也真是的,为了一个明星,值得吗?好好肯定会知道这件事,她会生气的。你好好哄哄她,她会原谅你的。”

    宁涛有些无语,他做什么了吗?没有,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还是点了点头。

    丁从军拍了一下宁涛的肩膀,“男人嘛,一天不结婚心都是花的,我能理解,你逢场作戏没什么,但要是你对不起我们家好好,我可跟你急啊。”

    宁涛,“……”

    “进去吧,去拿登机牌吧,我也该回去了。”丁从军说。

    “再见,从军哥。”宁涛也拍了一下丁从军的肩膀,然后下了车,进了机场。

    丁从军驱车离开后不久,宁涛却又从机场里走了出来,叫了一辆滴滴专车,直奔黑山寨而去。

    丁家出于某些原因不会与槐家开战,也完全能理解。可就他对槐克兵那种人的理解,就算丁家与槐家达成协议,槐克兵也不会善罢甘休。槐克兵肯定不会放过他和赵无双,与其置身于被动的境地,那还不如早做准备。

    事实上,他压根儿就没打算放过槐克兵。丁家从这件事里脱身出去更好,他可用放开手脚的干!

    宁涛打的滴滴专车是一辆很普通的轿车,根本就没法跟白婧的巴博斯G500相比。过了黑山寨,宁涛在水泥路的尽头让司机停了下来,然后向白婧和青追的“领地”步行。没人的时候,宁涛又改步行为奔跑,速度比越野状态的巴博斯G500还快,没过多久就来到了那个水潭边上。

    丝丝灵气从水潭下冒起来,但并不强烈。可即便是这种程度的灵气,在那些风水大师的眼里也绝对是只有帝王家才能埋在这里的风水宝地。那些风水大师勘探风水宝地的技能很复杂,可到了他这里就是看一样的事情。

    水潭四周寂静无人,小小的瀑布从悬崖上飞泻下来,砸在水潭中发出哗哗的声音,一个个波浪在清澈的潭池之中涌动着,却不流溢。

    宁涛在水潭边停下了脚步,眺望了一眼他要去的地方。那座古香古色的庄园已经不见了,进入他视线的是一片荒地,满是野草和乱石,还有几座古坟。这个情况他一点都不感到意外,前天晚上白婧是为了他才动用了法术或者妖法,凭空造了那么一个古香古色的庄园,他一走恐怕就撤掉了。现在修真资源珍贵,那些法器炼制不易,使用一次也会消耗灵力能量,也就等于是用一次少一次,她又怎么可能一直使用。

    到了这里宁涛也不着急了,他选了一个地盘腿坐了下来,然后运行初级入门修真功法。他本来有从机场赶过来俢练灵力的想法,只是路过这里,看到丝丝缕缕的灵气从水底冒出来便动了念头,他想试一试他的特种灵力能不能用灵气来俢练。

    结果很快就出来了,用善恶鼎给的初级入门修真功法搭配天地灵气俢练灵力,根本就行不通。在诊所里用善恶之气俢练的时候,他能清晰的感到灵力的增强,可使用天地灵气他根本就感觉不到他的灵力有半点增强。

    这个结果他也不感到意外,他是天生的善恶中间人,两千年才出了他这么一个。他不需要天地灵气,只需要用着善念功德和恶念罪孽所散发的善恶之气俢练就可以了。这是别的修真者、妖所无法企及的俢练条件,这其实也是他“入行”时间虽短,可进步却非常大的原因。换作是普通修真者,要达到他目前这种水平,恐怕没个几十一百年的时间是不行的。

    结束灵力俢练,宁涛直接来到了白婧和青追的“家门口”。

    那其实是一个长满荒草和藤蔓的山洞。

    宁涛迈步走了进去,走过一段距离之后便看见了那道用金丝楠木打造的镶嵌在洞壁上的木门。他在门前停下脚步,伸手敲了敲门。

    过了几秒钟门里才传出青追的声音,带着激动的意味,“宁医生,请进来。”

    宁涛伸手推开门走了进去,心里却也在奇怪青追是怎么知道是他来了。

    房间里金丝流动,一屋子的金丝楠木所特有的药香味,还有青追的味道,那种灵气清泉混带神秘因子的体香的味道。那味道有着很强大的诱惑力,宁涛已经不止一次吸入了,可这一次一进屋,闻着青追伸手散发出来的味道,他的心里就忍不住生出了一点蠢蠢欲动的欲望来。

    青追还趴在大床上,偏着脑袋看着宁涛,那张林黛玉式的柔美脸庞上满是喜悦的神色。她的身上没盖被子,只盖着一条空调毯,可是那条空调毯并没有盖住她的伤口。所以,迈步进来的宁涛不止是看见了她,还看到了一片撩人至深的雪原美景。

    宁涛愣了一下,跟着就转过了身去,“那个,你……快盖上。”

    青追说道:“伤口不能捂着,这样露着有利于我更快康复。”

    “那个,还是盖上吧,我走了你再露着。”宁涛说,她露着那什么怎么聊啊,他担心他会犯罪。

    身后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然后又是青追的声音,“好了。”

    宁涛这才转过身去,青追已经将那条空调毯拉下去了一下,遮盖住了关键的部位,但一双白皙的美腿去还曝露在空气之中。可他也不好在提要求了,再提就显得矫情了。

    “那个,你是怎么知道是我来了?”宁涛来到床边,开启了两人之间的谈话。

    青追想了一下,对着宁涛张开了她的樱桃小嘴,然后将一条舌头吐了出来。她的舌头小巧柔滑,而且很长。她不再伸舌头的时候,伸出樱唇的舌头起码有常人的舌头的两倍,她用她的舌头可以轻易的舔到她的鼻子。

    她的举动,还有她此刻的表情让宁涛受到一定的“伤害”,他尴尬地道:“你吐舌头干什么?”

    青追将舌头晃动了几下,无比的灵动。

    宁涛顿时无语了,她刚才慢慢伸出来还只是伤害,现在这动作就有点扎心了,他好像中了什么毒,明显肿了。

    好在青追又将她的舌头缩了回去,然后说道:“你刚才不是问我为什么知道是你来了吗?你敲门的时候我就吐出了舌头,然后就知道是你来了。”

    宁涛一头雾水,“你的舌头是探测器啊?”

    青追抿嘴笑了一下,“我们的舌头才是我们的真正的鼻子呀,与狗的鼻子差不多灵敏。你散发在空气中的气味因子,我用舌头吃一点就知道了。”

    蛇的舌头与狗的鼻子一样灵敏,这就是答案。说到狗的鼻子,宁涛深有体会,心中也就了然了。不过,青追的舌头和他的闻术状态下的鼻子却是有差距的,他的鼻子在闻术的状态下能嗅到病变的器官所散发出来的气味,甚至能“拆分”某个物体的材料成分,青追的舌头显然还达不到这种程度。

    “是闻,也可以说是嗅,不是吃。”不知道为什么,得到了答案之后宁涛的第一反应是纠正青追的用词上的错误。

    “是吃,因为我用的是舌头。”青追反纠正了一下。

    宁涛耸了一下肩,“好吧,我们不谈你的舌头了,我这次来是向你辞行的。”

    青追的神色顿时一黯,也有点着急了,“你要去哪里?我好了之后怎么来找你?”

    宁涛移开床头柜,然后咬破手指,用血指在床头柜后面的墙壁上画了一只血锁的图案。

    青追好奇地看着宁涛,“你在干什么?”

    宁涛说道:“你康复之后就给我打一个电话,在这个房间里打,我来接你。不过你要记住,不能对任何说这个图案的秘密,包括你姐姐,你能做到吗?”

    青追沉默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嗯,我答应你。我是你的蛇奴,姐姐不是,你的任何要求我都会答应的,我也会保守你的任何秘密。”

    宁涛的嘴角浮出了一丝笑容,“那就好,现在我再用我的灵力给你治疗一下,然后给你用点美香膏,它会祛除你的疤痕。”宁涛说。

    “好啊,我就担心会留下伤疤。”青追反手过来,迫不及待的掀开了刚刚盖上的空调毯,一副任君治疗的样子。

    宁涛打开小药箱取出一瓶美香膏,滴了几滴在新愈合的伤疤上,然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表情严肃的将手伸向了她的妖骨……

    差不多半个小时之后,宁涛结束了治疗,收拾好东西之后他直接用诊所钥匙打开血锁。

    漆黑如墨的方便之门在墙壁上浮现出来,神秘莫测。

    “这……”青追一脸的惊容。

    “我回去了,记住我跟你说的话。”宁涛说。

    青追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宁涛提着小药箱走进了方便之门,两秒钟之后那门就消失了。

    青追却还直盯盯的看着那面墙壁,好半响都没有动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