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第542章 心烦意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五四二章心烦意乱

    刚绕过街角,果然见一户人家门前,两个兵丁正抓着个女子调戏。

    再一看,地上却躺着一具男人的尸体,血流不止,大约是拉扯的时候被砍了的。

    女子发髻散乱,衣襟已经被撕扯开,外裙也被扯掉,一个劲地哭叫着苦苦哀求哭号,却被按在墙边动弹不得。

    孟铁头见其中一个乱兵已将裤子褪下,不由地大喝一声:“住手!”

    说罢,他亮出大令,带着亲兵们冲了过去。

    那两个正施暴的兵丁大约没想到有人敢当街喝斥他们,一愣之下便惊讶地回头张望。

    却见一个长相干瘦的汉子,正手持宝剑带着兵丁奔跑过来,知道这必是城中的要员,顿时慌了,那个抓住女子双手的兵丁扭头就跑,另一个却吃了亏,裤子缠在了脚板上,顿时跌了一个狗吃屎,被游吉人等人一举摁住。

    拿来一问,却不是本地漕兵,而是个绿营兵。

    孟铁头当即皱了皱眉。

    这些绿营兵,都是浙江过来的老兵油子,早在金华的时候便是马进宝的部下,素来以军纪败坏但战斗力强著称。

    浙江一战,这些绿营大多数人溃散被俘,一小部分却跟着马进宝一路溃退至此,便成了仅次于亲兵的守城骨干。

    为了稳住城防,马进宝特地在各城门留下了一队绿营兵压阵,指望他们镇住那些只会咋咋呼呼吓唬老百姓的漕兵。

    因为要靠他们卖命,上至马提督本人,下到统兵的各级军官,大多不敢对他们太过约束,有些事情睁一眼闭一眼就过去了,便愈发纵容他们在城中为非作歹,祸害了不少百姓……

    孟铁头早就看不惯这帮半兵半匪的不法之徒了,见此情景,他原想执行军法,直接将此人在街头斩首示众,以儆效尤。

    然而,见这溃兵桀骜不驯的眼神,颇有些有持无恐的意思在内,他暗中一想,万一自己下令杀人,激起这帮恶徒聒噪起来,不等明贼来攻,扬州城必自己乱将起来!

    “如今大敌当前,你等不思守城安民,却在街巷中行此苟且之事!”

    孟铁头手拄剑柄,扳着面孔训斥道,“为个女人大动干戈,男人的气魄都到哪里去了?”

    他假意厉声训斥了几句,最后却干巴巴地道:“念你年轻,还要为国效力,且寄下这颗人头,快回部伍去,好好杀敌报国!”

    训完,他便挥挥手,下令将人放了。

    跪在一旁的女子眼见这杀夫的凶手被叱骂几句就被放了,不由得哭着爬前几步,抓住了孟铁头的脚,连声哀求着:“老爷老爷,外子是府学里的秀才……今日不合出门送奴婢回东城娘家探视,却被他们拦路劫杀……求老爷主持公道,惩办凶手哪!”

    要是在往日,秀才身份倒是还可以拿出来唬人,即便看在同是读书人的面子上,孟铁头怕是也要照应一二。

    不过此时此刻,明贼就在一墙之外,大家都是活一天算一天,脑袋别在了裤腰带上,哪还顾得上这许多,别说区区一个秀才,便是知府老爷被杀了,怕也不过是个枉死鬼而已……

    孟铁头原本就心烦意乱,被她这么一哭闹更是虚火直冒,直踢了女子几脚才脱开身子,逃也似的躲了开去……

    又跑过了一条街,眼前终于就是城楼了。

    忽然,却见几十号兵丁由一个队官带着,吵吵嚷嚷着径直闯到了他们面前。

    “奶奶的,明贼打炮这么凶,咱兄弟弄个女人你也要来装乔,叫兄弟们不自在!”

    队官指着孟铁头的鼻子骂道,“你这个**的书呆子还想叫兄弟们送命?小的们,先把这个**的脑袋给老子砍了!”

    “嗻!”

    乱兵们齐应一声,当即作势一拥而上。

    亲兵和家丁们见势不妙,迅速站成了两列横队,摆出了一个防御阵型。

    游吉人等家丁抽出钢刀,矮身在前准备抵挡,后列的十多个亲兵则全体站立着,以极快的速度完成了弹药装填,陆续抬起了枪口……

    他们都是“新军”的一员,手中握着的,便是最新式的燧发式火铳,这段时间来,汪继军的一番心血倒是没有白费,对付这些挺枪执刀的溃兵,相比对阵明贼的连珠枪,可要容易得多了。

    孟铁头见此情景,不觉也热血冲动起来,刷的拔出了宝剑,冲到了阵前。

    游吉人却急得大吼:“大人,到我们后面去!”

    他当然不是为孟铁头担心,而是嫌他在前面碍手碍脚,反而连累了大伙。

    孟铁头一阵尴尬,自知此时已是一无是处,便一步一步地后退到阵后,心慌之余还不忘嘶声大呼:“打退乱兵,重重有赏!”

    乱兵见家丁们有火器,阵型又好,一时有些犹豫,那队官却吼道:“都给老子上!咱们兄弟在这扬州城里还没吃过这个亏!他们敢放铳便索性屠个干净!”

    这些人能背井离乡,跟着马进宝逃至此处,大多是亡命之徒,个个手上没少沾血,被人这么一蛊惑,十来个胆大的立马就操家伙冲了上来。

    “嘭嘭嘭……”

    亲兵们同时开火,一排枪响,五六个乱兵应声倒地……

    见血了!这个篓子一捅,便再也没了回头路!

    半跪在前排的游吉人,握刀的手心都渗出了汗。

    他知道,要是这一阵排枪没把乱兵吓住,便来不及再装填了,接下来,就该轮到他们前排的跟这班乱兵肉搏了。

    到时候,大伙抱成一团且战且退,能不能活下来就各按天命了……

    此时,孟铁头也感觉这次是凶多吉少了。

    一时间,他真想撒腿就跑,可双腿实在不听使唤,他竭力使自己镇静下来,手中紧握着宝剑,就看手无缚鸡之力的自己能不能杀出重围了。

    乱兵们被吓住了一下,但也仅仅是一下,片刻寂静之后,几个胆大的眼睛发红,不顾一切地就冲了上来。

    家丁们没法子,只得横刀身前准备格杀,乱兵们发一声喊,操着刀枪,不顾一切地发起了冲锋……

    说时迟,那时快,一个骑着马的汉子猛地冲进了乱军阵中,手中长刀急速挥舞,转眼就把几个为首的乱兵砍翻在地。

    孟铁头定睛一看,不是别人,汪继军是也。

    他顿时双眼放光,欣喜若狂地高喊:“汪千总来了!杀!”

    “嘭嘭嘭!嘭嘭嘭!”

    呛人的烟雾中,一阵弹雨射入了乱兵群中,原本十分猖狂的乱兵死的死,伤的伤,顿时大乱。

    一个把总带着百来个手持燧发枪的士卒奔至近前,对着乱兵大吼:“只诛首恶,胁从不问,还不快快束手就降!”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