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289 断刃之仇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凌越轻嗤。

    庞统连忙弯腰赔笑,还抹了一把额头上并不存在的汗。不知为什么,他现在是越来越害怕凌越了,不像以前的时候,虽然被凌越揍的惨心知打不过,也是口服心不服的。如今凌越是不怎么向他动手了,但只要她拿眼神那么一瞥,他的心啊肝啊的,就开始发颤。

    唉,他和凌越自幼一起成长,如今却摸不到她的一点底了。差距太大啊,也幸好他心态好,不然非被打击到颓废了……庞统胡思乱想着,见凌越走的远了,连忙跟了上去。

    回到缎带峰,断刃和容泉正在她的洞府前对坐闲谈。

    容泉且不谈,只见断刃虽然仍旧面无表情,却是神采飞扬,英姿勃勃,整个人的气质再不同往日。

    凌越神识一扫,发现他身上的气运紫气看似浓郁亲密,但大多数的紫气却是在他身体内穿梭进出,只有极少数的一些,是真正留在他体内,真正属于他的。

    断刃之前怕是很惨的,如今弥补了旧日损伤,果然就不同了。今后他的路,肯定要顺利的多。由此可见,选择与什么人在一起,非常的重要啊。

    “凌越回来了。”

    容泉开口打招呼,断刃以目光含笑相迎,习惯性地没有开口。

    “这是准备出发了?”凌越同庞统坐下,开口发问,神态轻松。

    断刃面无表情地点点头,似乎觉得不妥,便开口交待道:“我本是东海灵地一修道家族之人,家中本有元婴老祖坐镇,但老祖被三位元婴暗算陨落,家族被血洗,只余我一人侥幸逃脱。我此去东海,定要寻仇,你们……”

    出动三位元婴,血洗一个家族,那就不是一般的势力了。

    容泉却并不为所动,道:“我说了会助你,自然会兑现承诺。”他承了断刃出让口味元液的情分,肯定是要偿还的。

    庞统没有开口,只是跃跃欲试。

    凌越看向断刃,神色轻松地问道:“那你准备如何寻仇呢?想达成什么样的结果?”

    三位元婴真人什么的,她心里也没有在怕的。但她又不是嗜杀之人,帮助断刃压阵可以,并不愿意深陷其中,血洗某地,沾染无数的血腥。

    断刃脸色变了数变,双拳不断地握紧又松开,像是在心头做激烈的挣扎,半晌才哑声道:“海王阁不复存在,如同御兽宗。动手的三位元婴真人和海王阁阁主必须偿命!至于其他人……”他额头青筋突出,良久缓缓吐出一口浊气,沉声道:“……就看情势吧。”

    “海王阁啊,东海灵地最大的宗门?”庞统咂摸着嘴,问道:“你家怎么会与他们有仇?被血洗那么狠毒的话,是因为你家有什么了不得的宝贝被他们知道了?”

    一般的冲突,不至于到血洗全族的地步。毕竟在东海灵地的家族,都会注意不要得罪本地的最大势力。若是夺宝,那就不必讲什么道理了。

    断刃闻言闭了闭眼,状若十分痛苦,哑声道:“若真是为了夺宝,我也不至于这般恨!”

    “当年,我不过是一句话得罪了海王阁的小公子,因他不依不饶地寻仇忍无可忍之下就教训了他一顿,却怎么也没想到,那海王阁竟为此就灭我一族!”

    “当真?”庞统没有质疑断刃话语真假的意思,只是很不可思议,义愤填膺地道:“那海王阁是什么地方,竟然护短到如此不可理喻的地步?如此恶毒霸道的门派,的确不该存在!断刃,我支持你!你打上海王阁之时,我大盾在前为你开路!”

    断刃赤红的眼睛闭了闭,向庞统拱手,沉声道:“多谢。”

    “咦,方才你的仇人之中,都没提那什么小公子?”庞统回味了一下,开口问道。

    “当年他带人追杀于我之时,企图将我玩弄戏耍,被我弄死了。”断刃吐声道:“不然,我这些年只会更加煎熬。”

    庞统没再说话,向断刃竖起了大拇指——就是该这么狠!什么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先收点利息岂不是快哉!

    容泉道:“海王阁的确乃是东海一霸,我玄清宗弟子往东海游历之时,往往也需要小心谨慎,以免陨落在海上,不知所踪。”

    “海王阁竟然敢大胆招惹我们玄清宗?”庞统挑眉:“你师尊就没管管?给他们些警告?”

    “修道之人出门游历,本就没有定时,多少年都是有的,又任何情况都可能发生,连失踪了还是死掉了都不能确定,又有何证据一定是被人害了,又凭什么一定就是海王阁的人害的……宗门若是为此去找海王阁要说法,只会让人笑话。”容泉看向断刃:“且海王阁于东海灵地横行霸道,是因为有沧澜真君为其撑背。”

    他语气平缓,浑然不觉自己的话会不会让人震惊。

    断刃面色一沉,倒还算镇定,开口道:“可以想象。”

    不然,有沧澜真君存在,海王阁安敢霸道放肆。

    “所以玄意师祖直接杀掉了沧月真君。”凌越轻笑:“有这个警告在前,我想,在不能确定一定不被玄清宗知道的话,沧澜真君并不敢向我们这几个玄清宗的小辈下暗手。”

    一般的玄清宗弟子也就罢了,杀的隐秘一些,很难被玄清宗察觉并找到证据。而他们……就凭着容泉的身份,那沧澜真君心头再恨,也不敢以大欺小!谁知道容泉身上会有宗门长辈们给了多少底牌!

    再说,容泉如今结婴成功,凌越赌那沧澜真君都没有把握一定能杀掉容泉!一旦没杀掉,被容泉逃了……呵呵,沧澜真君也就别想活了,这小灵界他逃都没地儿逃。

    “那是自然。”容泉赞同凌越的说法,淡然地道:“只是断刃要复仇,需防止沧澜真君出面阻止。”话音落下,他又道:“此时议论也议论不出什么,到了东海灵地,再见势而为吧。”

    断刃点头,抱拳道:“多谢了。”

    “谢啥。”庞统,跃跃欲试地道:“来几场激烈的战斗,说不定我就能结婴了。”

    “也是。”断刃不再沉重,放松下来,露出笑意。

    战斗,可是游历的最重要一部分。结婴的契机,也的确是需要在战斗中去找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