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113 炼器的笨办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庞统和金莲心、温实有崔顺四人,组了一个小队,去了黑云峡。

    黑云峡位于玄清宗以北,乃是一片黑山恶水,环境险恶,妖兽纵横,十分危险。虽然其中盛产许多外界没有的材料,但一般门派的修士却不敢才筑基就往这里来。也因为这一点,玄清宗的筑基弟子们在选择历练之地的时候,就格外喜欢选择这里,彰显自己的与众不同。

    除了外部环境和妖兽之外,这里还活跃着许多的散修。这些散修来历不一,正邪难分,更有许多猎人小队,专门猎杀大宗门出身的弟子,满足自己某种难以言喻的心里之余,更能发一笔大财!

    谁让这些大宗门的弟子,往往都是身家丰富呢?就算灵石没几块,但他们却能用廉价的劳动以极其便宜的价格从宗门内兑换出各种法宝和丹药!这些都是好东西!

    而对于类似玄清宗这样的大宗门弟子而言,黑云峡内作恶多端的修士们,也同样是他们惩恶扬善的目标!他们也同样相信,在这样险恶的条件下,他们才能受到更好的磨练更快地突破!

    凌越没有去。

    她依旧平静地待在炼器谷,平静地学习着炼器手法,平静地接任务,做任务,平静地研习《锻凡篇》,平静地熬练灵液,滋养着豁口罐子。

    偶尔与蓝魅聊天。但往往才几句对话,就会听到蓝魅说“我忘了”,于是聊天就再也进行不下去了。

    就像现在。

    “你的灵力锤不错啊,学炼器?”蓝魅开口道。

    “恩,反正没有别的事情好做。”凌越问道:“你见过灵力锤?”如今的炼器手法之中,根本不涉及到灵力锤的部分。倒是有一些修士会将灵力锤当成一种力量的应用手段,用于战斗。

    “见过啊,用这种笨办法来炼器的人可不多。”蓝魅理所当然地道。

    既然这般炼器的人不多,蓝魅又怎么那么巧见过?凌越轻柔问道:“哦,你在哪见过的?”

    “啊……”蓝魅停止了游动,很久才道:“我忘了。”

    对于这三个字,凌越早已经没了脾气。此时再听到,也惊讶都没有露出一丝,继续问道:“那以你看来,这种炼器既然是笨办法,那到底有没有可取之处呢?”

    “什么叫做可取之处,分明是很厉害好不好!听说能够化凡为仙甚至无中生有的!”蓝魅道:“但是,但是什么呢?哎,我又忘了。”

    “呵呵。”凌越道。

    蓝魅思索了很久,才又确定地道:“既然被人诟病为笨办法,大概是比较难以坚持,付出和收获不成比例,所以渐渐这种手法就被淘汰了?凌越,你想想啊。”她摆动一下尾巴,活跃起来:“假设我们用你那个笨蛋同伴来举例,他来学这种炼器手法,什么时候才能有所入门,能打造出最低级的法器?”

    “那估计,得十年。”凌越保守道。

    “他现在修炼两年还是三年,已经有这种修为了,十年,结丹没问题吧?”蓝魅又道。

    “没有问题。”凌越道:“他有时候虽然蠢,但修炼的天赋还是相当不错的。”

    “你看,就像你现在这样,几乎放弃一切修炼的时间,全部用在炼器上,他十年才能入门,打造出供练气弟子使用的小玩意儿。再然后,又几十年,他才能打造出供筑基弟子使用的玩意儿……你说他愿不愿意学习这种炼器手法?”蓝魅道。

    那当然不愿意了。谁会将宝贵的时间浪费在这种耗时耗力的事情上。

    “如果他先专注修炼,比如元婴之后,有了千年寿元,然后再来学习这种炼器手段……到那时候,他能有这种耐心?倒不如学一学其他的炼器手法,短时间就能有所大成,是吧?”

    投入的精力和收获大大不成比例的时候,这种炼器手段自然而然就美人愿意涉猎了。被成为笨蛋手法,也没有错。虽然说传说之中,最后能有无中生有的大神通,那是传说之中的境界,谁也不能断定自己最后一定能到达那一步!

    “我懂你的意思了。”凌越道:“其实我觉得,我进步的还挺快的,也没耽误修炼。”

    “这只能证明,凌越你与众不同。”蓝魅恍然,又摆动了几下尾巴,游来游去十分快活:“哈哈,凌越你刚才不会以为我是在委婉地劝你放弃吧?哈哈,我告诉你,绝对没有的哈。你不要多心啦。笨蛋法子,聪明人也是能用嘛,哈哈。”

    清脆的笑声不绝于耳,搅动的水晶瓶内都泛起了阵阵涟漪。

    饶是凌越自诩心脏强大,此时也有些窘:“那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难道蓝魅并不觉得她是在浪费时间?谁都知道,一个人修道,一步一步前行的过程,更是一个人在心性悟性等等方面全部蜕变的过程!弱小的时候觉得困难难以完成的,待修为高深之后再回头看,却是异常容易了!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凡人很难做到过目不忘,但只要筑基之后,人人都会过目不忘!

    “我没有什么意思啊?”蓝魅继续笑道:“我这不是突然想起来了,就同你聊聊天吗?哈哈,凌越,你真是太可爱了!你学的炼器手法虽然是个笨办法,但真正学成之后是很厉害的!你没听说过,大道至简吗?笨办法其实也是十分高明的办法啊……哈哈,你真的太有趣了,啊不行了,我要被你笑死了……”

    真的有那么好笑吗?

    凌越见蓝魅笑得恨不得打滚了,不禁开始反思。片刻,她莞尔,任由蓝魅继续打滚高兴。

    “真的,凌越,我没骗你啊,我父亲就认识这样的大宗师……咦,我父亲……我有父亲?那是谁?”蓝魅停住了打滚,整条鱼一动不动地停在水晶瓶中间,就像是假的。

    蓝魅的父亲……凌越也有些期待,蓝魅到底想起了什么。

    但是……

    “我的父亲是谁?我的家在哪?”蓝魅迷糊半晌,垂头丧气,道:“我忘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