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0600章 蚂蚁之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飞毯迎面撞上,刹那间地动山摇,宁涛一头撞在了一棵比他的胳膊还粗好几倍的树木上,然后被弹了下去,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却不等他爬起来,他所在的山坡突然塌陷,不等他爬起来,顿时被掩埋……

    宁涛的灵识越来越昏沉,他对飞蚁的控制也越来越弱。

    如果终有一日唐子娴嫁给了宁涛,那今日此刻,她差不多已经是谋杀亲夫了。

    死有轻于鸿毛,也有重于泰山,可他这样的死法实在是今古奇谈,前无古人,恐怕后面也无来者。

    宁涛已经做好了“赴死”的准备,只待飞蚁一死,他对飞蚁的控制自然终止,死亡的力量就会把他推往西方,他就可以在那一刹那间回到自己的身体之中。

    人死归西,这不是一个随随便便的传统说法。任何活动都会产生能量,一只蝴蝶扇一下翅膀都有可能在大洋彼岸引起一个风暴,更何况是一个生命走完生的旅程赴死?人由生而死会产生一个死亡能量场,将赴死的灵魂推向西方。

    为什么会推向西方?

    或许是因为灵魂会被某种来自天地间的力量收回去,但是不是传说中的冥界就不得而知了。

    现在,宁涛已经感受到了那种力量,他对这种力量毫不陌生,不过他毫无畏惧,因为死的不是他的元婴,而是飞蚁,他也等着飞蚁的灵魂被推向西方,然后混在它的归西的灵魂里逃出这里。

    他只需要一秒钟,甚至一秒钟的时间都不到,他就可以回到天道医馆里的身体里。而如果他自己终结对飞蚁的控制,然后离开飞蚁的身体,那他的活动就不是这天地的能量,极有可能被唐子娴发现,打草惊蛇。

    地震越来越强烈,似乎还有泥石流爆发。

    那种死亡的力量越来越强大,宁涛死守一丝清明,等待最后的那一刻到来。

    却就在这个时候,宁涛忽然感觉自己又被甩了出来,一段自由落体式的坠落之后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没死。

    死亡的力量快速退去,宁涛对飞蚁的控制快速回归。他睁开了眼睛,可是眼睛上好像糊着什么东西,看什么都模糊,可即便是在这种情况下,他也看见了一颗巨大无比的脑袋,那脑袋上的一双眼睛也正盯着他。

    那是唐子娴的脑袋,唐子娴的眼睛,那眼神就像是刀子一般锋利。宁涛的心里顿时咯噔了一下,被抓啦?

    人世间的悲哀莫过于此,不想死的人莫名其妙的死了,想死的人明明就要死了,却又莫名其妙的活过来了。

    飞蚁的一双触角自然而然地捕捉到了一些信息,传递回大脑有自然而然的构建成了影像。模糊的脸孔变得清晰了起来,那的确是唐子娴的面孔。她还是他之前所见到的样子,清丽脱俗,秀美绝伦,既有修真女子的仙气,又有林黛玉似的娇娇弱弱的柔弱美。

    可这就是她的真实的样子吗?

    显然不是的,因为即便是这个样子依旧是她使用了阴谷镇灵符的样子,根本就不是她的本尊。

    唐子娴,这个女人从一开始就没有一个真实的样子!

    万幸,这次窥见的阴谷镇灵符应该是她最后一层“遮羞布”,是最高级的版本。

    然而,乐极生悲,他竟然被捕了……

    唐子娴忽然开口叫了一声:“宁涛?”

    噼啪!

    宁涛的脑袋好像被一道闪电劈中。

    被她发现了吗?

    可除了紧张,他更多的却是郁闷与无语。你大爷的,你抓到一只濒死的飞蚁,你不仅盯着它看,你还叫它……宁涛!

    “我知道你是宁涛。”唐子娴又试探地道。

    宁涛将灵识压制到了极点,那种程度就差双腿一蹬就此撒手西去了。

    “你想干什么?你想知道什么你可以来问我呀,你元婴出窍附身在一只蚂蚁身上爬到我身上来是个什么意思?”唐子娴继续试探。

    宁涛差点就要出来了面对她了,可是转眼一想不对,她真要确定他的元婴在这只蚂蚁身上,以她的性格她还会跟他废这么多话?

    “你不出来是吧?我有办法让你出来。”唐子娴说。

    她想干什么?

    宁涛心中一片好奇,却不敢乱动。就在这点时间里,他也观察了一下身边的环境。直到这个时候他才发现他不是掉在地上,而是躺在一张桌子上。这个地方好像是一间密室,有石墙、有光、还有炼丹或者炼器的鼎,显然是一个用于俢练的密室,可无论是什么他都看得比较模糊。

    却就在这时唐子娴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拿过来一把尖刀,他的心里顿时咯噔了一下,难道她要用刀杀蚂蚁?

    他刚刚想到这里,唐子娴突然手起刀落,一刀斩在了飞蚁的一条腿上。

    虽然是一支飞蚁的身体,可是灵识却是他的灵识,这一刀斩腿的痛苦顿时如潮水一般涌来,差点让他惨叫出来!

    唐子娴又举起了手中的刀,凶巴巴地道:“你出不出来?你这个不要脸的,你要是想那个,你可以明媒正娶把我娶进门,我还能不给你吗?可你居然变成一只蚂蚁爬到我的……你是我见过的最不要脸的男人!”

    宁涛没有任何回应,毕竟只是蚂蚁,断腿的痛苦来得快也去得快,这个时候他已经感觉不到痛苦了,他干脆躺在地上装死。不过他的心里还是好恨,没在被她抓住之前狠狠咬她两口。

    “宁涛?”唐子娴又来试探。

    宁涛继续装死,心里也越来越确定唐子娴根本就没有发现他,不然以她的身份和个性,她会拿着一把尖刀对一只飞蚁用刑?

    “我让你不出来!”唐子娴手中的尖刀突然落了下来,一刀砍在了飞蚁的脖子上。

    咔嚓!

    一刀断头,干净利落。

    飞蚁的脑袋掉在了桌子上,也就在那一刹那间死亡的力量潮水一般席卷而来,裹带着宁涛的身体西归。也就在这个过程里,他将元婴压缩到了极限,隐藏着死亡的力量之中,飞出唐府之后便挣脱出来,回到了天道医馆之中。

    唐府密室里。

    唐子娴将飞蚁的脑袋从书桌上捡了起来,递到眼前仔细观察。

    那只是一颗很普通的飞蚁的脑袋,哪里有半点宁涛元婴附身的痕迹?

    唐子娴盯着飞蚁脑袋,看了好半响都没有说一句话,也没有动一下。由始至终她都不确定宁涛有没有上过这只飞蚁的身,包括她一刀砍掉这只蚂蚁的脑袋的时候,他都没有发现任何痕迹。

    过了许久她才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话:“如果你没有来过,那还好说,可如果你来过,那就……哼!”

    一声冷哼,她手中的菜刀再次劈落下去,一刀劈在了飞蚁的小腹下方。如果这只飞蚁生前还有蚂卡的话,它已经失去的它的马卡。

    天道医馆之中静悄悄的,安静得没有一丝声音,善恶鼎中善气恶气缠绕,鼎上的人脸没有一丝表情。

    宁涛早已经习惯鼎上人脸的这种态度,他急匆匆地来到书桌前,取出符纸,凭借脑海之中的记忆将那张法符上的内容用灵力与血刻写了下来。

    仔细检查,确认与记忆之中的阴谷镇灵符一个符文都不差,也没有刻写错误之后,他犹豫了好几分钟,最终还是将它放在了应该放在的位置上。

    一丝灵力注入诵念法咒。

    没反应。

    又一丝灵力注入,再次重演法咒。

    还是没有反应……

    宁涛心中一片郁闷:“难道是我看错了,还是这种阴谷镇灵符是真的只能用在女人的身上,男人使用没有作用?”

    一分钟后宁涛将账本竹简拿了出来,然后将新画的法符放在了账本竹简上:“虫二,出来认认法符。”

    虫二从账本竹简之中爬了出来,微微支起上身,小眼斜视,一如既往的帝王之姿。

    宁涛说道:“认认这张法符。”

    虫二一动不动:“朕……”

    宁涛打断了它的话:“一百诊金,利索点。”

    “好的。”虫二一头扎进了法符之中。

    这世道真的是有钱能使鬼推磨,不仅是鬼,虫二皇帝都得跑腿干活。

    虫二很快就从法符之中钻了出来,开始爬竹片,账本竹简上浮现出了它想说的话语:“此法符乃仙界阴谷镇灵符,可变化外貌身材,屏蔽自身气息。此符一经激活可使用七日,吸水保暖,还有滋阴养颜的作用。”

    宁涛的额头上顿时多了好几颗豆大的汗珠。

    账本竹简上又浮现出了一段内容:此符乃女人专属法符,开创者不详,男人无法使用。朕马上给你开买卖契约,一百诊金,宁爱卿速速给朕献上。

    随后,账本竹简便浮现出了买卖契约的内容。

    宁涛提笔签字,收起了那张阴谷镇灵符。

    账本竹简上浮现出了虫二的话语:宁爱卿还有事上奏吗,无事上奏朕就退朝了。

    宁涛卷起账本竹简就扔进了小药箱,然后背起小药箱往锁墙走去。他历经千辛万苦,甚至还有难以言说的苦楚,好不容易才将这阴谷镇灵符搞到手,却没想到唐子娴并没有骗他,这阴谷镇灵符只有女人能用,他不能用。

    他不能用,那就只能让三个妖妻试一试了,不过想来她们的兴趣都不大。江好拥有熟练的能力,比这阴谷镇灵符还管用。白婧有苦海明灯,随时随地可以制造以假乱真的幻境,她显然也不太需要这阴谷镇灵符。至于青追,她已是蛟龙,堂堂龙族,她肯定不屑变成任何人的样子。

    不过,当作礼物送给三个妖妻,这也聊胜于无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