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1035章 一封密信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这亲事就这么莫名其妙的定下来了,上蓬莱仙岛之日就是唐子娴和宁涛成婚之时。

    什么时候上蓬莱仙岛,别说是南门寻仙,就连宁涛自己都不知道。声音,最着急的人自然就是唐子娴了。

    “姐姐,夫君,那我们什么时候动身去蓬莱仙岛?”唐子娴两眼放光的看着宁涛。

    这就开始叫夫君了。

    宁涛还真有点不习惯,不过他还是说道:“先把眼前的麻烦事搞定再说吧,那蓬莱仙岛不是想去就能去的地方,去之前我们得做好准备。”

    “那我现在就去查查蓬莱仙岛在什么地方,那个地方又有些什么神神怪怪的故事。”唐子贤说走就走,跳下床来,连鞋子都顾不得穿,提在手里就往门口跑去,到了门口忽然又想起了什么,停下脚步,转过身来,姿势优雅的给南门寻仙行了一个万福礼,“姐姐好生休息吧,妹妹告退了。”

    南门寻仙也给唐子贤行了一个万福礼,客气了一句:“妹妹走好。”

    唐子娴这才欢欢喜喜的出了门。

    宁涛又成了空气。

    房门关上。

    南门寻仙说道:“夫君,你和唐子贤的事我不想拦了,将来你自己去跟白姐姐和好姐儿他们解释吧。”

    宁涛苦笑了一下:“这是必须的,这是我犯的错,与你无关,我去跟她们解释。”

    “与我无关么?”南门寻仙反问了一句。

    果然是说什么都是错的。

    宁涛尴尬的笑了笑:“有关,必须有关……还好娘子大度,娘子温柔体贴,美丽又善良,娘子不计夫君过,娘子是最好的。”

    南门寻仙的嘴角这才露出一丝笑容,可嘴上却不肯就这样放过他:“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到处乱装逼。”

    宁涛跟着说道:“为夫向娘子保证,以后绝对不乱装逼,要装也只在家里装。”

    “哎哟,你得了便宜还卖乖!”南门寻仙一粉拳捶了过去。

    宁涛顺势抓住了她的小拳拳,一把将她抱了起来,然后大步向天赐天生床走去。

    南门寻仙羞得闭上了眼睛……

    哪个女人不爱爱装逼的男人?

    三天的时间转眼过去了。

    一间囚室里,养鹤人严正跪在宁涛的面前,头埋得低低的,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宁涛脸色阴沉的看着养鹤人严正,他可以原谅神鹤团的人,因为那是敌人来打奉仙山也是奉命行事。可这个严正不一样,他是自己人,却成了勾引外敌的叛徒。

    宁涛冷声说道:“说吧,你除了给神鹤团送情报,还给谁送情报?”

    严正沿着战战兢兢地道:“小的……小的……只给只给神鹤团送情报。我愿意投靠大仙,从今往后只为大仙收集情报。”

    “你没有骗我?”

    “小的不敢,小的说的句句话都是实话。大仙不是要招降神鹤团吗,我也算是神鹤团的一员,我第一个响应大仙的招降,请大仙收留!”严正对着宁涛拜了下去,好不恭敬谦顺的样子。

    宁涛却不为之所动:“你知道骗我是什么下场么?”

    严正的身子顿时哆嗦了一下。

    宁涛掏出了一只竹筒扔在了严正的面前:“把竹筒里的密信拿出来给本仙主念一念。”

    严正用眼角的余光瞅了宁涛一眼,却发现宁涛正怒目看着他,他慌忙低下了头,捡起了掉在地上的竹筒,然后将竹筒里的信纸抽出来,打开,却就在看了一眼之后愣住了,嘴里也没有声音念出来。

    信纸上全是奇怪的符号,别人认不得,可他却认得。这是地藏门最高级别的密信,至少要李天昊那样的掌控军团的仙长才有资格书写和传授这种级别的密信。

    这样的迷信要是解读给宁涛听了,地藏门的人岂会放光他?更重要的是,他的前程可就都没了!

    宁涛怒斥道:“念!”

    严正顿时哆嗦了一下,眼神闪烁,语气结巴:“大大仙……小的……小的不认识啊。”

    宁涛的右手一挥,肉中枪穿掌而出,扑哧一声扎进了严正的肩头。

    鲜血飙射!

    剧痛钻心!

    “啊——”严正惨叫了一声,一手抓着枪杆,大口大口的吸气。

    宁涛淡淡地道:“我这个人向来没什么耐心,尤其是对你这样的小喽罗。我要杀你犹如踩死一只蚂蚁,我要给你一条活路,那也只是放过一只蚂蚁而已。我再问你最后一次,这密信你念还是不念?我提醒一下你,下一枪可就不是扎你的肩膀了,我扎你的心。”

    严正慌忙求饶:“我念……我念……大仙不要杀我……”

    “别说废话,念!”

    “这信是地藏尊者写给李天昊的……他问李天昊也没有打下奉仙山,为什么还没有消息传回去。”

    宁涛说道:“就这么短吗?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李天昊肯定能解读这封密信,我拿去给他看,让他读。我要是知道你隐瞒了一个字,我保证你会死的很惨。”

    “我没有念完……我马上念……在密信上,地藏尊者派了几个人来查看情况,要李天昊好接待。”

    “什么人?”

    “这秘信上没说……我发誓,真的没说派谁来。”

    宁涛说道:“那你猜会是什么人来?”

    严正摇了摇头:“小的在地藏门中人微言轻,哪有资格接触到上面的人啊。”

    宁涛将肉中枪拔了出来,拿走了密信,然后往球室的门走去。

    “大仙,我已经按照你的吩咐解读了密信,你什么时候放我出去?”严正在囚室里哀求道,那语气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宁涛说道:“你暂时留在这里,把伤养好再说,我让人给你做点好吃的,给你补一补。”

    “多谢大仙,多谢大仙。”严正的嘴角露出了一丝阴狠的冷笑。

    无缘无故戳我一枪,还想让老子效忠你?

    我呸!等我出去,我立刻地藏门门主写一封密信,告诉地藏尊者神鹤团已经被你抓了!

    这个情报一定会让地藏尊者对我刮目相看,委以重用!

    桀桀骜……

    严正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明显了,他那狰狞的笑容和肩膀上的恐怖的伤口,构成了一个奇怪的画面。

    囚室外,宁涛将等着他的洛仙拉到了一个角落里,压低了声音说道:“给这个家伙弄点好吃的,顺便在里面下点药,毒死他。”

    洛仙嘿嘿笑了一声:“这事就包在我身上吧。”

    宁涛拿着那封密信来到了一个房门前,伸手敲了敲门:“智仙兄,方便聊聊吗?”

    门后传来了李天昊的声音:“请进。”

    宁涛推开门走了进去,顺手掩上了房门。

    李天昊坐在窗户边的一张桌子前,桌上放着一杯灵茶。他的身上穿着金甲,看去精神抖擞,并不像是一个受了伤的人。宁涛的医术高超,他自己又是仙人,唐子娴捅他的那一剑早就无大碍了,只是要恢复巅峰状态却还需要一点时间。

    宁涛进门之后李天昊从座椅上站了起来,冲宁涛微微一揖。他是宁涛的俘虏,宁涛却礼待他,好吃好住行动自由,还有灵茶可以喝,他这一揖也算是回敬了。

    宁涛坦然受之,到了左边,直接将那纸密信放在了桌上:“智仙兄,这是一只飞鹤带回来的密信,你看看上面写了什么?”

    李天昊瞅了一眼密信上的内容,神色顿时微微一变,却没有念出来。

    宁涛淡淡地道:“怎么,你不会不认识这上面的符号秘语吧?”

    李天昊苦笑了一下:“我说不认识,你相信吗?”

    宁涛摇了摇头。

    李天昊又说道:“我不念,你会不会杀了我?”

    宁涛笑了笑:“说实话,我也不知道。”

    李天昊说道:“你拿着这封密信来找我,你肯定已经从那个养鹤人那里解读了这封信,却还要我念,你这是在试探我吗?”

    宁涛说道:“三天的时间也差不多了,你考虑好了吗?”

    “如果我不答应,你是不是会杀光神鹤团的所有人?”李天昊直盯盯的看着宁涛,仿佛要看穿他的内心。

    宁涛沉默了一下才说道:“多半会吧,这样做很残忍,可是你们不过几百人,但这奉仙山上却有两千多条人命,而且陆陆续续还有来投靠奉仙山避难的仙民。为了他们有活命的机会,我会那么做的。告诉我,你是做我的人,还是做地藏门的人?”

    李天昊叹了一口气:“这信上问我有没有攻下奉仙山,地藏尊者不放心,还派了人来。我估计,他派来的是地藏门的情报总管魏英,那魏英是个阴阳人,雌雄同体,道号玉莲子,但我们私下里都称他菊座,菊花的菊。”

    宁涛:“……”

    “那魏英生性狡猾阴毒,独来独往,手下养的一批人也跟他差不多德行,很难相处,一般情况下我们也不与他相处。不过这次是他亲自来,还是派人来,那我就不清楚了,这信上也没说。”李天昊说到这里就闭上了嘴巴,他还是没有说跟谁。

    宁涛却多少猜到了他的心思:“你跟我说了这些事,你心里其实已经做出了决定对吗?但你心中还有顾忌,我猜你一定还有什么条件,说出来吧,我看能不能渡你。”

    又开始装逼了。

    李天昊的嘴角浮出了一丝笑容:“你也是一个精致的妙人,与你说话省事不少,我这里还真有一个条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