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第94章 黑白无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臣南海郡丞燕正谊(行军司马仲正业)参见大老爷”燕正谊和仲正业对李青行李。

    李庆急忙扶起二人,脸上带着一丝尴尬,他是番禺县令,位在二人之下,可因为儿子原因这两位上司反而要向他行礼。

    只是尴尬之色很快被担忧取代,焦急道:“青儿在哪?他到底怎么了”?

    燕正谊引着李庆来到李青身旁,李庆见到原本英气逼人的麒麟儿静静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眼泪止不住流了下来。

    “我的孩啊”

    抱着李青仔细看着,魂魄离体的李青哪能回应,静静躺在他怀里,李庆无语问天,李家到底造了孽,刚刚有了起色就要儿子承受这种罪。

    燕正谊在旁边劝说道:“大老爷不要伤心,主公只是魂魄离体,只要尽快寻找到主公魂魄就还有救”。

    “魂魄?能找到吗”李庆用期盼的眼神望着燕正谊。

    燕正谊郑重说道:“主公不是一般人,他的魂魄不是那么容易被害的,我已经请人前去寻找去了”。

    这话不是虚言,自从发觉李青魂魄不见后他已经找到门神和户神两位神灵帮忙寻找,他鬼神转世自然能看到鬼神,相信门神和户神绝对是全力寻找的。

    听燕正谊说还有希望李庆勉强控制住情绪,深深打量着燕正谊,李青所有心腹他都见过,而这位刚来就做到郡丞位置的燕正谊还是第一次见。

    李庆打量的目光令燕正谊心中发毛,心中暗暗祈祷,如果这位爷真要闹起来他们还真没办法,儿子死了老子接替是天经地义之事,只是他们这些被召唤来的属神心里清楚,清楚李青岂是那么容易死亡,只是却不能讲出来。

    “燕大人,按理说你是青儿请来的大才,但现在情况你也看到了,郡里流言四起,先生是不是……”

    剩下的话他虽没说但意思大家都明白,是让燕正谊交出南海军政大权避嫌,等李青醒来再做安排。

    燕正谊冷汗顺着额头流下,这种关键时期他如何能退让,他退一步郡内降官世家就会得寸进尺,主公基业恐怕立刻毁于一旦,但他能对李庆说不能放权吗?燕正谊暗自苦笑。

    一旁的仲正业急忙说到:“万万不可,此时怎能退让,须知那些世家大族早就对我们虎视眈眈,我们哪还有退让的空间”。

    李庆见仲正业极力反对顿时有些犹豫,燕正谊他不熟悉但仲正业可是第一个投奔青儿的谋士,青儿几乎是完全信任于他,无论谁背叛李青仲正业都不可能背叛。

    “我愿为燕大人担保,大人绝不会害主公”

    石鸿羽走上前来沉声说到,主公现在遇险,他绝对不允许主公打下的基业受损。

    李庆更是犹豫,石鸿羽是负责李青安全的大将,他都站在燕正谊这边说明燕正谊似乎不像外面传言一样。

    就在这时又有一位武将迈步走进卧室,毅然说道:“我也愿意为燕大人担保”。

    李庆抬头看去,发现是李青手下另一位大将侯元勋,这位可是控制着郡城大军,同样是跟随李青起家的核心班底之一。

    “罢了,青儿就交给你们了,不过我相信你们,全郡百姓和世家大族可没那么容易信服啊”

    李庆苦笑,只要李青安全其他的他都不在乎,那么多心腹全部相信燕正谊,他相信此人应该不会是那种忘恩负义之辈。

    他留在卧室亲自照顾李青,燕正谊等人告退离去,几人来到客厅相视苦笑,他们都是跟随李青转世而来自然相互信任,只是外面悠悠之口如何面对!

    尤其是郡城内的那些世家大族,听闻已经在暗中串联准备向燕正谊发难,表面上是针对燕正谊其实暗地里是对付李青。

    他们又不能出兵把他们全部抓起来,不然百姓更加惊恐,给这个新生政权带来致命一击,一时间个个愁容满面。

    “为今之计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各位原先做什么还是照常,咱们来个内紧外松,希望主公尽快醒来吧”

    燕正谊正色道,转身对仲正业说道:“你不是按照主公吩咐主持修建英灵殿吗?听说现在已经修好,那就继续安放英灵,直接开始祭祀”。

    几人又商量一番接下来行动后纷纷离开准备。

    冥土中。

    李青正在参加尤大宏为他准备的欢迎宴,说是宴会桌上准备的东西却很简陋,几乎没什么食物,只有一壶珍藏的酒水还放在李青面前。

    望着简陋的宴会李青很是感动,尤大宏死后还要承受罪孽惩罚,如不是这些跟随他战死的英灵庇护恐怕早被龙庭抓去惩罚,能有这宴会已经竭尽全力了。

    做了主位上的李青也开始思考对付他的幕后黑手,不可能是大楚鬼国,双方没有恩怨对方没有动机,唯一有动机的只有他即将出手对付的南海郡的各个世家大族。

    这些家族时代盘踞在南海郡,祖灵与大楚鬼国有勾结是很正常之事,虽是猜测他内心却有八九成的把握确定。

    至于证据,他需要这些吗?

    只是要如何对付那些人还要仔细斟酌一番,须知神恩入海,神威也如狱,天子一怒流血漂橹,这些人竟然敢害他自然要承受千倍万倍的反噬。

    正思索着尤大宏带着一位中年书生走来,正是那位身材高瘦,面色惨白的军师,很明显军师是上吊而亡,猩红色的舌头耷拉在胸前。

    “这是我的兄长谢修德,生前为扬州富商,当年我与乌恒作战朝廷不愿拨付粮草,多亏我这位义兄慷慨劫难,毁家纾难资助我,在我被奸人所害后义兄也自缢随我降到冥土”

    尤大宏声音伤感,眼泪在这位八尺高的汉子眼中打转,他欠这位义兄实在太多太多了。

    李青大为感动,死而有灵是为英灵,英灵无不是坚守某种信念而亡,按照这个世界冥土规则,只有罪鬼和英灵才会自动降落冥土,尤家军这八千鬼兵真是了不起。

    沉吟片刻道:“上天从不会亏待忠义之士”。

    胸前有金光亮起,一道金旨出现在李青手中。

    李青笑着说道:“尤大宏、谢修德听旨”。

    尤大宏、谢修德一脸茫然,无意识跪下听令,旁边经历过这一幕的三娘抿嘴轻笑。

    卷轴自动打开,一行金字浮现在眼前:

    “原镇北将军尤大宏北逐乌恒收复三州,活人无数功德无量,赦封为黑无常,赐神器镇鬼棒;扬州富商谢修德毁家纾难,忠义之名名传天下,为世人表率,今赦封为白无常,赐神器拘魂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