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0916章 超大型不日星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元婴的二十斤力的作用完美的体现了出来,如果宁涛改行去做贼的话,他一定是那个站在盗贼世界的金字塔塔尖的王者。

    元婴回归,那卷纸也落在了宁涛的手中。

    宁涛打开那卷纸,上面写着一句话:情况有变,速来黑潭。

    这是一封密信,却没有收信任的称谓,也没有寄信人的署名。不过宁涛却能猜到是黑曜石写的信,他心里暗暗地道:“黑曜石的目的是照夜天书,那个家伙深更半夜派人去送这样一封密信,大概是想请什么帮手来抢照夜天书吧?他要请的人是谁?”

    这就不好猜测了。

    他也不在乎,不管黑曜石请谁来,他都不会放在眼里。

    密信化作一团火,转瞬又化作片片飞灰洒落在了黑潭之中。

    宁涛一头扎进了黑潭之中,比起黑曜石的秘密行动,对他来说解开黑潭的秘密才是最重要的。

    天宝法衣辟水,一入黑潭宁涛便快速下坠,不到一分钟的时间便到了潭底。天宝法衣的能量场形成了一个辟水的空间,他的身上不仅滴水未沾,甚至感觉不到五百米深的水的压力。

    他曾经潜入过万米之深的海底打捞阴月人的沉船,这个黑潭只是一个小意思。

    他径自来到了那面岩壁下,伸手触摸第一个残缺的符文。

    手指触碰到那个残缺的符文的那一刹那间,他的脑海里忽然接收到了一点声音,那声音非常模糊,转瞬即逝。给他的感觉就像是隔着千万年的时空,亿万光年的距离传递过来,然后进入了他的大脑。

    还是那样的结果,刹那之后什么都没有了,他根本就不知道他听到了什么,他甚至怀疑他压根儿就没有听到什么声音,刚刚发生的一切不过是一个诡异的幻觉。

    然而,却就在他抬起手准备去触碰下一个残缺的符文的时候,他的大脑里忽然出现了一个回忆的反应。那种感觉就像是苦苦思考某个问题的人,忽然想通了,找到了答案。也就在那一瞬间,他的脑海里浮现出了一个清晰的声音。

    “我……”

    这个声音古老、低沉、沙哑。

    宁涛顿时惊愣当场,抬起的手也僵在了虚空之中。

    我什么?

    没有了,就一个“我”。

    可这个声音却说明一件事,那就是他的的确确接收到了声音的信息,在那石山山洞之中接收到的只是一部分,他在这里接收到的是另一部分,两者一相遇,就像是炼丹时的修真反应,立刻就合成他能听见和听明白的声音了。

    这是灵力的无比高级的应用!

    这个技术就连他这个半仙也望尘莫及!

    短暂的惊愕和震撼之后,他又将手伸到了第二个残缺的符文上。那一刹那间又有一个信息传递进了他的大脑之中,两者一相遇,他的大脑里又浮现出了一个声音。

    “是……”

    这个声音还是那么的古老、低沉和沙哑。

    宁涛触碰了第三个残缺的符文,毫无意外又有新的信息进入他的大脑,两者一相遇,他的大脑之中又浮现出了一个声音。

    “不……”

    这样,他就获得了一个三个字组成的短语“我是不”。

    他迫不及待地触碰了下去。

    “日……”

    第四个声音是“日”。

    “星……”

    第五个声音是“星”。

    这个“星”字音浮现在脑海里的时候,宁涛的伸向第六个残缺符文的手僵在了虚空之中。

    我、是、不、日、星。

    这是他获得的五个字的短语,虽然还不完整,可却给了他一种熟悉的感觉。他常将一句话挂在嘴边,那句话就是——我是不日星君!

    “不会吧?这应该只是一个巧合,后面的一个字绝对不会是君字。或许是不日星神,不日星帝什么的,怎么可能是不日星君,我才是不日星君。”宁涛自言自语,他故作镇定,心里却还是忐忑不安。

    愣了好半响,他最终还是将手伸到了第六个残缺的符文上。

    他的脑袋里浮现出了第六个声音。

    “君……”

    哐当!

    第六个“君”字音在脑海之中浮现出来的时候,宁涛的感觉就像是有人在耳边敲响了神锣,那古老、低沉和沙哑的声音震得他脑瓜子嗡嗡直响。

    我是不日星君。

    这个我,显然不是他,他从来没有来过这里,在那石山的山洞之中刻画残缺的符文,在这黑潭底部鬼画桃符。而且,这个我掌握着他难望其项背的灵力运用的手段,他已经是半仙,这个我起码是天仙。

    不日星君,星君星君,不就是天仙吗?而且,是天仙之中的领导,是王者级别的存在。在神仙体系之中,紫薇星君就是一个例子,他是斗数之主,政星之主,谋略之主,是帝星,地上的帝王拜得最多,信得最多的也就是紫薇星君。

    不日星君不见记载,但一个君字就说明他与紫薇星君是同一个级别的王者天仙。

    只是,宁涛这个“不日星君”却是善恶鼎的器灵赐的名号,不是什么仙帝仙王。虽然也有人把他当成神来拜,但也只是在月球基地上的那些活死人。

    “呵呵呵……”宁涛莫名其妙地笑了,“这应该只是一个巧合,百度一下宁涛能搜索出一大把宁涛,男的女的都有,名字只是一个代号,不能说明问题。这不日星君也不是我专有的修真名号,有人使用相同的名号也是很正常的事情,我在胡思乱想些什么?”

    他移动脚步,伸手触碰一个又一个残缺的符文。

    一个又一个声音在他的脑海之中浮现,不得不少,与四十八个符文数量相等。

    他的大脑将所有的声音整理了出来,得到了一段完整的话:

    我是不日星君,掌管善恶,天道将卒,我知我必死,我将照夜天书留存于阴墟之中等待你的到来,唯你可解开封印见我魂。

    哐当!

    宁涛的脑袋瓜子又被震得嗡嗡直响了。

    就在刚才,他还在一厢情愿地认为那不日星君不过是一个同名的事儿,与他半毛钱的关系都没有。却没想到,这是那个不日星君专门留给他的信息。

    他的大脑一片混乱,许许多多的事,许许多多的人在他的脑海之中纷纷涌现。已经去世的父母,大学的老师和同学,陈平道和那条被上身的黑狗,还有后来遇见的许许多多的人和事……

    冥冥之中仿佛有一条绳子系在他的脖子上,拉着他往前走,一些事情是随机的,一些事却像是被事先安排的,而且把他安排得明明白白。

    慢慢的,那些人和事都沉了下去,宁涛的脑袋也不嗡嗡响了。

    人生在世谁不安排?

    上天安排人投生到谁的家里,有人出生在贫寒的家庭里,拼劲全身的力气也难得一个好的前程。有的人一出生就口衔金钥匙,注定一生大富大贵。寒门有鱼跃龙门的理想,可有人一出生却就在龙门之中。

    回溯已经走过的人生,他自己不也是被安排过来的吗?上天安排他出生寒门,他父母安排他进学校,他的老师又安排他进哪个班坐哪个位置。而上天,还给他安排了一个天生善恶中间人的身份,于是就有了这许多的神奇经历,以及他自己预测不到的未来。

    “你留下这些信息给我,是要告诉我顺应上天的安排,还是什么意思?你说你掌管善恶,那你大概也是一个天生的善恶中间人,我就相信你一回,我先看看你留了什么影像,再来决定见不见你的魂。”宁涛的心里拿定了主意。

    他伸手触碰残缺的封印图案。

    残缺的符文里留下的是声音的信息,残缺的封印图案里留下的是影像。

    触碰第一个残缺的封印图案的时候,他的脑海之中浮现出了一个影像。那是一双金色的眼睛,眼神摄人,有震慑人魂之威。

    一个又一个残缺的封印图案触碰之后,他的大脑之中浮现出了一个完整的影像。

    然后,他的脑袋里又哐当一下,脑袋瓜子被震得嗡嗡直响。

    他想像的“不日星君”是与他一样的人,可是他脑海里浮现出来的却是一个无比恐怖的存在。

    它的身体比山还高,它站在群山之间,群山就像是巨人脚下的火柴盒子,它随随便便一脚就能将珠穆朗玛峰踏平。它的一双眼睛金光闪闪,比烈日的光芒还要强烈,似乎只要它愿意,一个眼神也能让一片森林烧为灰烬。它的身上覆盖着浓密的毛发,随便一根扒拉下来大概也能当桅杆来使。最夸张的是它的作为性别的特征,如果把它横在英吉利佛尔海峡,大概能当一条高架桥使用,跑火车,跑汽车,而且还不带堵车……

    然而,让宁涛的脑袋嗡嗡直响的却不是这个,而是他忽然想到了一个见过一条腿的存在。

    这货,它不就是那个一脚踩碎月神殿的魔神吗!

    “你……不会是被如来佛祖压在五指山下齐天大圣吧?”宁涛的意识里冒出了这样一句话。

    那浮现在他脑海之中的超大型不日星君却不言不语,它的手里没有金箍棒,它的屁股后面也没有尾巴。齐天大圣身穿黄金锁子甲,头顶凤翅紫金冠,脚踏藕丝步云履,而它的身上却只是一身毛,这似乎也是一个说明,它不是什么齐天大圣。它有它的特征,那就是英吉利佛尔海峡大桥。

    不日星君……

    这名号真的是私人定制。

    PS:今日有个饭局,春节最多的就是这玩意,所以今天就只有两更了,致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