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第541章 人心散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五四一章人心散了

    一声令下,“小猎犬号”上所有火炮都停止了轰击,炮手们抓紧时间清理炮膛,准备下一波的炮击。

    可是,一通忙活后,满身是汗的炮手们忽然发现,指挥官杨远不见了!

    大家面面相觑,都是好一阵纳闷——肿么肥事?

    这炮打的,正在兴头上呢,这就收工了?

    急忙向舰长一打听,原来,杨连长早已下了一条小艇,找陈六御去了,只留下一句话:“戒备,待命!”

    众人当即意兴索然,议论纷纷,有人却暗暗猜测,杨连长怕是又有什么新花头……

    他们猜对了,杨远确实打起了新的主意。

    两轮下来,往城墙上砸的实心弹已经足够多了,杨远估摸着,再这样高强度地轰下去,撑不到傍晚,战船上的所有实心炮弹就要消耗一空。

    另一方面,佯攻之所以为佯攻,声势再大也不是真正的进攻,这个度的把握便相当重要了。

    城内的鞑子已经成了惊弓之鸟,要是用力过猛,万一搞得炸了窝,从别的城门一哄而散,那就反而坏事了。

    所以,杨远觉得,佯攻的效果也就这样了。

    既然鞑子自己把城门给堵死了,那就不会再有什么反扑了,接下来,只需封锁江面,保持足够的威慑力就足够了。

    可是,这样一来,他手头的两个主力排,岂不是又无所事事了?

    自然而然的,杨远将目光转向了城西……

    事实上,他此刻最担心的,还是城西何连长的安危。

    连长虽然把机炮班带走了,但手头毕竟只有半个连,从枪炮声来判断,那边的厮杀格外的激烈。

    他渐渐有了个不好的预感:万一鞑子不上当,持续猛攻西门……

    杨远不是刻板之人,没什么好说的,他不可能墨守成规,见死不救。

    ……

    猛烈的炮声终于过去了,孟铁头带着他手下的亲兵和家丁,惊魂未定地从藏兵洞里走了出来。

    南门附近的街道上一片狼藉,到处都是砖石瓦砾,守城的兵丁横七竖八、死伤惨重,到处都是哭泣和哀嚎声。

    一些房屋被毁的百姓则不顾士兵的呵斥,在自家被打塌的房屋废墟上,哭哭啼啼地扒着瓦砾,寻找着失踪的亲人和一点可怜的财物……

    望着街道上那些热气腾腾的大坑,以及还冒着青烟的瓦砾,孟铁头有些头晕目眩的感觉。

    即便在杭州时,他也没见过如此恐怖的情景,死亡的气息四处弥漫,到处都是血肉烧焦的腥臭味,他不免一阵恶心。

    他见识过重型佛郎机炮和红衣大炮的威力,但相比之下,明贼的舰炮,要比红衣大炮还厉害了许多,这种舰炮发射的巨型炮子的破坏力,令他更为震撼。

    他看到,有些人的死相十分奇怪,他们倒毙于地,却全然不见伤痕,完全不像另一些缺胳膊少腿的尸体——看起来,这是被震死的……

    孟铁头知道自己逃过了一劫,要不是那个家丁机灵,将他一把拖进了藏兵洞,自己兴许就会像这些四散而逃的军民一样,要么被炮弹的碎片击中,不死也得落下残疾,要么就被震得七窍流血而死。

    他想赶快离开这个危险区域,却觉得浑身酸软,脚下似有千斤重,迈不动步子。

    原本在炮火中消失了的尿意,这会又回来了,而且更加急切。

    孟铁头咳嗽了一声,叫过两个亲兵来,扶着他赶紧到了墙角,撩起袍子,痛痛快快的放了一泡水,这才找回些感觉来,赶紧道:“我们快赶去城楼罢!”

    此刻,游吉人正忙着清点他的同伴。

    还好,弟兄几个大多毫发无伤,只有两个挂了彩,不过都是些皮肉伤,倒是孟大人的一个亲兵被四飞的碎石砸中了头部,当即没了小命……

    本来他还牵着孟大人的坐骑,躲炮击的时候他已顾不上这畜生了,这会儿才想起得赶紧找回来才是,不然回去可没法交代。

    一转眼,他就发现了那匹马,正躺在不远处抽搐。

    跑过去一看,他苦笑着摇了摇头,并暗暗庆幸了一下——许是炮击的混乱中有人顺手牵羊,不料一发炮弹就落在附近,蹦跳的弹丸把一人一马砸得血肉模糊,连模样都快看不出来了,眼见是不能活了。

    “可惜了一匹好马!”游吉人心想。

    再看向孟参将,但见这位大人衣衫不整,已全无之前的威风劲,惶恐得像一条丧家之犬……

    “赶紧,走了……”

    见游吉人正端详他,孟铁头正了正帽子,招手道。

    事实上,他是真后悔了,恨不得立刻打道回府。

    苦心操练出来的燧发枪手还在城外,自己完全可以借故不接将令的,他暗骂自己,充什么大尾巴狼!

    但是,就此收兵回衙门他又恐受人嗤笑,在马提督面前体面尽失,只得硬着头皮,带着这几个人继续赶路……

    街道上人心惶惶,家家皆闭门落户,除了不时匆匆跑过的兵丁和守城壮丁之外,街面上渺无人迹。

    “人心散了,这仗打不赢了!”

    孟铁头心想,这境况,和被围之前完全是两个世界。

    转过街角,孟铁头猛地吓了一跳。

    十字路口横卧着一具被砍掉脑袋的尸体,看样子是个穷苦百姓――大约言行上有什么可疑之处,被怀疑是细作,炮击之后才被斩首的,鲜血还没有凝固……

    一些士卒三三两两的聚集着,小声议论着,孟铁头从他们旁边走过的时候,他意识到这些人目光不善。

    他知道,从明贼兵临城下开始,特别是封锁了扬州往仪真去的水路要冲之后,守城士兵的军心,便已无可挽回地开始溃散了,刚才那一顿炮击,更加剧了这种趋势。

    便是跟随在他身边的那几个家丁,此刻也流露出烦躁不安的情绪来。

    孟铁头虽然一介书生出身,却也常在军旅,对这伙“丘八”的思想状态是很了解的,此时,整座城池正处于危险之中,只要一有风吹草动,不用明贼发力攻打,城内的守军便会自己乱将起来。

    一支丧失了士气的军队,非但不能指望他们拼死守城,还要提防他们哗变,这帮子混世魔王一旦哗变,什么丧尽天良的事情可都做得出来……

    想到这里,他不由地头皮一紧,浑身打了个冷战。

    但是,多年的经验告诉他,此刻必须保持镇定。

    所以,他依旧毫无表情地往前走着,看到有散兵游勇便当街喝斥,喝令其归队。

    正巡视着,忽然,前面一阵混乱的脚步声,还夹杂着男人的喝斥和女人的哭号尖叫声。

    孟铁头老于军伍,知道必是有乱兵在为非作歹,当即加快脚步赶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