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0437章 霸气盟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咔嚓!

    血光闪现,一只手掉在了地上。

    然而,不是宁涛的手,也不是哮天犬的狗爪子,而是贡嘎的那只握着藏刀的手。

    “啊——”贡嘎惨叫了一声,用仅剩下的左手死死捏着右手的手腕,试图止住断腕失血,可是他的血却还是止不住往外涌。

    扎西多吉忽然翻身爬起,将刚刚拔出来的一把藏刀扔在了地上,然后扑通一下跪在了地上。

    宁涛将视线移到了被劲气切割成两半的帐篷帘子,一边伸手摸着哮天犬的狗头,不让它妄动。

    一个女人牵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的手走进了帐篷,女人的手中拿着一只晶莹剔透的洞箫,老人的手中提着一把古香古色的二胡。

    孙平川和孙兰香来了。

    贡嘎连他的断手也顾不上了,也扑通一下跪在了地上。他和他的父亲都低着头,不敢看孙平川和孙兰香一眼,跪在地上的双腿也很明显在发抖。

    就这对藏民父子而言,他们的实力足以在现代武林占有一席之地。尤其是年轻的贡嘎,如果他去影视圈发展的话,他的实力完全可以碾压那些所谓的功夫巨星。可是现在他们现在却如同是老鼠见了猫似的跪在孙平川和孙兰香的面前,瑟瑟发抖!

    “宁医生,你来得真快,我们还以为在你的前面,却没想到你已经来了。”孙平川开口说了一句话。

    宁涛淡淡地道:“所以,你们在这里给我挖了一个坑?这就是那么所谓的合作吗?”

    孙平川的脸移到了扎西多吉和贡嘎的方向,他双眼已经瞎了,可却给人一种怒目而视的感觉。

    孙兰香说道:“宁医生,只要你一句话,我现在就可以杀了他们。”

    扎西多吉和贡嘎的脸上顿时一片惊恐的神色,双腿也抖得更厉害了。现在只要宁涛开口说一个“好”字就能要了他们父子俩的命,他们在这里暗算宁涛,难道宁涛还会为他们求情?

    宁涛语气淡淡地道:“算了吧,他们也是受人指使,被人当了枪使,杀他们有什么用?”他看了还跪在顿时的扎西多吉和贡嘎一眼,又说道:“你们走吧。”

    孙平川的嘴角微微抽了一下,但什么都没有说。

    扎西多吉和贡嘎如获大赦,两人慌忙从地上爬起来往外走。

    “等等。”宁涛叫住道。

    扎西多吉和贡嘎的双腿顿时软了一下,感觉一只脚又踏进了鬼门关。

    宁涛说道:“你的手。”

    贡嘎这才反应过来,可他不敢松开他的左手去捡那只掉在地上的右手。

    扎西多吉倒回去捡起了那只掉在顿时的断手,看了宁涛一眼,然后说了一句:“谢谢。”

    宁涛说道:“回去告诉宋承鹏,上次的事并不算完,这次的事我也给他记在账上了。”

    扎西多吉和贡嘎不敢说话,快速离开了帐篷。

    他们虽然没说是谁指使他们的,可是就这样的反应,是谁指使他们已经很明显了。

    却就在扎西多吉和贡嘎走到帐篷门口,扎西多吉伸手去撩帘子的时候,孙平川突然提起二胡拉了一下。

    哝!

    二胡弦响。

    两道月牙形状的劲气突然从两根胡弦上激射出去,几乎感觉不到半点时间上的延迟,一闪即逝,瞬间劈过了扎西多吉和贡嘎的身体。两人的身体僵了一下,倒在了地上,倒在地上之后身体才裂开,赫然被一分为二!

    恐怖的是那两条劲气并没有停顿下来,而是劈开帐篷,在地上劈出了两条深深的裂痕!

    血腥味在帐篷里弥漫开来。

    哮天犬怒视着孙兰香和孙平川,狗眼里凶光毕露。

    宁涛摸着哮天犬的狗头,一边慢吞吞地道:“你们这算什么?在向我示威吗?”

    孙平川淡淡地道:“宁医生,不要误会。这两个人竟敢暗害你,实在是死有余辜。你虽然不杀他们,那是你宅心仁厚,可我们却饶不得他们。这非但不是在向你示威,相反的这是我们在向你表达合作的诚意。”

    宁涛的嘴角浮出了一丝轻笑:“能把黑的说得这么一尘不染,还闪闪发光,我要是还说你们没诚意,那反而是我的不是了。”

    孙兰香看着宁涛:“说说你的计划吧。”

    宁涛说道:“林清华约我明天傍晚在圣山北坡见面,我给他想要的东西,他放了我的朋友。这不,我就来到了这里。我的计划再坐一会儿就赶路,去圣山北坡。”

    “你要把丹方交给林清华?”孙兰香的声音冰冷。

    宁涛看了她一眼:“不然我该怎么做?”

    孙兰香说道:“如果你这次妥协了,那么下次他们还会这么干,将来也会有更多的人那样干。”

    宁涛的嘴角浮出了一丝冷笑:“不会再有下次了,无论是谁威胁到我的朋友,我的家人,我都会要他的命。我已经为黑火公司量身定制了一个复仇套餐,救回我的朋友之后,我就会和黑火公司清算。在这里我也给你们提个醒,有什么冲我来就行,如果打我朋友和家人的主意,我也会为你们量身定制一个复仇套餐,然后拿着账本找到你们的门上来。”

    “哼!”孙平川冷哼了一声:“几百年来,你是第一个敢在我面前说这种话的人。年轻人,不要太猖狂,人有时候要识时务。我见过太多你这样的年轻天才了,可是他们都死了。”

    孙兰香手中的洞箫举了起来,那白玉雕琢一般的洞箫顿时释放出了一个奇诡的灵力能量场。那灵力能量场就如同是一个泥潭,让空气的流动都变得滞缓。

    爷孙俩的法器,洞箫如泥潭让人变得迟缓,二胡的胡弦拉出切金断玉的劲气,简直是完美的配合。眼前这对爷孙俩要杀人,这世上又有几人能逃过?

    可坐在这里的是宁涛,洞箫释放的灵力能量场丝丝缕缕缠绕着他,就像是绳索一样捆着他,可他的脸上却没有丝毫紧张感,还是那么平静,甚至连一丝波动都没有。

    “寻祖丹的丹方带在你的身上了吗?”孙平川问,声音低沉,带着震慑的力量。

    宁涛说道:“带了,就在我身上,要我拿给你们看吗?”

    爷孙俩的眼眸里顿时闪过了一抹兴奋的神光,帐篷里的泥潭一般的灵力能量场也在这一瞬间增强!

    “你们这是要动手了吧?”宁涛淡然道:“你们跑来找我,说是要与我结盟,帮我对付西方的修真势力,原来不过是想抢在尼古拉斯康帝之前抢走丹方。”

    孙平川的嘴唇动了动,但什么都没有说。他似乎在犹豫,要不要现在就动手。

    孙兰香却是跃跃欲试,看宁涛的眼神就像是看着一条砧板上的鱼。

    帐篷里的气氛骤然紧张了起来。

    宁涛忽然低声诵念道:“我在胎中息,听闻大道音。”

    当!

    神钟敲响,宁涛的身体和意识所受到的“凝滞”瞬间消散。从口中诵念出去的经文,每一个音节都带着法力,犹如潮汐冲洗,帐篷之中的灵力能量场转瞬间就被冲洗得一干二净,连一粒灵力因子都没有剩下!

    孙平川和孙兰香顿时惊愣当场。

    宁涛淡淡地道:“在北都,我身边有几个帮手,你们不敢贸然出手。所以,你们跑来跟我说结盟,要与我一起对付来自西方的修真势力。其实,你们的计划应该是等我和黑火公司的人干起来,拼得两败俱伤的时候再来一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吧?可是刚才,你们一听我说我把丹方带在身上,身边又只有一条狗,你们就忍不住想动手抢了,你们就那么自信能干掉我?”

    孙兰香的上身微倾,握着洞箫的手也明显紧了一些。

    孙平川咳嗽了一声,孙兰香的手又松开了。

    “宁医生,你多心了,我们怎么可能那样做?我们修真之人讲究的是一个信字,在击退西方的修真势力之前,我们还是盟友。”孙平川说道。

    宁涛说道:“好吧,我就再相信你们一次,告诉我,你们打算怎么帮我对付西方的修真势力?”

    孙兰香说道:“跟着你,保护你。”

    宁涛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林清华只让我一个人去,他说多带一个人就砍掉我朋友的脑袋,你们跟着我,保护我,这不是要我朋友的命吗?”

    孙兰香的脸上没有丝毫表情:“我们只管你,不管你的朋友。一个俗人的命,你也不必看得太重。”

    这时哮天犬明显紧张了起来,它的嘴里忽然发出了呜呜的声音。

    低语者雪花涌动。

    宁涛的脑海里浮现出了哮天犬的声音:“老爹,又来人了,很多人,我们被包围了。”

    宁涛微微点了一下头,表示听到,面上却很平静地道:“你们这算什么保护,明显是不让我和林清华交易。”

    孙兰香冷声说道:“你要这么想也没有办法,我们也不在乎。总之,你要去北坡,我们得和你一起去。”

    “你们这是吃定我了吗?”宁涛的嘴角带着一丝笑意,一点都不生气的样子。

    孙平川说道:“宁医生,你不要误会,我们只是想保护你。”

    “这样的保护我可承受不起,两位慢慢玩,我先走一步。”说完,宁涛起身往帐篷门口走去。

    孙平川冷声说道:“宁医生,你当真以为你走得了吗?”

    宁涛突然转身,手中已经多了一支驳壳枪。

    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