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第三十章、不帮他人擦屁股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且说当日裴丕听了王贡之言,下令撞开五校营门,随即一马当先就冲了进去。

    王贡在进言之后,便即稍稍退后,裴诜一带马缰,凑近他问道:“子赐,君计恐怕不妥,倘若明达等执械反抗,必然生乱……”

    王贡笑着摆摆手,说:“无忧也,彼一阉宦,能有何为?况且五校疲弱,岂敢直撄右卫之锋,裴将军但入营,便可遽收其权——倘若延挨,等荀氏等来阻,事便不易为了。”

    可是明达比起王贡所言来,胆气却要壮得多,尤其昨日听了梁芳之语,一门心思要维持现状,不肯把五校拱手让人。他一方面在心里骂,那些外官怎么还不过来解劝呢?一方面下令五校结阵,以拒右卫。

    五校虽不足数,且有部分内守宫禁,营中也还剩下两三千人,裴丕却仅仅领了四五百骑过来,人数上的优势,暂且抵消了那些弱卒的畏惧之心。于是结阵相抗,却谁都不敢率先杀人,只是在右卫骑兵的逼迫下,手挺长矛,徐徐后退。

    他们退,右卫骑兵自然就往前进,虽然谁都没起厮杀之心,兵刃亦难免相撞。对峙之时,不知道是谁突然间喊了一嗓子,说:“右卫此来,是要杀绝我五校啊!”随即莫名其妙的,混乱便起,也不知道从哪儿射出来几支箭,挟着劲风,直向裴丕而去!

    裴丕其实并不长于军旅,他之所以被裴该安插在河南将兵,纯因至亲,比较可信罢了。故而此人武艺平平,又加促不及防,结果兵器还没抽出来,就胸口中箭,一声未吭,便即跌落马下……

    这下子完蛋了,右卫骑兵部分前往护主,部分就策马猛冲过去,想要揪出杀人凶手,还有数骑直取明达。明达还在大叫:“是谁放箭?谁教放箭的!”就被一名骑兵轻松突破五校军阵,冲至面前,一矛当心捅来。

    明达倒是膂力强劲,又擅骑射,本能地将身一侧,随即右手疾速探出,一把攥住了来矛,奋力一扯,对方被迫撒手。耳听得呼声:“将军已死,要那阉狗为将军抵命!”明达慌得是六神无主啊,当即挺矛刺倒来犯之骑,随即倒拖长矛,掉头就跑。

    五校瞬间即被蹴散,将士们纷纷抱头而逃,右卫骑兵刀砍矛刺,见人就杀。还幸亏王贡、裴诜冲入营中,下令“降者免死”,才没能杀得血流成河。

    右卫骑兵猛追明达,一直来至宫门前——五校营紧贴着禁宫——明达却早就遁入禁中去了。随即右卫骑兵迫散守门卫士,就待撞击宫门,裴诜赶紧追过来,下令停手。

    这要是真冲进禁宫里去杀人,那问题可就太严重啦!

    到了这个时候,他也难免手足无措,回首便问王贡:“今当如何处?”王贡说五校已散,再聚拢起来也没啥用,况且咱们只有几百骑——“此事唯请示大司马,我等可先暂退。”

    于是收拢骑兵,退至洛阳西门,派人快马前去禀报裴该知道。裴诜乍逢剧变,五内皆乱,王贡说什么,他就听什么,因此遵从王贡的建议,聚拢右校全军,列营西门附近,严密守备,不放一人出入。

    再说诸尚书才至省中,便听闻了裴丕去夺五校的消息,不禁大惊失色。众人相互推诿,谁都不肯前去解劝,经过反复磋商,才最终把祖纳给顶了出去。祖士言还在路上,拧着眉头筹思,该当如何解决这场危机呢,忽然得报,说裴丕遇害,右卫军正在大杀五校,吓得他一溜儿烟地又遁回了省中。

    这才改派几名尚书郎去五校营探查,等大致搞明白是怎么一回事的时候,王贡也派人送信过来了,要求绑缚明达等凶手押往西门右卫营中,以便为裴丕偿命。

    诸尚书又再商量了好一会儿,这才决定,由梁允前往禁中,去捕明达,由和济前往五校营,详细调查事变经过,并且搜捕肇事者。至于荀邃,他得赶紧去向叔父荀组问计。

    荀组闻听此事,也不禁惊得是面如土色,但他终究年老成精,很快便即镇定了下来,捻须沉吟片刻,方道:“此事并不简单啊——

    “明达虽然鲁直,亦不敢害裴丕;五校既然散漫,则谁敢下此毒手?其中必有委曲,不可不仔细审断。”

    不等荀邃琢磨明白他话中的深意,荀组接着就说了:“然而事既已发,悔亦无用,当筹思如何收场。这明达,是一定要献出去的,至于凶手……倘若不能拿捕,可随便寻几个小卒,斩首塞责。卿方命裴文约东出,驻军弘农,彼若得信,必归洛中,一旦趁机兴起大狱,恐怕我等皆难幸免!

    “为今之计,当急召祖士稚归来,始可与裴某相拮抗。”

    荀邃苦着脸道:“祖士稚方守荥阳,而羯贼已向成皋,恐怕难以遽归。”

    荀组不禁叹息道:“也只有请他弃荥阳而退守成皋了……今右卫俱集城西,东方无守,倘若羯贼来,如何可御啊?可以此情通报之,请祖士稚速归。”

    想了一想,又道:“卿亦当急召回殷尚书,并亲访卞尚书,请其二人致书裴某,为我等申诉委曲——其兄死于城内,当道者谁可辞其咎?裴某素不满我荀氏,正可以此为借口,鱼肉我等啊!”

    荀邃说:“不如叔父再书信一封,请景遒看在同族份上,在大司马面前为我等缓颊……”

    荀组说对对对,我这就给荀崧写信。

    于是尚书下文,命祖逖退兵归洛——当然啦,“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荀邃必须得把五校之乱给说明白喽,让祖逖明白局势的险恶,并且反复恳请,这就导致公文格式不似诏命,倒有点儿象是书信了——遣一名尚书郎快马前往荥阳传递。

    使者尚且不知道赵军全线后撤的消息,还以为成皋关难过,被迫兜了个圈子,绕阳城山而向京县。抵达京县后,方才听闻前线消息,于是不入荥阳,而跟在祖逖屁股后面猛追,终于在铜关对岸,赶上了晋师。

    祖逖见书,不禁大吃一惊,急忙把那名尚书郎召唤进帐,详细询问事变的经过——因为荀邃自以为已经把事件表述得很清楚了,但在祖士稚看来,其中却仍有诸多蹊跷和不可索解之处。

    可惜那名尚书郎也提供不了更多的信息——主要是他离开洛阳的时候,和济坐镇五校营,才刚开始搜捕逃亡的五校,调查事变经过,而祖纳入宫去捕明达,亦尚未归。

    这事儿要是明明白白的,或者纯出偶然,或者别有阴谋,说不定祖逖就打算应命返洛了,偏偏迷雾笼罩,难窥真相,这就使祖士稚心中忐忑,难作决断。于是下令,唤部曲王安入帐商议。

    祖逖此番亲领六七千精锐,当先追赶石勒,亲信大将多半各派职司,领命在外,身边儿几乎连一个可以商量的人都没有。唯有那王安,本是胡种,祖逖北伐入洛时来降,因其诚实、骁勇,遂入部曲,深得祖逖的厚爱——如今也只有王安还能够说上几句话啦。

    于是召王安入帐,将洛中变乱之情大致介绍一番,随即祖逖就问了:“汝以为,我当归洛否?”

    王安伸手挠挠后脑勺,结结巴巴地开口道:“我……小人名为公部曲,其实有若公奴,国家大事,何敢置喙啊?”

    祖逖说没关系,你怎么想的就这么说,给我出出主意呗。

    王安筹思良久,这才回复道:“我不知朝廷召公归洛,究竟是何意啊?洛中生乱,自有宿卫和大老们镇定,难道右卫还敢趁机杀官或劫持天子,非得要明公领兵回去厮杀不可么?实话说,倘若明公在洛阳为宵小所趁,我等自然愤怒,这凶手是一定要揪出来千刀万剐的,至于诸尚书,只要不是主谋,谁敢动他?至于天子……即便天子是主谋,我等也无攻打禁宫的胆量啊。

    “在小人想来,必是朝廷不知道羯贼已退,则恐怕洛中变乱,右卫鼓噪而不肯守城,一旦羯贼破成皋而入伊洛,大老们只有保着天子逃命的份儿,因此才召明公。而既然羯贼已退,明公又何必归洛,去淌那趟混水呢?”

    顿了一顿,又道:“而且石勒就在前面,或者再加一把劲儿,便能将之擒获,天下乃定,明公也可立盖世的大功。倘若就此退兵归洛,在小人看来,实在是太过可惜了。”

    其实祖逖没打算真听王安的见解——一粗鲁无文的胡儿,懂得什么政治,什么大势了?他只是需要有个人来说说话,趁便梳理自己的思绪,以便做出决断而已。但是没想到,王安所言虽然根本就没有接触到问题的真正核心,却也顺理成章,可资借鉴啊。

    荀氏召自家归洛,很明显是为了对抗裴该——因为裴丕之死,裴该有可能以此为借口入洛,并且趁机清洗反对派。但站在自家的角度去考虑问题,你们荀氏惹出来的乱子,为什么要我去帮忙擦屁股呢?而且这屁股,我还未必就能擦得干净!

    羯军虽退,厘、陇等城,乃至卷县,尚未收复,荥阳郡内尚有过万的赵兵在笼城而守,在这种情势下,即便自己归洛,也不可能把中军全都拉回去。只要自己入京,帮忙荀氏说话,那就必然导致与裴该的决裂,甚至于可能刀兵相见,则若裴该尽起关西军而来呢?仅仅半数中军,能有几成胜算?

    裴该有可能趁机夺占洛阳,彻底掌控朝政,甚至于起篡僭之心,这事儿自己心里有数,荀氏等也有数,却不可能明告天下人——在对方还没有动作之时,就宣扬其欲篡,这不是彻彻底底的授人以柄吗?即便只是向天下人暴露出裴、祖两大军事集团有交锋之意,都必然会沉重打击军心士气,甚至使羯贼有望卷土重来啊!

    还不如象王安所说的,完全站在局外立场去看待这场事变,不管是否有阴谋、委曲,我都当它是偶发事件。这路偶发事件,自有朝中大老去调查、镇定,在右卫并无冲冒宫禁或尚书省的消息传来前,在洛阳已无外敌的情况下,实不必中军特意折返啊。

    而且王安最后一句话彻底地说服了祖逖——石勒所在不远,我若就此止步不追,是上害国家,下坏己名。退一万步说,倘若裴该毫无异心,只是遣人,或者自己轻身赴洛,来为自家从兄之死讨个说法,那么到时候必然责问自己:为何不肯追亡逐北,而轻纵石勒啊?你祖士稚难道是想养寇不成么?!

    祖逖就此作出决断,在未获石勒前,我绝不回师——哪怕洛阳闹出再大的乱子来!于是亲笔作书,婉拒了尚书们的要求。

    但是为了以策万全,他同时又下令给留守荥阳的许柳,命其将洛阳及其附近各县存粮,取其半数,转储荥阳、敖仓,以备不测——别都取走了,否则裴该若真上洛,非跟我急不可。

    就此遣归那名尚书郎。然后翌日一早,得信张平自扈亭,祖济、冯铁自阳武率兵赶来,即将抵达。于是祖逖稍待二将,等到合流,总兵力已近三万之众,浩浩荡荡,急向燕县杀来。

    ——————————

    苏峻在得到青州送来的粮草之后,便即以韩晃为先锋,对燕县及附近的羯垒发起了迅猛攻势。激战两日后,终于攻克了燕县,张敷、秦固等将被迫退守县北营垒,以遮护河上渡口。

    苏峻本欲继续进攻,却发觉根本就打不动了。

    他此番猛攻燕县,纯因诸将所请,为已鼓而将泄的士气找一个发泄口。孰料长久不战,导致韩晃、马雄等将有力无处使,一旦令出,个个都如同脱缰的野马一般,丝毫不顾士卒的死活,只求立功。张敷也是看到青州兵拼死来攻,自知难撄其锋,这才在激战两日后,主动放弃了燕县城。结果燕县一战,“东莱营”死伤倍于羯兵,好几支从青州带出来的精锐都几乎打残了。

    苏峻这个肉痛啊,可他只是稍一疏忽,不能约束诸将,等到发觉不对,已经来不及了……

    结果“东莱营”的老底子或残破,或疲惫,不堪再战,而新收拢的那些兖州兵,原本就基本上派不上什么用场。为此苏峻只能暂守燕县,重加休整,同时继续派人去陈留等地摧粮。

    可是还没等他屁股坐热,石勒率兵赶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