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网

第203章 横生枝节(一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新人考核原来已经过了。

    夏轻尘淡然道:“我缺席是有原因的。”

    “原因?说来听听?”袁朝辉也觉得奇怪,为何夏轻尘会缺席二次考核。

    夏轻尘摇头道:“我不能说。”

    那是秘密任务,暂时不能对外透露。

    袁朝辉嗤之以鼻:“那就对不住了,身份令牌交上来!”

    星云宗规矩森严,没有任何原因可以凌驾规矩之上。

    何况夏轻尘连原因都说不出来。

    夏轻尘思索一阵,取出白色石子,扔给对方。

    收回身份令牌,是宗门决定,反抗于事无补,还会被袁朝辉找到把柄。

    袁朝辉一把抓住,冷声道:“限你明日前收好自己东西,于宗门山脚集合,宗门会派遣船只,遣送你回原籍。”

    说完,擦肩而去。

    他在心中直摇头。

    白静离开宗门,夏轻尘已经失去靠山,他非但不知收敛,还敢公然缺席宗门考核。

    实在太愚蠢,太不明智。

    夏轻尘心中思索,此事需要让大星主知晓。

    他乃是为大星主办事才缺席。

    若就此被赶走,大星主以后如何取信于人?

    “先回听雪楼吧。”夏轻尘自言自语道。

    听雪楼内。

    仇仇绕着一尺高的龙心米幼苗,来回走动,神情焦急。

    黄莺儿坐在假山上,双手托着下巴,无心修炼。

    夏轻尘被驱逐宗门的消息,已经传开。

    这令仇仇和黄莺儿焦虑不安。

    “黄丫头,真的没有变通办法?”仇仇烦躁道。

    黄莺儿摇头,面现苦涩:“狗爷,你已经问过三次了!真的没有任何变通之法!缺席考核是最严重的行为之一,铁定是要被开除的。”

    仇仇道:“杨掌柜呢?他是星云宗的老人,总能找宗门求情吧?”

    黄莺儿晶眸暗淡:“我昨天就已经找过,掌柜也没办法,他只是天星殿的掌柜而已,地位并不高,远远达不到向宗门说情的地步。”

    “哎!尘爷,你真的摊上大麻烦了。”仇仇烦恼道。

    星云宗出去容易,再想进来,难如登天。

    一旦离去,再上哪里寻找如此优渥的修炼资源?

    “麻烦很大吗?”

    夏轻尘的声音自院外飘来。

    仇仇猛然仰起头,欣喜的冲到门前,望着负手归来的夏轻尘,忙道:“尘爷,你去哪,想死仇仇了。”

    黄莺儿亦快步走过来,道:“主人,你知道发生什么事了吗?”

    点了点头,夏轻尘道:“我已知晓,自有打算,你无须担忧。”

    能不担忧吗?

    望着渐渐黑下来的天色,夏轻尘当场取来笔墨,写下一封信笺,道:“送到星主峰,交给大星主。”

    告知自身处境,大星主应当知晓该如何办。

    “啊?大星主?”黄莺儿哆嗦一下。

    那可是宗门三大巨头之一。

    她入宗两年,见都没见过,对方怎可能接见自己这个小丫头?

    “送信时报上我的名字即可。”夏轻尘道。

    黄莺儿愕然,她真不知道夏轻尘哪来的自信。

    大星主那样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人,夏轻尘在他眼中,大概比尘埃差不了多少。

    他的名字,大星主绝对没听过。

    “愣着干什么,快去。”夏轻尘道。

    “哦。”黄莺儿只能硬着头皮,前去星主峰报信。

    只是刚走到一半,遇上了陈润芝。

    “咦,这不是进了超等住所的黄莺儿大人嘛?这急急忙忙,是要上哪去呀?”陈润芝虽然离开天星殿。

    但一直都关注天星殿的情况。

    黄莺儿被夏轻尘相中,进入听雪楼当仆人的事,陈润芝有所耳闻。

    她心中嫉妒得不行。

    凭什么这个能力、长相都不如自己的黄毛丫头,抱上大腿。

    自己却落得被辞退的命运?

    直到昨日,她从袁朝辉口中得知,夏轻尘被宗门开除,才长舒一口气。

    今日偶见黄莺儿,便似笑非笑的讽刺。

    夏轻尘遭到开除,黄莺儿还能继续留在听雪楼不成?

    黄莺儿一直都畏惧陈润芝,目光躲闪,道:“陈师姐,我上星主峰有事,请让一让。”

    “让?黄莺儿你胆子大了嘛,都敢叫我让路了。”陈润芝刁难道。

    黄莺儿着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真的有急事,请陈师姐通融,不要为难我。”

    她十万火急送信呢,哪能被耽误?

    “呵呵,什么急事,把我们手眼通天的黄莺儿给急成这样?”陈润芝瞟了眼黄莺儿手中的信笺。

    她上前一步,速度极快一把将其夺过来。

    妙目一扫,忍不住捧腹笑起来:“哈哈,哈哈哈,我没看错吧,夏轻尘居然向大星主写信?”

    大星主和夏轻尘,那是八杆子打不到一块的人。

    后者居然向前者写信,是想请大星主救命吗?

    “夏轻尘是狗急跳墙吗?干出这种荒唐事。”陈润芝笑个不停,毫无仪态。

    黄莺儿脸色微红,心里面也觉得夏轻尘是病急乱投医。

    “你还给我!”黄莺儿走上前,抢夺信笺。

    此举,无疑激怒陈润芝。

    “行啊,当了几天超等住所的婢女,就鼻孔朝天,不把师姐放眼里了?”陈润芝冷笑一声,一把将手中信笺给揉碎,抛洒至高空。

    黄莺儿发恼:“你!你太过分了!”

    她打不过陈润芝,只能跺跺脚,慌张回去请求夏轻尘,再写一封。

    但陈润芝并不想放过痛打落水狗的机会。

    “呵呵,想走?师姐这几个月可是经常想起你,对你思念得紧呐!走,来师姐的屋里,好好聊一聊!”陈润芝恶意道。

    不趁此时给黄莺儿教训,难道等她回到杨掌柜那里,得到他庇护再找麻烦?

    痛打落水狗,需趁时!

    陈润芝上前一步,拧住黄莺儿胳膊。

    后者羞愤一脚踹来。

    “哼!小贱婢,你也配跟我斗!”陈润芝该抓为掌,拍在其肩胛上。

    其掌势灵动的刁钻,后发先至。

    哒——

    黄莺儿当即被拍得身躯往后一退。

    陈润芝顺势上前,将其胳膊拧住,令黄莺儿吃痛不已:“陈师姐,我现在真的有事,求你开恩,以后我登门磕头谢罪,可以吗?”

    虽然她并不知道自己哪里有罪。

    但眼下最为重要,最为紧急的就是为夏轻尘传讯。

    “我偏不!”陈润芝狞声而笑。

    她很喜欢看着黄莺儿焦急,却无可奈何的样子。

    这与她此前的风光,形成的反差多么鲜明啊!

    她不打算折磨黄莺儿。

    就这样将其关在自己院子里,看着她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那就最赏心悦目的事。

    等到明天。

    她会亲自前往山脚,看着夏轻尘夹着尾巴,像一条落魄的狗,被星云宗无情赶走!

    (前天的四更已经更新,怎么总有人说没更?平时更新是三章,新书期不能多更,没办法。)

    过了新书期,会经常多更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