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0375章 女版及时雨宋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诊所里,唐子娴的声音带着回忆的色彩:“关于阴月人的遗迹,还有阴月人的秘密,几百年前唐门就在寻找和探索。在唐门的藏经阁里有一本古书,说的就是阴月人的传说……”

    “传说阴月人是古灵时代的仙民,人人都修真,侍奉仙界的某位上仙。那阴月城,它其实是那位上仙在下界开辟的洞府,那些阴月人是以仙民的身份而存在,种植灵谷和其它灵材,侍奉那位上仙。那座法阵,传说是通往仙界的传送法阵。只要开启得当,就能将灵材送到那个上仙所在的仙界某地……”

    “唐门的修真者,一直都想找到阴月人的遗迹,找到那座传送法阵。唐门的修真者相信,理论上那座法阵也能将人传送过去,不渡劫,也能进入仙界,长生不死……”

    “我这次从美国回来,一是调查老祖宗唐天人的死,这事我们暂且不谈。还有一个目的就是阴月人的遗迹和那个法阵,恰好在那段时间我收到了情报,说是有一支考古队在神农架发现了阴月人的遗迹的证据。于是,我就让我的朋友涂文锦帮了一个忙,让他资助考古队,然后加入考古队,后来的事情就不要我再说了吧,你都知道。”说到这里,唐子娴闭上了嘴巴,看着宁涛。

    宁涛却还在神游之中,上仙养仙民,种植灵材,享受供奉,这不是神的待遇吗?还有那石卵法阵,他从没有想过是一个传送灵材的法阵,更没想到唐门的人从几百年前就开始打那座法阵的主意,想要利用那法阵“偷渡”去仙界。

    “阿弥陀佛。”法空大师的声音:“宁施主,唐施主已经兑现了他的承诺,你可以开门让我们离开了吧?”

    宁涛这才回过神来,他笑着说道:“当然可以,我可没说过要把你们留在这里。不过,我还有一个问题,那个法阵之中的符文,是什么符文,有什么来历?”

    唐子娴说道:“我也想知道,不过,那本古书上说是仙家的符文。”

    宁涛对这个回答并不满意,唐子娴可能有些了解,但不愿意告诉他,他也没法撬开她的嘴获得答案。

    法空大师说道:“阿弥陀佛,宁施主,你修天道,你更有机会解开那些符文的秘密。将来,如果你去了天劫,而老衲圆寂,还请宁施主来老衲坟前焚香点烛,烧纸传信,告诉老衲仙界是什么模样,可好?”

    宁涛笑了笑:“大师这是说什么话,你一定会渡劫成仙的,你自己去看岂不比我描述要好?”

    法空大师双掌合十:“阿弥陀佛。”

    宁涛去打开了门:“两位,请吧。”

    唐子娴和法空大师不敢迟疑,两人快步走出了诊所。出门的时候,唐子娴回头看了一眼善恶鼎,可她眼前青烟袅袅,几步的距离,她竟然看不清楚了。她心中骇然,然后收回了视线。

    天外诊所的门关上了。

    “唐小姐,谢谢你,告诉我我朋友的下落。”不管那个情报是真是假,宁涛都想感谢一下唐子娴。

    唐子娴说道:“你有什么计划?”

    宁涛说道:“暂时还没有,如果你愿意帮我的话,就像你上次帮我那样,事情就简单多了。”

    唐子娴却摇了摇头:“我帮你帮得已经够多了,我不会跟你一起去创世生物科技公司救人,不过可以精神上支持你。”

    宁涛对她的这种回应并不感到意外。

    唐子娴说道:“大师,我们该走了。”

    法空大师对宁涛微微欠身,双掌合十:“阿弥陀佛,宁施主,此一别,江湖再见。”

    “嗯,江湖再见。”宁涛说。

    法空大师走了一步,忽又停下脚步,转身看着宁涛:“阿弥陀佛,老衲相信宁施主一定可以突破天障,涅槃成仙,进入仙界历练。不过,宁施主正经历情劫,三妖傍身,这是大凶兆啊,还望……”

    “大师慢走,不送。”宁涛打断了法空大师的话,还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法空大师叹了一口气,这才转身与唐子娴离开。

    “大师,你别劝他,他现在三妖傍身,日日快活,夜夜春宵,哪里听得进去你的劝告,将来有他后悔的时候。”唐子娴故意说得很大声。

    “阿弥陀佛。”法空大师又回头看了宁涛一眼。

    宁涛担心他又倒转回来哔哔哔,跟着转身进了天外诊所。

    不知道当年法海和尚是怎么收了那条真白蛇精的,如果也是这样哔哔哔,那“白素贞”极有可能是受不骚扰,自己跳进降妖钵自杀的吧?

    天外诊所里静悄悄的,青烟换成了白色的善气和黑色的恶气,鼎上的人脸闭眼昏睡。

    宁涛推开经书法卷库的库门,来到灵田边上看田里的各样灵材的长势,心里却在琢磨着唐子娴这个人,和她无缘无故送来的情报。

    确实是无缘无故,他并没有请唐子娴帮忙,在他最需要情报的时候,她却给他送来了情报。

    她真有那么好吗?

    他相信情报的存在和真实性,可她这个人,他却始终捉摸不透。

    叮铃铃,叮铃铃……

    手机突然响起了铃声。

    宁涛掏出了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电话是江好打来的,他跟着接听了电话:“好好,是我,说吧。”

    江好开门见山地道:“阿涛,你快过来,宋承鹏生病了,正准备往医院送。”

    “好,我马上过来。”宁涛挂断了电话,走出经书法卷库,背起他的小药箱便出了门。

    半个小时候,一辆电瓶车来到了海地一警察局。

    宁涛刚刚停好车,江好就走了过来,开门见山地道:“阿涛,宋承鹏的病来得很突然,现在已经神志不清了,宋家有人和律师在这里,说要办理保释,带他回去接受更好的治疗,我给拦下了。”

    “宋家的人,谁?”宁涛问了一句。

    江好一边走,一边说道:“是一个叫宋承义的人,自称是宋承鹏的堂兄,估计是宋家派过来跑腿的人。”

    “宋北鲲还是没现身吗?”

    “没有。”

    宁涛冷笑了一声:“那老家伙还真是一只缩头乌龟,宋承鹏一个电话就把他吓破胆了,真不相信这样一个胆小的家伙,居然敢囚禁殷前辈。他背后,一定有修真势力撑腰。”

    江好惊讶地道:“殷前辈被宋北鲲囚禁了吗,你从哪里获得的消息?”

    宁涛说道:“来之前,唐子娴给我的情报。”

    听到唐子娴这个名字,江好微微皱了一下眉头:“她还真是够热心的,她是及时雨宋江吗?”

    宁涛从这句话里嗅到了醋味,跟着转移了话题:“带我去看看宋承鹏。”

    江好带着宁涛进了警察局的办公大厅,一群人便围了上来。有拿着相机和摄影机的媒体记者,还有提着公事包,西装笔挺一眼就能看出是律师的人。

    “江警官你不答应保释,难道想害死宋先生吗?”

    “他犯了什么罪?就算是抢劫放火的罪,生病了也应该送去医院治疗!”

    “你们再不办理保释,我告你们滥用职权,意图谋杀!”

    “把这段拍下来,上传到网上去!让全世界的人都看看,这是一个什么样的警察局,这又是一些什么样的警察!”

    宋家的律师团队最先向江好开火。

    江好皱起了眉头:“你们吵什么吵,都安静一点。”

    一个戴着眼镜的中年男子扶了一下镜框,阴阳怪气地道:“江警官,你当着这么多媒体记者的面都这样凶,真不敢想象如果我们不在这里,你会怎么对待我的弟弟宋承鹏!”

    宁涛的视线移到了戴着眼镜的中年男子的身上,他说宋承鹏是他的弟弟,那他就是江好刚才在外面提起过的宋承义了。一看他高额尖下巴的长相便能猜到,这是一个尖酸刻薄之人。

    “你倒是给我们说说,你一直不答应保释,你是什么动机?我弟弟又是怎么受伤的?我告诉你,你要是不给一个合理的解释,我马上去法院告你!”宋承义的话里带着浓浓的威胁的味道。

    江好看了宁涛一眼,带着一点求助的味道。她开枪杀人在行,可吵架却是不行。

    宁涛站到了江好的身边,淡淡地道:“这位先生,你说这话就不对了。凡事都有个规章制度,你们说保释就保释,那法律的尊严合在?”

    “他生病了!”宋承义怒道,唾沫星子差点飞到宁涛的脸上。

    宁涛却依旧是不温不火的语气:“生病了就要保释?监狱里每天都有人生病,是不是都要保释?那监狱岂不是都没人了?罪犯疑犯生病了,当然是要根据实际的情况,然后再走法定的程序,什么病该送什么医院,那都是有规定的。你家的宋承鹏要是只是感冒了,难道还要飞美国治疗吗?”

    “你……你是谁?”宋承义气得不轻。

    宁涛淡淡地道:“我只是一个临时工。”

    “你没有资格和我说话!你走开!”宋承义说着就要伸手来推宁涛,他是真的被气坏了,恼羞成怒了。

    却不等他的手推到宁涛的肩头上,一个律师就拽住了他的胳膊:“宋先生你冷静一点。这里不能动手!”

    宋承义愤愤地瞪着宁涛,很不得给宁涛两下的样子。

    宁涛干脆凑到了宋承义的耳边,低声说道:“去告诉宋北鲲,让他来跟我谈谈,我是宁涛,他应该知道我想要什么。就你们几个,说到宋承鹏坟头上的草长一人高,你们也别想把他保释出去。”

    “你威胁我?”宋承义跟着又嚷道:“他威胁我!”

    宁涛淡淡地道:“那你报案啊,这里就是警察局。”

    “你……”宋承义顿时气结当场。

    “好好,带我去看看宋承鹏。”宁涛懒得再跟宋承义废话。

    “他在医务室,跟我来。”江好走前带路。

    宋承义目送宁涛和江好离开,目光阴狠。他犹豫了一下,然后迈步往门口走去,一边走一边拿手机打电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